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06章 昊天情难断:宝儿,请入我梦境一次好么…
    第1606章 昊天情难断:宝儿,请入我梦境一次好么…

    肯定是最近她心情不太好,这才做了这种噩梦吧?

    荣宝儿笑着摇头,把小泽盖好小被子,伸着懒腰走到了窗边。

    她眼角的余光看到辆车子缓缓驶了过来,随意看了过去,发现是达尔贝开车从外面回来了。

    平时达尔贝总是窝在梨园里,很少会出去,这是去哪儿了?

    荣宝儿心里闪过抹疑问,很快就不在意的眺望起远方来。

    ————————

    E国。

    夜阑人静,一道小小的身影正倚在卧窗边上,偷偷摸着眼泪。

    这道小身影是个小女孩,有着尖尖的下巴和精致的五官,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

    她不是别人,正是荣宝儿和云昊天的宝贝女儿——曦儿。

    如今距离荣宝儿失踪已经过去了一年多,小小的曦儿已经出落成小姑娘,变得越来越沉静内敛。

    懂事的她没有再向云昊天要妈咪,白天里都乖乖的吃饭上学。

    只有在夜幕来临时,才会躲在自己房间的一角,抱着那只荣宝儿买给她的粉红独角兽,偷偷地无声哭泣。

    那只粉红独角兽早已经褪了颜色,曦儿却不舍得扔,宝贝似得珍藏着。

    因为,那是她的妈咪留给她为数不多的念想。

    曦儿不明白她的妈咪怎么说没有就没有了,虽然爷爷奶奶每次和她说妈咪迟早有一天会回来的,可是她却无数次看到爹地喝得叮咛大醉的回来。

    醉酒后的爹地,呼唤着妈咪的名字,就那样沉沉的睡去,她心里好痛…

    自从上次爹地回来后,整个人就像被换了似得,除了不分日夜的喝酒就是坐在城堡的后山。

    曦儿去过后山,知道那里有一处爹地为妈咪修的坟冢。

    她才不要去仔细看那处坟冢呢,说不定哪天她的妈咪真的像爷爷奶奶说的那样,突然就回来了呢?

    她的妈咪那么善良,怎么可能突然离开人世?这一定是个恶劣的玩笑!一定是!

    晶莹的泪珠自曦儿眼角滚落,她来不及擦,没一会儿就打湿了怀里的独角兽。

    卧窗外月光清冷,曦儿无声耸动着肩头啜泣着,泪眼朦胧的看着那抹清冷的光辉。

    月儿啊月儿,你能看到曦儿的妈咪是不是?

    可不可以请你告诉她,曦儿真的很想很想她!你可不可以偷偷告诉妈咪,让她早点回到曦儿身边呢?

    窗外月光依旧清冷,在跟曦儿相邻的房间里,面容憔悴的云昊天正握着酒瓶仰头猛灌着。

    辛辣的烈酒灼喉伤胃,却无法冲淡云昊天心底的愧疚。

    自从荣宝儿在海上出事后,消沉的云昊天回来就在城堡后山给她修了处衣冠冢。

    他自己则颓废的一蹶不振,沉浸在荣宝儿悲惨死去的悲痛中,无法自拔。

    每天的每天,他都被浓浓的愧疚和自责所包围,甚至不敢去想他的宝儿临走前的最后一幕。

    总是笑容浅淡的她,在遇到鲨鱼的时候,肯定怕的浑身发抖吧?

    瘦弱的她整个人浸在湿冷的海水里,柔弱的腰肢在鲨鱼锋利的牙齿威胁下是那么的无助……

    不!

    云昊天心痛地捂住自己的心口,根本做不到再继续想下去。

    那种被利齿切肤的痛,那种无助到绝望的害怕,像潮水般将云昊天给淹没,沉重的令他每次想起就几乎痛得快要窒息。

    他的宝儿,他的女孩,居然走得那么惨烈……

    云昊天抹去眼角的湿、润,抬手将手里的烈酒灌了个干净,醉醺醺低喃着,“宝儿,你离开我这么久了,可是却一次都没有走进我的梦里。呵呵,你是在恨我吧?恨我没能保护好你,没能在你最危急的时刻把你给救回来!”

    说着,云昊天将手里的空酒瓶用力扔出去,痛苦地自责,“对不起宝儿,都怪我啊宝儿,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酒瓶在空中划出道长长的弧度,砸在墙壁上滚落下来,摔在长绒地毯上,滚了好几滚才停下来。

    在这间华丽的房间里,早已经堆满了小山般的这样的空酒瓶。

    “宝儿,宝儿!你可以气我怪我,可是求求你,来我梦里一次,好不好?”云昊天醉醺醺低喃着,“就来一次,哪怕一次也好啊!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很想……”

    云昊天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变成了浅浅的鼾声,终于醉的睡了过去。

    天很快大亮起来,苏倩轻手轻脚走到云昊天房间前,推门走了进去。

    她无奈地看着又在地上睡着的儿子,深深叹了口气。

    自从荣宝儿惨死后,自己的儿子变得彻底一蹶不振,都已经一年多了,始终都无法走出来。

    苏倩也很喜欢宝儿,可是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只能往前看,昊天这样下去只会毁了他自己。

    唉——

    苏倩拿了条薄毯子帮云昊天盖上,轻轻走了出去。

    她担忧的将云昊天的现状告诉云尚,两人商量半天,却始终拿不出什么好主意来。

    因为他们知道,痛失所爱那种伤痛,就算是时间,都无法消减。

    万般无奈之下,苏倩只好又跟顾西爵打了个电话,叮嘱他要多照顾开导云昊天,帮助他 早一点从失去荣宝儿的悲痛中走出来。

    接到电话的顾西爵唏嘘不已,当天中午就叫上明朗去了云家城堡,硬把云昊天给拖了出去,拽着他出门散心。

    三人来到夜色,点了些酒,边喝边聊。

    对男人来说,酒精是麻痹感情最好的良药。

    他们正喝着,包厢门被推开,阿成拎着叠文件走了进来。

    这一年多以来,阿成几乎忙成了狗,不仅要奉命继续追寻存活希望渺茫的荣宝儿的下落,还要兼顾起整个云氏集团的业绩,然后汇集成报表,拿给云昊天签署。

    因为云昊天一边认为荣宝儿死了,一边还是自己欺人的让阿成寻找。

    他觉得这样自己欺人的方法也不错,至少内心还在找他的宝儿。

    好像她真的还活着一样。

    他今天像往常一样带着报表去了云家城堡,却被告知云昊天给顾西爵和明朗拽着去了夜色,这才带着文件赶了过来。

    包厢内酒香四溢,阿成看到云昊天正情绪低落坐在沙发上,连忙走了过去,将文件打开放在云昊天跟前,“总裁,请你签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