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83章 幻化意识,忘记和昊天的一切……
    第1583章 幻化意识,忘记和昊天的一切……

    达尔贝温文尔雅向金利国王行礼,“金利国王,这就是我们P国的朗斯神医,他最拿手的就是催眠术和幻术。”

    “嗯,”金利微微点头,随口问了句,“这个催眠,不会危害公主的健康吧?”

    朗斯自信地回答,“当然,幻术是最安全可靠的,只是让安娜忘记那个男人,其他的和现在没有什么区别,在这方面,我是最专业的。”

    “好,”金利再次点头,沉吟了两秒问道,“需要我们跟你一起进去么?”

    “国王只需要告诉我,哪位是安娜公主就好。进去的人多了,反而会令公主升起警惕,不利于幻化。”

    “既然这样,那好,你只管走进去吧。公主穿着纯白色的套装,是整个寝宫最漂亮的,你绝对不会认错。”

    金利有绝对的自信,不管是谁,只要见到安娜后,都不会认错她公主的身份。

    “可是都已经这么晚了,公主还没睡下么?”朗斯有些疑惑,担心这么贸然走进去会冲撞到公主。

    金利慢慢摇头,“不会,刚才我已经让侍女进去看过了,公主她还在窗口发呆,这也是我迫切想要让她忘掉之前那些纠葛的主要原因。那些不该有的情缘,令公主废寝忘食,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她的健康。”

    朗斯这才放心地点了下头,大步朝着公主寝宫走去。

    金利国王说的没错,朗斯刚走进内殿,就一眼认出了安娜公主。

    她穿着洁白素雅的套裙,整个人斜靠在窗边,身影看上去是那么的柔弱无助。

    情字最是误人呐,朗斯悄悄在心里叹息了声,然后轻咳了声。

    夜已经很深了,荣宝儿还没有入睡,而是靠在窗边看着外面如水的夜色。

    她心里惆怅的厉害,不知道云昊天的腿伤养得怎么样了,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把自己从这里给接出去。

    心里郁结的她在窗边站了很久,突然听到背后传来声轻咳声,连忙转回头,“昊天,你终于……”

    然而等荣宝儿转回头,惊喜的笑容却瞬间凝固在脸上,冲口而出的话也被噎在喉头。

    她看着面前的陌生人,愣怔了两秒才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眼前的陌生人是个年过半百的老人,灰衣灰发灰胡须,甚至连眼眸都是灰色的。

    荣宝儿敢肯定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个老人,难道,他是云昊天派来救自己出去的?

    惊喜再度从荣宝儿心头涌起,她没等老人开口,就自顾自笑了,“你是昊天派来,要带我离开的,是不是?”

    朗斯看着美丽的荣宝儿,并没有否认荣宝儿的猜测,而是淡然说道,“安娜公主,你就这么想离开这里?”

    “当然!”荣宝儿重重点头,“昊天他的腿伤得怎么样了?他是不是在王宫外面等着我?”

    “安娜公主,”朗斯从怀里掏出只带链怀表,拎着长长的金坠子示意荣宝儿看那只怀表,“安娜公主,你看看这只表,会不会感到熟悉?”

    荣宝儿的问题没有得到答复,看到灰衣老人掏出块怀表,就好奇地看了过去。

    金表晃晃悠悠,划起的弧度令荣宝儿看得有些眼晕,一丝疲惫感从她心头升起。

    “不……我好像不认识……这块表……”荣宝儿的声音变得低缓下来,努力强迫自己不要去看那块怀表。

    那块表有问题!

    眼前这个灰衣老人也绝对不是昊天派来的!

    她转头看向朗斯的眼睛,这个时候,朗斯的眼睛如一道深邃的旋窝,灰暗的眸子犹如夜空火星在旋转。

    又像是古老的木钟,在无边的黑暗里滴答滴答的行走……

    他就那样看着荣宝儿,荣宝儿感觉意识突然被吸走,她像是只身走进他的双眼里,步入无边的黑暗世界,浑身没有一丝力气…

    荣宝儿努力想要保持清醒,可是脑海里却昏沉沉的,就连质问老人的力气都没有,发出的声音就像猫儿呜咽似得。

    “你不是昊天的人……你到底是谁……想要对我做什么?!”

    朗斯只顾直勾勾盯视着荣宝儿,声音像从遥远的天边传来似得,“安娜公主,你再好好看看,看着我的眼睛,真的不认识我了么?”

    荣宝儿再次看向朗斯那双灰色的眸子,混沌的大脑就像掉入了灰色的染缸似得,周围的一切都跟着变成了灰色。

    她觉得自己就像掉入了无边的漩涡,连灵魂都被整个吸进去了似得,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你……”

    荣宝儿头晕地站不住,无力抬起手想要控诉对面的灰衣老者,可是手臂却像千金般沉重,根本就挪不动。

    “安娜公主,忘掉你心中的爱恨吧!你只是一具任人宰割的躯壳,所有的情感都注定被剥离。睡吧,好好睡一觉,等醒来后,你就是这个世上最无忧无虑的女孩,拥有一个空白又崭新的未来。”

    朗斯的声音就像寺院里历经千年饱经风霜的古钟,低沉绵长,在整个寝殿里回荡着,压得荣宝儿直不起来腰,几乎要垮到在地上。

    “你……你……”

    荣宝儿用尽所有的力气,也只从喉咙里挤出这两个字,然后就无力地倒在了靠窗边的床铺上,意识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朗斯走过去,低声在荣宝儿耳边又说了几句,看着她眼睛一点点闭合,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在他强悍的幻术下,没有人可以躲过去的!

    朗斯确认自己已经幻化了荣宝儿,转身走出了寝宫,金利国王和达尔贝王子正焦灼地站在外面。

    他们早就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这会儿见朗斯终于从里面走出来,立即围了上去,“怎么样?安娜公主情况如何?”

    “十分顺利,公主已经被幻化。等她醒来后,就会忘记令她柔肠百结的,那些过去的感情纠葛。”朗斯慢慢说道。

    金利却惊愕不已,“这么说,我的安娜被抹去了所有的记忆?就像突然失忆了,会不认识所有的人?”

    “不。”朗斯淡淡摇头,“她只是会彻底忘掉深爱着的那个男人,以及跟那个男人有关的所有事。从明天开始,所有涉及到那个男人的事情和人,都会被安娜公主忘得一干二净。不过这并不是失忆,因为公主不会忘记其它的,只除了跟这个男人有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