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04章 安安,你是我的妻子…
    第1604章 安安,你是我的妻子…

    达尔贝哭笑不得的帮小泽擦拭掉口水,将他抱入自己怀里,“饿了正好,爹地带你去找妈咪,她这会儿肯定也想小泽了。”

    小泽乐呵呵凑近达尔贝脖颈,黏答答的口水蹭了些在达尔贝俊朗的下巴上,令他笑得十分开心。

    荣宝儿站在楼上极目远眺,听到楼下爽朗的笑声,低头看了眼,发现达尔贝正抱着小泽在转圈玩耍,若有所思。

    自从有了小泽,她觉得自己心上那块不完整的地方似乎被什么给填补了似得,之前落寞的脸上终于有了几分笑意。

    荣宝儿提起裙摆,慢慢走下楼,走过满树梨花,来到了达尔贝和小泽身后。

    小泽正拍着小手笑个不停,看到荣宝儿过来,立即向她伸出手,“mama…”

    达尔贝回头,看着一身白衣胜雪的荣宝儿正浅笑盈盈看着他们,笑得更加开怀,“安安,怎么下来了?”

    “看你们玩得开心,我过来看看。”荣宝儿说着伸出手,示意小泽来自己的怀抱。

    “小泽,来!”

    “麻…麻…!”

    小泽发出含糊不清的童音,荣宝儿的脑海里却突然想起另一道稚嫩的童音。

    那道声音稚嫩甜美,分明是名小女孩的声音。

    笑容瞬间在荣宝儿脸上凝固,她奇怪的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声音的来源。

    周围并没有什么小女孩,难道刚才是她听错了?

    达尔贝看出荣宝儿脸色有些不对,关切问道,“安安,你这是怎么了?”

    荣宝儿再次环顾了下四周,确认并没有任何小女孩,脑海里也没再浮现小女孩的唤声,奇怪的摇摇头,“没事,可能是幻觉吧。”

    “幻觉”这两个字令达尔贝的脸色变得不自然起来,他生怕荣宝儿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很难受么?要不要找医生看看?”

    “没事,只是声幻觉而已。”荣宝儿把小泽抱入怀里,表情有些茫然,“我刚才好像听到有小女孩的声音,估计是幻听。”

    达尔贝更加不自然起来,这一年多来,他为了防备云昊天,早已经将荣宝儿和云昊天之前的事情查的清清楚楚,知道她和云昊天还有个叫曦儿的女儿。

    当他查到是的那一刻,他就震撼了,他嫉妒他羡慕云昊天竟然和荣宝儿有了一双儿女,而他……

    难道是朗斯的幻术出了问题?不然为什么她突然听到了小女孩的声音呢?

    不行!

    抽空必须找朗斯过来问个清楚才可以!

    “怎么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看?”荣宝儿有些奇怪的看着达尔贝,平时总是温文尔雅的他,现在脸上却写满了狰狞。

    这样的达尔贝令荣宝儿有些不安,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样。

    正在沉思的达尔贝听到荣宝儿的问话,连忙笑了起来,“哦,我只是在为你担心,怕你有哪里不舒服。这样,下午我找医生来给你看看。”

    “不用了,真的。偶尔有些幻听是很正常的,不代表什么。”荣宝儿立即摇头,她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就是下意识不想去看医生。

    见荣宝儿坚持,达尔贝只好作罢,“那好吧,记得下次有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记得告诉我。”

    “嗯。”荣宝儿点点头,弯下腰将小泽放在地上,试着让他学走路,“来,小泽,妈咪教你走路,好不好?”

    达尔贝生怕会累到荣宝儿,立即伸手想接过小泽,“还是我来吧,你看就好。”

    他的手来得快速,直接握住了荣宝儿嫩滑的柔夷,吓得荣宝儿忘了自己还搀着小泽,闪电般松了手。

    小泽才六个多月而已,根本就站不稳,荣宝儿这一松手,令他小小的身子摇晃了下,差点摔倒在地,吓得瘪嘴哭了起来,“呜呜……呜”

    荣宝儿尴尬的将手缩在身后,歉意地看向达尔贝,“对不起,我……我刚才……”

    “没关系,安安,你这是产后抑郁症,我不介意的。”

    达尔贝仍是笑得如沐春风,柔声宽慰着荣宝儿,让她不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他虽然脸上笑得和暖,一颗心却像坠入了无底洞般冰冷湿寒。

    自从他将安娜从T国带回来,也不管他怎么让朗斯为她施加幻术,她始终还是很排斥跟自己的碰触。

    都已经一年多了,他甚至连她的手都摸不到……

    荣宝儿对自己刚才下意识的动作十分内疚,她也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达尔贝是自己的丈夫,可是似乎从她生下孩子之后,对他的亲近总是那么的排斥。

    “达尔贝,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抱歉。”荣宝儿有些无所适从,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肯定伤了达尔贝的心。

    “没关系的,安安,你不用顾忌我。只要你和小泽能够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达尔贝眼神热辣地看向荣宝儿,言辞恳切,“我愿意等,等到你终于能坦然接受我的那一天。”

    看着这样的达尔贝,荣宝儿感触地红了眼睛。

    她的产后抑郁持续的时间真的太久了,他们明明是夫妻,却连最亲密的举动她都无法适应,真的很对不起达尔贝。

    按理说这么呵护疼爱着她的男人,都和她有了儿子的男人,她为什么就是无法说服自己的心,做到跟他亲密相拥呢?

    甚至连指尖的碰触,都令她下意识想要规避。

    “好啦好啦,不要想这些了。只要你能开心快乐,其它的都不重要。”达尔贝站在满树梨花下,笑得像个妖孽,表情温润如玉,“安安,你要相信,就算你永远不让我碰,你还是我的妻子,都不会稍减我对你那满腔的爱意。”

    荣宝儿低下头,一半是因为被达尔贝的表白尴尬,另一半却是因为内疚。

    她是不是应该及时调整心态,不能让对她深情不渝的达尔贝等太久!

    午后的阳光慵懒照在梨园里,荣宝儿正搂着小泽睡午觉。

    达尔贝却开车离开了梨园,直接去了朗斯的住处。

    虽然他现在已经卸任了国王一职,但是无论去哪儿,仍是会受到众人的爱戴和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