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86章 昊天拦截荣宝儿的花车…
    第1586章 昊天拦截荣宝儿的花车…

    亲卫是跟着达尔贝王子从P国过来的,自然深知他的一举一动,立即站得笔直,不再去看揽在花车前的云昊天,全当他不存在。

    负责驾驶花车的金王宫侍卫却犯了愁,他明明大声驱赶了这个不识趣的男人赶紧离开的,可是却没有什么效果。

    眼看着围观的人们议论纷纷,王室的尊贵可不能就这么毁在他的手里!

    侍卫心里一急,从花车上跳下来,扬起拳头朝着阻拦花车前行的云昊天砸去,“我叫你让开!”

    这名侍卫长得虎背熊腰,拳头攥起来简直有砂锅那么大,如果被砸中,肯定得脸青鼻肿。

    不过他却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并不是寻常的普通人,而是在E国只手遮天的云昊天!

    云昊天傲然站立在花车前,对侍卫的驱赶无动于衷。

    他是来带走他的小女人的,除此之外,任何人都别想让拦住他。

    拳头带着风朝云昊天袭来,他淡然后退半步,单手握住那名侍卫伸过来的手腕,顺势往怀里一带,然后借力翻转。

    “咔嚓!”

    “啊——!”

    随着清脆的骨头断裂声,侍卫痛呼出声,捂住被折断的手腕倒在地上,“我的手,我的手!”

    围观的人都被云昊天出手的狠辣给吓了一跳,纷纷停下议论,将目光转向云昊天身上。不明白为什么看上去华贵不凡的他,为什么一出手就那么暴戾。

    云昊天无视这些目光,眼神阴冷地盯视着端坐在花车上达尔贝,君临天下的气势铺天盖地朝着达尔贝压了过去。

    达尔贝原本以为金王宫的侍卫就能将云昊天给打发了,却没想到他出手迅速无情,不仅折断了侍卫的手腕,一双眼睛更是挑衅地瞪视着他。

    很好,看来之前自己低估了这家伙呢!

    达尔贝淡淡勾起唇角,能有个匹敌的对手,看来未来不会寂寞了呢。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先确认安娜的反应。

    虽然达尔贝很确信朗斯神医那精湛的幻术,但是云昊天那双眼眸太过犀利,突然就令达尔贝有些不确定起来。

    达尔贝偏头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荣宝儿,发现她眼神茫然四散,显然并没有注意到刚才的动静。

    从金王宫出来后安娜就一直是这种表情,难道是朗斯神医的幻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

    不然为什么别人中了幻术都没什么反应,偏偏就安娜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安娜?”达尔贝轻声问道,“你没事吧?”

    荣宝儿正神游太虚,根本没有注意到花车停了下来,甚至连刚才那名侍卫的惨呼声都没有听到。

    直到达尔贝喊了她,她这才慢半拍地应着,“什么?哦,我没事。”

    荣宝儿的不自然令达尔贝眯起桃花眼,忽闪了两下后道,“安娜,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我们改天出来玩。”

    “也好。”荣宝儿勉强笑了下,“可能是昨天没睡好吧。”

    两人低声说着,落在云昊天的眼里,这么大的动静,为何宝儿还在和那个小子说笑。

    云昊天浑身充满戾气,他大步走到花车前,扬手拉住荣宝儿的小手,“宝儿,跟我走!”

    荣宝儿正跟达尔贝说话,手随意地垂在一旁,这会儿冷不丁被人给攥住,吓得连忙抽了回来。

    “你是谁?!为什么突然来抓我?”荣宝儿茫然的回过头,却对上一双如海般深邃的眸子。

    那双眼眸温润有力,让她的身子狠狠的一震。

    她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星辰大海,一股奇异的温暖悄然从她心间升起,迅速扩散到四肢百骸,令她刚才还茫然无措的心神变得清醒无比。

    荣宝儿下意识看着云昊天,有些奇怪地低声问着,“你是……”

    她不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为什么要用那么深情的目光注视着自己,自己明明不认识他的。

    云昊天的眼神从深情迅速变成错愕,他的宝儿,居然用这么陌生的眼光看着自己?

    她怎么了?!她竟然不认识他。

    他听阿成说王子和公主出游,心里想一定是宝儿用这个方法出宫,让他来救她。

    然而这一切怎么了?难道不该是她立即来到他的身边。

    “宝儿!你怎么了?!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是昊天啊!”云昊天激动地说着,无法接受荣宝儿陌生眼神。

    荣宝儿被他看得打了个寒噤,心里升起浓浓的罪恶感,好像自己真的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她真的不认识他。

    为什么他的表情这么激动?

    只是因为自己不认识他?

    “这位先生,你可能搞错了,我真的不认识你。”荣宝儿轻声说着,眉头却皱了起来,无法忽视心头那股被揪住似得酸痛。

    或者,她真的应该是认识他的?!

    可是记忆里为什么怎么都找不到呢?

    眼前的这个男人无论从外表还是气质上,都是那么的出类拔萃。

    如果自己真的见过或者认识,怎么可能会觉得那么陌生?

    不,不是陌生,而是……

    荣宝儿头疼地皱起眉头,她突然就理不清自己的想法,好像自己是应该对眼前的男人很陌生,可是某种情绪却在告诉她,他们并不是陌生人。

    “啊,头好痛——”荣宝儿用手捧住头,太阳穴那里火辣辣的疼。

    “宝儿,你怎么了?你的头怎么了?”云昊天一把把荣宝儿从花车上抱下来,紧紧抓住荣宝儿那柔弱无骨的手掌。

    达尔贝觉得自己再也不能无动于衷了,明明朗斯的幻术十分厉害,怎么到了这两人面前,却像中了病毒似得,随时有崩溃的征兆呢?

    明明刚才安娜公主还坐在自己身边好好的,一见到云昊天就头疼的厉害,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达尔贝立即下车伸手要去夺被云昊天抱着的安娜,一双桃花眼轻蔑地看向云昊天,“这位先生,安娜公主是我的未婚妻,你这里是想作什么?”

    云昊天阴鹜地盯视着白净的达尔贝,眸中满是杀机。

    嘴角里藏满了嗜杀的血腥,“你的未婚妻?呵呵,宝儿是我的妻子!二王子的国家难道没有女人了,穷的要夺人妻的地步了?你是想你的P国被血洗,还是想在现在的T国横尸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