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0章 达尔贝情陷梨园……

    网民们的回忆被勾起,想起了一年前同样废除君主制度的T国,纷纷留言盖楼。

    “看来以后只能在童话书里才能看到国王和王子了,现实生活中的已经越来越少了。”

    “当国王也没什么好的,看看T国不挺好的么?自从没了国王,国家的经济实力都水涨船高啊!”

    “谁知道这个二王子发的哪门子疯呢?听说当年他曾经求娶过T国的安娜公主,难道是为了缅怀安娜公主,索性直接废除了君主专、制?”

    “好一个深情不渝的二王子,我要飞去P国嫁给他,给他生猴子!”

    “楼上快醒醒,我院多年拥有几十名经验丰富医师,科研成果扎实,医疗手段过硬,可以有效治愈精神疾病,治愈率达百分之八十,来院报销全程路费。”

    纷纷的议论将P国这幕新王自费政权的一幕推到了最顶点,而引起这些议论的始作俑者达尔贝,却悄然消失在了公众的视线内。

    整个P王宫上门落锁,不接待任何媒体的访问和探询,只留下道狭窄的宫门方便购买日常用品。

    达尔贝却不再住在王宫里,而是住在远离王宫的梨园内。

    P国的人是知道梨园的存在的,不过梨园对于他们来说,却是神秘的代名词。

    因为谁也没能顺利走进去过那处幽深的山庄,外面荷枪实弹的保镖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旦接近梨园半步,就立即会有子弹落在脚边。

    在生命威胁下,没谁嫌自己活得长,自然也没人敢去梨园附近晃悠。

    大家只知道梨园外面被高深的厚重植被环绕着,枝繁叶茂,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景象。

    只是偶尔有几枝梨树伸出到植被外,露出浅粉莹白的花瓣,绽放着鹅黄的花蕊,格外令人赞叹。

    在众人看不到景象的梨园内,那些梨花开得格外妖娆,地上落着厚重的花瓣,空气中缭绕着醉人的醇香。

    梨园的正中央,是一处复式欧式原木建筑。

    宽大的落地窗折射着璀璨的光线,宛如坐落在梨园内的一颗明珠。

    在这处欧式建筑采光最好的二楼,住着一位美丽优雅的女孩。

    她的长发披肩垂落,宛如瀑布般丝滑如泄。光洁的脸上盛满了甜美的笑,加上身高挑的白衣白衫,看上去就像误入人间的天使。

    此刻她正站在窗边信目远眺,在她视线看过去的地方,全部是浅粉莹白的梨花。

    在她的眼里,那些梨花就是眼下最美的风景。

    不过在别人的眼里,最美的风景却是她。

    这名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被谣传在海上失踪的荣宝儿。

    达尔贝站在庭院里看着楼上正看风景的荣宝儿,嘴角溢出一抹微笑,只因荣宝儿才是他心中最美的风景。

    他看着恬静如仙子般的荣宝儿,思绪回到了一年前。

    一年前。

    负伤的达尔贝垂头丧气回国,刚下船就撞见了被太尉罗克绑起来放在破渔船上的荣宝儿。

    机敏的他立即摘掉了荣宝儿的耳环和鞋子,然后命人将渔船重新推回大海,造成荣宝儿已经葬身鱼腹的假象。

    其实他却抱着仍昏迷着的荣宝儿,神不知鬼不觉回到了他住着的地方。

    等荣宝儿醒来后,看着眼前陌生的地方,才想起自己是跟着达尔贝来到了P国。

    荣宝儿是在车内喝了水就混沉沉睡了过去的,对后面这些帮太尉绑架的事毫不知情,还以为自己全程顺利跟着达尔贝回了国。

    她总觉得自己记忆中有些东西似乎不怎么对,可是每当她仔细想要理清楚时,却又抓不住那些一闪而逝的东西。

    荣宝儿误以为那些莫名的情绪是因为自己怀了身孕,也就没当一回事,安心在达尔贝的府邸住了下来。

    达尔贝对荣宝儿的反应十分满意,为了能照顾好荣宝儿,他甚至特意找了十几名佣人来照顾她,生怕她会受到半点怠慢。

    而为了能够永远隐藏起荣宝儿的行踪,不被任何人发现,达尔贝偷偷用自己的势力,抹去了她来到P国后的所有行踪。

    心机缜密的他不但让云昊天认为荣宝儿已经葬身在鱼腹中,甚至都不打算送荣宝儿回T国。

    他想要让这个美好的女孩守在他的身边,一生一世一双人!

    只是唯一让达尔贝没想到的,是他这么重视荣宝儿的事,全部被他的大王兄给看在了眼里。

    P国只有达尔贝兄弟两个,他们之间感情淡漠,甚至互相暗中较劲儿,都在偷偷为能成为下一任的王位继承人而努力着。

    同样身为P国最有权势的人,达尔贝的王兄自然知道了些荣宝儿的存在。

    不过他知道的不怎么清楚,只知道手下的人说达尔贝在府邸里藏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十分的受宠。

    达尔贝的王兄对这件事十分嗤之以鼻,在他看来,达尔贝能够只爱美人不爱江山更好,这样就没空来跟他争王位的继承人了,也就没把这件事给放在心上。

    日子匆匆而过,转眼间,荣宝儿就在达尔贝的府邸里住了三个月。

    这天吃过晚饭,她托着早已经隆起的肚子,轻声问着正低头帮她削苹果皮的达尔贝,“我好像已经在这里住了三个月了,记得离开时父王让我们三个月后回去的。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带我回T国呢?”

    达尔贝正在削苹果皮的手一顿,眼里闪过抹慧黠的光。

    他慢慢抬起头,笑得一脸真诚,“哦,你不说我还真给忘了。前天金利国王特意派了信使送来他亲笔写的信函,我这就拿给你看。”

    说着,达尔贝就离开房间,没一会儿就拿回封还没拆开的信笺,递给了荣宝儿。

    接过信笺的荣宝儿轻轻拆开,就看到里面写着几行字。

    安娜:

    爹地原先叮嘱你去P过暂住三个月后就跟达尔贝折返回程,后来想到你怀着身孕,路途又遥远颠簸。为了你的身体和未出世的孩子着想,你安心待在P国调养,等生下孩子,再跟达尔贝一起回来。

    金利亲笔

    荣宝儿很快将这封信看完,始终木然的脸上露出抹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