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588章 达尔贝带走了荣宝儿…
    第1588章 达尔贝带走了荣宝儿…

    明明上次还迫切想要跟着我离开的你,怎么突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云昊天想不通是什么让荣宝儿做出了这么大的改变,她看向自己的眼神是那样的陌生,陌生到他想要彻底毁灭这个可笑的世界!

    她害怕他,她躲进了那个王子的怀里。

    他找了她几个月,这几个月里,他没有吃过一顿好饭,也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现在她已经忘记了他。

    “医生,你快给我家总……呃,给我老大看看!”阿成催着医生走进病房,让他赶紧给云昊天诊治。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看着血迹斑斑的云昊天吓了一跳,然后怒气冲冲责备道,“太不像话了!上次我就让你们不要这么早出院,你们非不听!现在好了,这是又在哪儿搞到这么一身的伤?!”

    面对医生的责问,躺在病床上的云昊天完全无动于衷。

    此刻的他只想搞清楚荣宝儿突然性格转变的原因,其它的对他而言,都是无足轻重的浮云。

    阿成只好没办法地接话道,“你赶紧给我家老大检查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大问题。”

    医生无奈地摇摇头,本着医者仁心给云昊天检查起来。

    过了一会儿,医生再次暴跳如雷,“这分明是硬撕、裂的伤口!还有刚才那些鲜血,都是怒极攻心吐出来的心血啊!你们到底有没有把医嘱放在心上,是不想要命了吧?!”

    医生强行给云昊天打了针,把腿上的伤口重新包扎。

    阿成乘着云昊天昏睡时刻,立即化成阿拉伯人混进宫……

    黄昏时分,云昊天醒了,他睁开眼睛看见阿成焦急的站在身边。

    他皱着眉头,“查的怎么样了?”

    阿成焦急的说,“总裁,手下查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昨天半夜,那个P国王子吩咐P国神医朗斯来过了,一个小时后送走了。”

    “朗斯?就是传说中使用幻术救人的那个神医?”

    “对,总裁,朗斯来了后,国王就让朗斯为荣小姐使用幻术,让荣小姐忘记心里最在乎的人和事!”阿成痛心的说。

    云昊天听了阿成的话,内心泛起惊叹骇浪,原来他们给宝儿幻化了意识!

    该死的,怪不到宝儿不认识他。

    他缓缓坐起身,看着窗外的启明星,“E国的战士们来了么?”

    “已经到了,总裁,这一次,我们决不能手下留情,那个国王竟然心肠如此歹毒!他竟然让人给自己的亲生女儿幻化意识!我们还顾忌什么?”

    阿成心里很苦,之前他们怕伤了荣小姐和她的亲生父母。

    但是这样的父母要有何用?

    云昊天阴鸷的眸中泛着嗜血的杀气,“让战士们立即准备,今夜攻城,就算血洗王宫也要救出宝儿!”

    “是!”

    月上柳梢,夜色悄然黯然下来。

    金王宫周围静悄悄的,金利国王的寝宫却灯火通明。

    达尔贝王子端坐在沙发上,因为不久前安娜亲口答应要跟他回P国而高兴。

    虽然白天的时候确实遇到了些小插曲,不过他相信很快就会摆脱掉的。

    只要安娜不再见到那个云昊天,他就有足够的把握,让她留在自己的身边!

    一旁的荣宝儿静静坐着,低着头令人看不出她此刻的情绪。

    端坐在主位上的金利看了看达尔贝,又看了眼他的安娜,沉吟了会儿才说道,“达尔贝王子,我允许你带着安娜去P国暂住。但是三个月后,你们必须回来完婚。到时候将随着你们的盛世婚礼,一起公布安娜成为T国未来储君的事。”

    达尔贝立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冲着金利弯腰致敬,“一切都依金利国王的心意。”

    说着,达尔贝偏头看向荣宝儿,“安娜,你说是么?”

    荣宝儿正坐在那儿神游太虚,白天里见到的那双深邃的眼眸一直徘徊在她脑海中,怎么都不肯消散。

    那里面盛着的深情和错愕,就像千斤重担一般,压得她根本喘不过气来。

    “安娜?”

    达尔贝见荣宝儿没有回应,再次轻声喊了她一句。

    荣宝儿这才回过神来,慢半拍地抬起头来。

    她并不知道达尔贝和爹地在说什么,但是看到他们都在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下意识就点了下头。

    “那好!”达尔贝满心欢喜,伸手握住安娜的手,“今晚我就带你离开,让你看看我的家乡。”

    荣宝儿有些愕然,没想到达尔贝居然这么快就要带她离开,“今晚?”

    达尔贝诚意满满地看向安娜,“是的,今晚月色不错,突然就想和你一起领略P国的夜景。”

    他确实是迫不及待想要带着安娜回自己的家乡,不过还有个更重要的顾虑,他没有明说。

    那就是白天里见到的云昊天!

    那个叫云昊天的家伙,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拦截花车,打掉了他的花车顶端。就绝对敢趁着夜色做出别的疯狂举动。

    这里毕竟不是P国,达尔贝觉得还是立即带着安娜回到自己的地盘最保险。

    金利跟达尔贝的想法是一样的,他生怕云昊天再趁着夜色闯入王宫,所以立即就附和道,“也好,其实夜里走起来也别有一番滋味的。既然你们想要离去,我这就安排侍卫们准备。”

    金利很快安排人去帮安娜和达尔贝打点行装,等荣宝儿回过神时,自己已经坐在了前往P国的车内。

    为了彰显T国王室的尊贵,金利特意将自己的房车让荣宝儿乘坐。

    达尔贝坚持要跟荣宝儿坐在一起,自己的车队则缓缓跟在后面,在静寂的夜色中列队离开了金王宫。

    金利和爱琳站在王宫前,目送着车队离去,眼神很是不舍。

    他们刚找回来没多久的宝贝女儿,居然这么快又离开了。

    “三个月后,安娜的身孕就藏不住了,不知道达尔贝王子能不能做到他说的那样,不在意那个孩子呢?”爱琳有些忧心忡忡。

    金利轻握住她的手,低声安抚,“放心,达尔贝的眼神我很熟悉,那是恋爱中的男人的眼神。除非他傻透了,才会主动揭开那个孩子的身世。只要我们都不说,那个孩子永远都会是他的子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