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84章 成功幻化:达尔贝说我是你的未婚夫…
    第1584章 成功幻化:达尔贝说我是你的未婚夫…

    “也就是说,只要有关那个男人的记忆会消失,其它的记忆,都还存在着,对吧?”金利一脸的庆幸,幸好不是失忆,否则他的小安娜醒过来,该有多么的无助啊!

    朗斯点点头,“是的,安娜公主之前所有的记忆都存在,她只是彻底被我封存了她之前的感情,其它都跟正常人无异。”

    “很好,朗斯神医,你果然没让小王失望。”达尔贝对这个结果十分满意,“回去后我一定重重赏你!”

    “谢二王子,没事的话,我就直接回P国了。那里还有一堆的事情等着我去处理。”朗斯见已经完成了任务,提出想要连夜回去的请求。

    达尔贝自然不会不容易,“好,神医辛苦,我会让他们小心护送神医回国。”

    当晚,朗斯就像来的时候那么悄然无声,趁着黑漆漆的夜色返回了P国。

    次日。

    柔和的阳光洒在窗帘上,唤醒了沉睡着的荣宝儿。

    她慢慢睁开眼睑,觉得头有点沉,好像有什么东西随着她的醒来被遗忘了似得。

    荣宝儿伸手捶了下自己的脑袋,觉得自己肯定是睡傻了,怎么可能会发生这么诡异的事嘛!

    她晃了下仍有些昏沉的脑袋,这才撑着床坐起来。

    负责伺候她的侍女已经恭敬地走了过来,弯腰致敬,“公主,让我来伺候你起床吧?”

    荣宝儿连忙摆手,“不用,我自己来就好,洗漱这些的,用不着你们伺候。”

    “是。”侍女恭敬地应了声,不敢再多说什么。

    荣宝儿很快就把自己收拾的神清气爽,在寝宫里转悠起来。

    她无聊地看了一圈,发现屋里的东西都令她提不起劲,就好像是借住在别人家似得。

    荣宝儿有些郁闷地揉了下额头,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才会有这种想法。

    这里可是她的家啊,她怎么会不喜欢这里呢!

    宫女一直小心翼翼站着,等荣宝儿终于肯停下来,这才小声问道,“公主,现在要不要更衣?”

    “更衣?”荣宝儿低头看了自己两眼,这才发现她身上还穿着睡衣,就随和点头,“好,今天就穿那套素白的套裙好了。”

    侍女连忙小声提醒,“公主,那套素白色的套裙昨天已经穿过了。”

    荣宝儿皱了下眉头,她昨天穿了?怎么有些不记得了?

    “那好吧,就来件灰色的长袍吧!”荣宝儿随口说了个颜色。

    负责伺候的侍女立即跪在了地上,“公主赎罪,你的衣橱里并没有灰色的衣服啊!”

    是么?荣宝儿再次轻皱了下眉头,为什么她记忆中自己好像有件灰色的长袍呢?难道又是她记错了?

    荣宝儿对穿衣着装并不怎么讲究,就和气地随口道,“算了算了,那就随便来个颜色吧,无所谓。”

    “是,那就靓蓝色吧?不知道公主喜不喜欢?”侍女说着就拉开大大的衣柜,从里面拿出来一套靓蓝色的长裙,胸口还点缀着一个鹅黄色的蝴蝶结,十分的生动诱人。

    荣宝儿无声同意,站在原地让侍女给自己换衣服。

    她刚换好衣服不久,达尔贝就笑呵呵走了进来,亲昵地跟她打着招呼,“嗨,安娜,今天气色不错嘛!”

    荣宝儿疑惑地看向热络的达尔贝,“你是谁?”

    眼前的这个男人长得还算不错,可是那脸上的笑容太过热情,有种令她想要出拳给揍散掉的冲动!

    达尔贝笑得更加开心,伸手抓住荣宝儿的手,一脸宠溺道,“安娜,我是你的未婚夫达尔贝啊,你怎么给忘记了?不行,人家的心都快要碎了。”

    荣宝儿嘴角忍不住抽搐起来,下意识甩开达尔贝的手,十分怀疑他的说辞。

    她一定是眼睛瞎掉了,才会跟一个喜欢用“人家”自称的男人订婚的吧?

    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一定要流行这种眼角自带桃花的小奶狗么?

    “怎么?不相信啊?”达尔贝想要逗、弄荣宝儿的笑容更加灿烂起来,“不信你问问伺候你的贴身宫女,我到底是不是你的未婚夫?等卸掉“未婚”那两字,就正式是你的夫了啊!”

    这话直接令荣宝儿目瞪口呆,拥有这么风趣笑容的他确定是自己的未婚夫,而不是姐妹淘?

    她只记得她被养父送回亲生父母身边,对这个未婚夫一点不记得。

    荣宝儿直爽的将心里的话给说了出来,“你确定自己真的是我的未婚夫,为什么我不知道呢?”

    “这就对了,因为前几天你突然病了,忘记了很多事,今天身体终于好了。”

    达尔贝桃花眼笑得弯弯,十分自然地再次握住荣宝儿的手,“走,今天天气这么好,我带你出去逛逛。”

    荣宝儿总觉得跟眼前的达尔贝不熟,可是看到他表现的这么自然,忍不住怀疑自己真的睡了一觉就忘了他。

    她再次试图抽出自己的手,却没能挣开达尔贝温暖的手掌。

    达尔贝眉眼弯弯,“安娜,是不是一定要我吻你,你才肯相信我们是未婚夫妻?”

    这下可把荣宝儿给吓得不清,连忙转移话题,“你不是说要出去逛街么?要去哪儿?”

    达尔贝眼中的笑意更加明显起来,心里对荣宝儿的兴趣更浓厚了些。

    这个小女人,还真是狡猾呢!

    不过他现在可不想逼她那么紧,没关系,他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陪着她走下去呢!

    达尔贝从荣宝儿脸上再也看不到昨天的那种忧郁,最多是有一点点茫然而已。

    他相信自己很快就会驱散这种茫然,逐步占据她的心房,成为她最深爱不渝的男人!

    达尔贝牵着荣宝儿的手,朝着寝宫外走去,心里明媚到宛如绽开绚丽芬芳的花海。

    荣宝儿任由他牵着,脸上的表情虽然有些疑惑,到底没有多说什么。

    如果他不是自己的未婚夫,应该不会这么大胆吧?

    可是为什么自己真的没有印象呢?

    还是真的因为睡了一觉,就把他给忘到了脑后?

    那一定还是因为,爱他还没有那么深吧?

    满腹疑惑的荣宝儿自顾往前走着,没注意脚下的路,差点就被门槛给绊倒。

    达尔贝适时扶住荣宝儿的身形,轻声叮嘱道,“小心点,你可怀着我们的孩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