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05章 梦境:那个叫她妈咪的小女孩…
    第1605章 梦境:那个叫她妈咪的小女孩…

    他的车子刚开进朗斯住着的别墅区,收到消息的朗斯就恭敬来到了门外迎接。

    “哦!我尊敬的国王陛下,听说梨园风景如画,让人乐不思蜀,不知归期。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呢?”

    灰袍灰须灰眸地朗斯轻声调侃着达尔贝,脸上的笑容很是意味深长。

    达尔贝停好车,推开车门走下来,微微点头算是跟朗斯打了招呼,这才无奈摇头道,“神医,请不要这么调侃我,我早已经不是什么国王陛下了。而且你知道的,我这段偷来的幸福犹如镜花水月,随时都可能消散。”

    朗斯知道达尔贝对荣宝儿的良苦用心,感触着点头,“中、国有句俗语,叫英雄难过美人关,这话可真是半点不假。明明有那么多美好的女孩,你却一头栽进了她的眼眸里,无法自拔。”

    “无法自拔?”达尔贝喃喃重复这四个字,赞同地点头,“没错,就是无法自拔,而且甘之如饴。”

    看着达尔贝脸上奇怪地表情,朗斯知道他一定是遇到了解不开的难题,一边将达尔贝迎进客厅,一边低声问着,“怎么,是不是她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一切都瞒不过神医的眼睛。”达尔贝缓缓点头,“半中午的时候,她说听到了声女孩的呼唤。虽然没有明说喊得是什么,我猜应该是“妈咪”这两个字,她之前和那个男人还有个女儿的,叫曦儿。”

    朗斯惊讶地顿住脚步,脸色有些不好看,皱着眉头似乎在想着什么。

    看着面色凝重的朗斯,达尔贝心里发虚的厉害,“神医,是不是幻术出了什么问题?”

    “不,不是幻术出了问题,而是有种力量在一直呼唤着她。”

    朗斯轻轻摇头,然后解释道,“比如亲情的渴盼。我之前并不知道她还有个女儿,一定是她的呼唤在起作用。母爱的力量是可以跨越空间和时间的,这种力量无比的强大,大到可以战胜一切。”

    达尔贝跟着皱起眉头,“这样的情况,会越来越严重么?”

    朗斯缓缓点头,“是的,只要这种阻隔不断开,她本能的母性会渐渐复苏,击败一切的幻术。”

    说着,朗斯叹息了声,“我半生都在研究幻术,自信没有谁能比我更厉害。可是在人类的本能面前,尤其是母性的本能面前,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达尔贝的脸色随着朗斯的话语难看的厉害,沉吟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问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比如再做一次幻术,抹掉这些牵绊?”

    朗斯灰寂的眼眸看向达尔贝,里面写满了睿智,“幻术能抹掉人的感情,却无法抹去人的本能。现在她带着孩子,母爱的本能比之前更加敏锐和强大,除非……”

    “除非什么?”达尔贝急切问道,迫切想要知道解决的办法。

    这一年多来,他已经适应了有荣宝儿在的生活。

    哪怕她始终都排斥着他的靠近,可是美得令人窒息的她实在太过美好,美好到就算只是留在他身边而已,就能令他心满意足!

    朗斯眼神犹豫了两秒,一横心将解决的办法给说了出来,“解决掉最根本的根源!”

    达尔贝惊愕地瞪大眼睛,瞬间明白了朗斯话里的意思。

    他妖孽的脸上瞬间变得阴沉狠戾,“神医,我会考虑你的话的。”

    朗斯却再次摇头,“有些东西,注定了不可能永远拥有。问问你的本心,如果你还是当年的二王子,会怎么做?”

    旁观者清,朗斯早已经敏锐的发现,达尔贝已经由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恣意少年,变成了喜怒无常的暴君。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那个女孩而已。

    果然,红颜祸水,古人诚不欺我啊!

    达尔贝和朗斯仍在低声交谈着,此刻的梨园内,荣宝儿却睡得很不安稳。

    她眼睛紧闭着,身体却在微微颤抖着,似乎正在做着一场恐怖的噩梦似得。

    在这场梦里,荣宝儿觉得自己似乎走在一大片无边无际的薰衣草花田里,不远处是一座巍峨壮丽的古堡。

    空气中满是香甜的薰衣草的香味,荣宝儿却快步走在路径里,一颗心狂跳不已,想要迫切走进那座古堡中。

    随着古堡的临近,荣宝儿的心紧张的厉害。

    她对眼前的古堡熟悉又陌生,好像里面藏着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东西一样。

    “吱呀。”

    等她来到古堡门口,厚重的城堡门缓缓开启,城堡内的景象一点点浮现在她的眼前。

    灰色的城墙上爬满了暗绿色的藤蔓,上面悄然绽放着浅粉深红的花,像一朵朵精致的小号角。

    前方欧式花园开满了白蔷薇,周围矗立着修剪的栩栩如生的绿植,巨大的喷水泉闪烁着璀璨的水光,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流光溢彩。

    “妈咪!”

    就在荣宝儿沉浸在眼前如画的风景时,身后传来声甜甜的女孩呼唤声。

    她连忙转过头,却只看到抹穿着粉色公主裙的身影,快速朝着其中一栋小型城堡跑去。

    荣宝儿的心里升起抹熟悉的亲切,立即迈开步子去追那抹小小的身影,“你是谁?快停下来!”

    “妈咪,快来追我啊!”

    女孩的童音银铃般清脆,令荣宝儿加快了速度,跟着那抹粉红裙摆走进了独立的城堡内,踩着厚重的波斯地毯来到了二楼的房间。

    房间开着门,屋内奢华尊贵,长绒地毯铺满了房间,水晶灯闪烁着醉人的光,墙上挂满了华贵的名画。

    就在荣宝儿疑惑着满屋子寻找那名看不清面容的小女孩时,一道伟岸的身影陡然出现,大手钳子般扼住了她的手腕,“宝儿!”

    “呼——!”

    荣宝儿吓得惊呼出声,睁开眼睛坐起来,这才发现刚才的一切只是场荒诞的梦而已。

    她叹了口气,感觉到额头和后背都沁满了冷汗。

    心有余悸的荣宝儿连忙走去浴室洗了把脸,这才惊魂未定地走出来,看了眼她旁边的摇篮,小泽仍在睡得香甜。

    荣宝儿弯下腰,伸出手指点了下小泽娇嫩的脸蛋,脸上溢满了母性的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