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5章 王子和公主出宫了…

    荣宝儿下意识摸了下自己的小腹,恍惚记得自己好像真的已经怀了身孕。

    只是,为什么她压根不记得眼前的达尔贝是她孩子的父亲呢?

    难道她真的忘记了什么?

    竟然对如此亲密的他那么的陌生?

    见荣宝儿愣神,达尔贝轻轻揽住她纤细的腰身,细心叮咛着,“难道你忘记了,你怀孕的事?走路要小心,我随时都可以让你依靠。”

    达尔贝的态度和语气都是那么的镇定自若,好像他们之前就是这么相处似得,让人看不出半点破绽。

    可就算这样,荣宝儿心里总觉得有哪里不妥似得。

    她轻轻摸着小腹,宝贝,真的么?真的怀孕了?

    她淡淡看了达尔贝一眼,轻轻挣开他的怀抱,语气清冷道,“我会小心的,谢谢。”

    “安娜,怎么你一觉醒来变得那么生疏呢?难道我已经不再是你最深爱的甜心了么?”达尔贝桃花眼微微上挑,委屈的看着荣宝儿。

    荣宝儿无声看向达尔贝,深深怀疑自己跟他的婚姻,就是政治利益的牺牲品。

    不然不可能自己明明已经有了他的孩子,心里却对他那么的陌生。

    她在心里偷偷哀叹了声,勉强露出抹笑容,并不想回答达尔贝这个问题,“不是要出去么?走吧。”

    达尔贝好脾气地点头,“好,今天的天气真好,我们去外面逛逛。”

    说着,达尔贝再次伸出手,想要牵住荣宝儿的手。

    她那双手嫩滑如玉石,令他只想紧紧牵在手心。

    荣宝儿却不着痕迹抬起手拢了下耳畔的碎发,这才笑着看向达尔贝,“我们走吧。”

    精明的达尔贝当然知道荣宝儿在回避自己,他并没有想要拆穿,整个人都沉浸在荣宝儿刚才那令人迷醉的微笑里。

    她的笑容纯净无暇,就像春风拂面,令人耳目一新。

    达尔贝觉得自己真的是足够幸运,才会遇到这颗殊世珍宝。

    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成功捕获她的心,让她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

    与此同时,云昊天正烦躁地坐在大理石桌前,手指烦躁地敲着光洁的桌面,发出“哒哒”的叩响声。

    阿成出去打探消息,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云昊天正烦躁地皱起眉头,阿成已经大步流星走了回来,“总裁,我有个很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

    “说!”云昊天不爽地瞪向阿成,“少在这儿故弄玄虚!”

    阿成知道云昊天憋着火气,连忙将自己打探到的消息说了出来,“总裁,王宫里贴出告示,说安娜公主要跟达尔贝王子乘坐花车出游。现在整个T国都快要传遍了,说他们的公主果然要嫁给尊贵的王子……”

    “咣当!”

    云昊天猛地站起来,一脚踹倒了面前的大理石桌子,脸色阴沉的可怕,“给我走!”

    阿成有些愣怔,“总裁,这是去哪儿?”

    “把宝儿给抢回家!还有没有天理!”

    云昊天撂下这句话,就头也不回地朝门口走去。

    阿成连忙跟上,“可是总裁,你腿上还有伤……”

    “死不了!”云昊天粗暴地打断阿成,“这点伤算什么!先把宝儿抢回来再说!”

    跟宝儿比起来,他腿上那点枪伤算个屁啊!

    如果他再磨蹭下去,宝儿真的就被那个叫达尔贝的混蛋给撬跑了!

    那个庸俗的国王还真是挑战了他的底线。

    他的女人,他的妻子,谁也别想碰!

    T国街头。

    达尔贝正春风得意地坐在花车上,眼里看着的只有身旁的荣宝儿一人。

    他们共同坐在花车上,周围则是围观的T国百姓。

    “安娜公主好美!她身边的王子也好英俊啊!”

    “公主果然是要嫁给王子的,天呐,真是太羡慕了。”

    “那当然,这才是童话般的爱情啊!只有足够优秀的王子,才能配得上同样优秀的公主!”

    “好想自己也是公主,可以被王子这么温柔深情的注视。哦,我都快要醉倒在他那多情的眼眸里了。”

    围观的人们低声议论着,眼里满满都是羡慕和祝福。

    达尔贝耳聪目明,早已经将花车周围的议论声听了个一清二楚。

    他摆了个更加舒适的坐姿,俊俏的脸庞在阳光下是那么的出众,挺拔的身形更是比阿波罗雕塑还要完美。

    然而这一切,都比不过他此刻的心花怒放。

    果然只有这个女人才能完美诠释出他的优秀,无论走到哪儿,都会受到众人的敬仰和仰慕。

    花车缓缓往前走着,坐在达尔贝身边的荣宝儿穿着重叠堆积的靛蓝公主裙,小巧的脸庞被映衬的比雪还要洁白,漂亮的宛如一尊瓷娃娃。

    她却不像达尔贝那么开心,甚至眉宇间还有一点点小茫然。

    不知道为什么,她明明坐在这里,却觉得周围的一切都跟她无关似得。

    那些惊艳的赞叹声,以及羡慕的目光,都像在遥远的天边似得,离她是那么的遥远。

    就在这时,一道伟岸的身影突然挡在了花车前。

    原本徐徐前行的花车立即停了下来,赶车的侍卫大声驱赶着那道突然出现的人影,“你是谁?!赶紧走开!不准拦住公主和王子出行!”

    然而那道身影却仍旧固执地站在原地,半点没有要挪开的意思。

    周围围观的人们再次哗然起来,“这人是谁啊?是不是不要命了,怎么作死要拦住公主的花车呢?”

    “谁知道啊,不过长得可真俊,啧啧,比王子都要帅气几分呢!”

    “我的天,这该不是要上演争抢公主的戏码吧?我的小心脏跳的厉害,怎么老天总是那么钟爱公主,就没有人为我这么奋不顾身呢!”

    “花痴,快把下巴收一收,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人们的议论声传到达尔贝耳中,他微微皱眉,身边的亲卫立即低声说道,“二王子,这人叫云昊天,属下昨天已经查清楚,他就是那个公主念念不忘的家伙。”

    达尔贝愣了下,抬手冲亲卫挥挥手,示意他不用理会。

    他可是高高在上的王子殿下,才不会跟这些人一般见识,看都懒得多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