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08章 幻术再也挡不住亲情的呼唤…
    第1608章 幻术再也挡不住亲情的呼唤…

    阿成点了下头,调转了车子行驶的方向,直接朝着机场驶去。

    ——————

    P国。

    梨园内,午后的阳光洒过窗边,荣宝儿已经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她像前两天一样,并没有睡好,微皱着眉头靠在了床边。

    这两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总是在重复着做同一场梦。

    梦里的古堡是那么的熟悉,总有个只能看到粉红衣角的小女孩在叫她妈咪,她的声音是那么那么的熟悉,就算只是在梦里听到,也令她热泪盈眶。

    还有,每次她跟着小姑娘走到古堡三楼时,就会有个高大的男人扼住她的手腕,令她猛地惊醒过来。

    虽然荣宝儿自始至终都没能看清楚小女孩和那个男人的面容,心里却对他们没觉得恐惧,而是另一种别样的滋味。

    就好像他们是她前世的家人一样,那样的熟悉自然,令她迫切想要看清她们,却在焦急下醒了过来。

    他们,到底是谁?

    还有那个男人嘴里的宝儿,又到底是谁呢?

    荣宝儿心里压着浓浓的疑惑,这两天都没怎么睡好。

    她看了眼窗外,索性不再午睡,起身朝着楼下走去。

    平常这个时候她都会睡得久一点,达尔贝从来都不过来打扰她,而是带着小泽在梨园里玩耍。

    今天她怎么都睡不好,索性直接走到楼下,打算去找达尔贝和小泽他们。

    梨园内处处繁花摇曳,就连地上都铺满了凋谢的梨花,人走在上面都听不到脚步声。

    荣宝儿走了没一会儿,远远就看到达尔贝正抱着小泽,背对着她陪小泽玩耍。

    看着这一大一小的身影,荣宝儿微微勾了下唇,恶作剧的屏息静气,想吓他们一跳。

    她往前又走了两步,就听到达尔贝正低头跟小泽打着商量,“小泽,爹地爱你哟。你要快快长大,然后帮爹地追求妈咪,好不好?”

    小泽窝在达尔贝的怀里,黑葡、萄般的眼眸一眨一眨,像是没听到达尔贝的话似得,脸上的表情很是淡漠。

    达尔贝并不知道荣宝儿就在自己身后,只是低头看着小泽冷沉的容颜,突然就觉得自己看到了缩小版的云昊天。

    他无奈地冲小泽摇摇头,低笑着脱口而出,“你这个小坏蛋,跟你那个冷漠无情的老子可真是没什么两样啊!”

    小泽还是没什么反应,只顾着摆弄自己的手指。

    达尔贝并不知道自己无心的这一句话,已经完完全全被荣宝儿给听了句。

    原本只是句调侃的话而已,听在荣宝儿耳中却宛如惊雷!

    她的身子猛地一震,讶然的后退了半步。

    刚才达尔贝说的什么?老子?谁是小泽的老子?

    达尔贝这才听到背后的脚步声,转身看到荣宝儿站在自己身后不远,抱着小泽笑着走向她,“安安,你看小泽最近都不喜欢下来玩了,总是让我抱着,却连声爹地都不肯叫我,实在是太坏了。”

    说来也奇怪,小泽正是懵懂学发音的时候,却每次都是口齿不清地喊着麻麻,却从来没听到他叫过一声爹地。

    荣宝儿却并没有应声,而是深深打量着达尔贝和窝在达尔贝怀里的小泽。

    明明达尔贝长得那么妖孽,可是抱着小泽却总有一种违和感似得。

    就好像,就好像应该有个冷硬如风的男人抱着小泽,他长得,长得就像……

    荣宝儿心头划过一抹刺痛,眼前恍然出现梦中那个只能勉强看到抹轮廓的神秘男人。

    她用手捂住微微刺痛的心口,黑眸冷凝地看着达尔贝,低声质问,“达尔贝,你是不是有事情在瞒着我?”

    达尔贝的笑容僵在脸上,有些不明白荣宝儿为什么突然会这么说。

    这一年多以来,他自认都把所有的事情都遮掩的很好,怎么突然就被安娜给怀疑了呢?

    是他哪里疏漏了?还是朗斯的幻术失效了?

    达尔贝的一颗心怦怦狂跳起来,尽量保持镇定道,“安安,你怎么会这么问?我会有什么事瞒着你呢?”

    荣宝儿并没有达尔贝的回答放缓脸色,而是皱起了眉头,眼神里满是茫然,“可是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失忆的,甚至连我的亲生父母,我都没有一点印象,这不正常。”

    其实这些话荣宝儿早已经在脑海里转了好久,每次她努力想要弄清楚自己的过去时,却发现无论她怎么回想,都是一片空白。

    那种毫无过往经历的空白令她心里很是彷徨不安,或许这就是她一直做噩梦的原因?

    达尔贝心头的慌乱这才安定了些,原来安娜并不是记起了什么,而是因为记不清而心烦。

    他连忙给了荣宝儿一个安心的眼神,轻声解释着,“安安,我之前告诉了你的。你是土生土长的P国人,跟父母乘船时遭遇了海难,是我把你从海里救上来的。可能是因为当时你太害怕,所以才遗失了那些记忆。”

    荣宝儿的眼睛眨了眨,脸上写满了疑惑,事情真的像达尔贝说的那样么?

    “安安,我怎么可能会骗你呢?其实过去那些伤痛记不得也好,免得你再伤心难过。人最重要的是要往前看,以后你的余生,我会小心呵护好。”

    达尔贝说着,将怀里的小泽抱了抱,“还有小泽,我们一家三口恩恩爱爱,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看着一脸真诚的达尔贝,荣宝儿心里的疑惑始终不能解开。

    她有一种直觉,觉得事情的真相绝对不是达尔贝说得那样!

    “就算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为什么我总是梦到一个穿着粉红色衣裙的小女孩?为什么她总是要追着我喊妈咪?”

    荣宝儿直接了当说出了自己的梦,“这两天我总是会梦到自己到了一处城堡里面,里面是那么的熟悉,就好像我上辈子就住在那里似得。可是我明明一直待在梨园里,从来没去过任何城堡的。”

    达尔贝的手微颤了下,脸色变得很是苍白。

    他深信朗斯精湛的幻术,却低估了荣宝儿深藏心底的那份眷恋,因为他早就已经打听过了,云昊天就是住在城堡里的!

    “安安,这只是个梦而已,你不用把它放在心上的。”达尔贝努力维持着脸上的笑容,可是却没发现自己笑得是那么的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