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74章 胎儿已经超过三个月,不能拿掉…
    第1574章 胎儿已经超过三个月,不能拿掉…

    侍卫们吓得缩了下肩膀,不敢再吭声多说什么,跟着侍卫长朝着王宫里面走去。

    宫门外。

    云昊天戾气满身地站着,身形挺拔有力,宛如黑夜中高贵不容亵渎的王者。

    他任凭小腿上血流不止,只顾着用拳头看着紧闭的宫门,厉声怒吼着,“开门!让我进去!我要带走宝儿!”

    此刻的他早已经被担忧占据了所有的思维,一心只想再次走进这座囚禁宝儿的牢笼,带着她奔向自由。

    阿成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云昊天的小腿早已经被鲜血给染红,背却挺得笔直,挥着拳头竟然重重砸着宫门。

    “总裁,你的腿怎么中弹了?!”阿成飞快跑到云昊天身边,挥手让手下的人跟上,“快!立即送总裁去医院!”

    “都给我滚开!我要带宝儿走!”云昊天奋力甩开阿成的手,语气里蓄满了杀气,“挡我者死!”

    阿成低头看了眼地上已经淌了一片的血迹,低声说了句,“对不住了。”

    话音刚落,阿成就挥起手刀,重重砸在了云昊天的后脖颈。

    他知道现在的总裁满脑子只有荣宝儿,任何人的话都听不进去的。

    可是眼下总裁受了伤,必须先处理好,才能再研究该如何救出荣小姐。

    云昊天这段时间寻找宝儿,原本体力都已经疲惫。

    这被阿成一劈,他的身子缓缓的倒下了。

    云昊天昏厥前狠狠瞪了阿成一眼,意识就陷入了无边的黑夜中。

    阿成被那杀机满满的眼神瞪得后背直发凉,咽了下口水喝呼自己的手下,“赶紧送总裁去医院,动作都给我利索点!”

    今天他算是触到了总裁的逆鳞,等他醒来肯定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算了,死就死吧,他一定要在总裁情绪完全失控前,尽量稳住眼前的形势。

    ————————

    王宫内。

    因为荣宝儿铁了心要离开,而焦急到昏倒的爱琳,终于幽幽醒了过来。

    她缓缓睁开眼睛,就看到金利国王那张布满了担心的脸庞。

    “你醒了?”金利心疼地看着爱琳,“都说了有我在,你不用这么慌张,怎么就昏过去了呢?”

    爱琳没顾上回答,而是担心地问道,“安娜呢?她被那个男人给带走了么?”

    “哼!”金利重重哼了声,“那个不听话的女儿,到底是在民间长大的,一点规矩都不懂!她竟然让那个平庸的男人深夜闯入王宫,还口口声声让我们不要阻碍她的幸福!我没有当场打死那个男人,就已经很便宜她了!”

    爱琳震惊地看着金利,眼里满是陌生,就像不认识他似得。

    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是她当年看上的金利么?

    为什么戾气爬满了他的眼眸,说起安娜的语气是那么的嫌弃?

    “金利,既然安娜她不愿意继续留在王宫里,那我们就放她离开吧。”

    爱琳虽然嘴里这么说着,眼泪却因为心疼滚落下来,“她已经长成大女孩了,有了她自己的心思。”

    “不行!”金利断然拒绝,眼眸里充斥着身为国王独断专行的霸道,“她身为一国公主,就应该担负起守护T国的责任!如果她走了,我们怎么办?王位要由谁来继承?!”

    金利说到这儿看向爱琳,目光变得柔—软了些,“爱琳,我们都已经老了,没有时间再去抚育新的储君。难道你想让贝思来做女王么?”

    爱琳的心因为荣宝儿想要离开而痛得快要窒息,不过身为一名母亲,她最先考虑到的,是最疼爱的女儿的幸福。

    哪怕这种幸福是要与她分离,她也不得不和着泪点头硬咽下去。

    爱琳黯然闭上眼睛,无力摇头道,“谁做女王都与我无关,我只想让我的安娜幸福。只要她过得开心,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妇人之仁!”金利气恼地断喝了声,冷漠地转身离开。

    他眼中的柔情因为爱琳的回答瞬间消散,此刻的他只剩下身为国王的高傲与霸道。

    爱琳目送金利决然离去,失望一点点侵染了她的眼眸。

    这个她年轻时曾经热切爱过的男人啊,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陌生了呢?

    还是因为年轻时的她不懂事,没能看清在他心里最重要的,并不是爱情?

    现在这些已经都不重要了,爱琳无声叹了口气,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再多想,只想好好守着自己的安娜。

    可是,她的安娜,好像也要离她而去了呢……

    爱琳颓废地靠在床上,眼里的光一点点黯淡下来。

    金利走出爱琳的寝宫,大步来到了荣宝儿住的地方,正好看到医官从里面走出来。

    “公主情况怎么样了?”金利低声问道。

    医官连忙谦卑地低下头,“公主是因为情绪激动才暂时昏厥,没什么问题。”

    “唔。”金利点点头,沉声叮嘱道,“等一下配置些药给公主吃,拿掉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

    医官吃惊地瞪大眼睛,“国王,这是要让我配置堕、胎药?”

    金利威严地瞪着医官,“不然呢?你以为我想让你做什么?”

    “可是,公主肚子里的孩子已经超过了三个月,这样强行堕掉,对公主的健康十分不利。”医官急得满头大汗,“而且如果一个不小心,引发大出血的状况的话,公主的生命随时会有危险。”

    金利勃然大怒,一脚将医官给踹倒,“我养你有什么用?!让你拿掉个孩子而已!你居然敢威胁本王!?脑袋是不是不想要了?!”

    医官被踹的倒在地上,却不敢站起身,跪在地上耐心解释道,“国王,不是小臣不愿意。而是公主的体质本来就不好,再加上她腹中的胎儿月份大了,如果强行堕掉,真的会有可能引发大出血的状况。公主金贵无比,小臣实在不敢拿公主的安全去冒险啊!”

    金利危险地眯起眼眸,厉声质问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医官不停擦着额头的汗,把头磕得梆梆响,“国王,实在没有两全的办法。现在只能让安娜公主顺利生下孩子,其它的一切手段,都是在用公主的生命安全来冒险。”

    “滚!”金利恼火地再次踹了医官一脚,吓得医官连忙溜走,生怕再会被殃及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