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0章 荣溪乞讨街头……

    “没有过往记忆的我该如何相信这些都是真的?又如何去爱上对我遮遮掩掩的你呢?对不起,我做不到。如果找不回那些记忆,我可能这辈子都无法接受你。”

    说完,荣宝儿觉得自己再也无法面对达尔贝,抱起小泽转身离开。

    “安安!你听我解释!”达尔贝大声喊着,想让荣宝儿停下脚步。

    然而荣宝儿的心早已经冰冷似霜,抱着小泽很快消失在梨树林里,走得是那么的决绝。

    达尔贝再也没有力气站立,颓然靠在梨树上,一颗心痛的千疮百孔。

    他的安娜,这是铁了心要离开他了么?

    他用那样的坚不可摧的幻术让她忘掉一切也不行。

    她的心在慢慢苏醒,怎么办。她就要想起之前的事了。

    不!

    他绝对不会放手,绝不会!

    就算要让他为此付出一切,他也绝对不会让她离开自己的身边!

    这一年多来的相处本来就是他偷来的,如果只能靠这种手段才能留住安娜,他别无选择!

    一阵风从绽放着粉红浅白的梨树林穿过,带起阵阵花雨,纷纷扬扬,就像达尔贝此刻心头的大雪。

    安娜,对不起!

    为了你能留下,我愿意做一个昧着良心的恶魔!

    如果欺骗才能让你留在我身边,那就让我欺骗你一辈子吧!

    ————————

    熙攘的P国街头,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自从P国取缔了君主世袭制,国力不但没有衰减,反而像T国一样,经济越来越繁荣。

    不过在某些角落里,却仍是有着与繁荣不相称的存在。

    比如,此刻正在街头乞讨的老人。

    老人约摸有五十多岁,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手里拿着个缺了一角的破碗,正向行人低声乞讨,“好心的人呐,快可怜可怜我这个残疾的老头子吧!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给口吃的救济救济吧!”

    路过的行人见惯了装残疾骗人的,基本上都是匆匆从他面前走过,并没有愿意掏钱出来的。

    老人抿了下干渴到裂开的嘴,伸出手抱住一个行人的脚,继续声音沙哑地央求着,“好心的人呐,可怜可怜我这个残疾的老头子,给点吃的救济救济吧!”

    行人被抱住脚,低头看到个又脏又臭的老头,气得一脚把他给踢开,“滚滚滚!我自己都吃不饱,哪有钱给你!”

    老人被踢得摔在地上,破碗跟着滚到一边,直接摔成了两半。

    行人很快走远,乞讨的老人捡起还剩大半截的那块破碗,继续起身乞讨着,原本就佝偻的背变得更加弯曲起来。

    就在这时,一辆马车突然在街上横冲直撞起来,惊得路人纷纷避让。

    “快让开,这匹马好像疯了!”

    “危险!赶车的要死啊,快抓住马绳!”

    马车前坐着名瘦高的男子,这会儿被吓得的只顾着死死抓住马车,生怕会被摔下来跌死。

    “球,我的皮球。”

    伴随着一道稚嫩的童声,一名刚走利索的小男孩追着滚动的皮球追到了大马路上。

    而此时那辆疯狂的马车,正冲着小男孩冲过来!

    “小心孩子!”

    “快让马停下来!”

    人群中响起尖叫声,有胆小的甚至捂住了眼睛,都不敢去看。

    疯狂的马蹄声在小男孩面前响起,他懵懂扭过头,看到比他高出好几倍的大马,吓得定在了地上,都忘了哭。

    就在这匹马几乎要将小男孩踩在蹄下时,一双手及时伸了出来,抱着吓傻的小男孩滚离了危险地带。

    他们刚闪过去,疯了的马匹就拉着马车疾驰而过,震得地面都跟着颤抖。

    这么重的力气如果压在刚才的小男孩身上,场面肯定不堪设想。

    在场围观的人们纷纷松了口气,为小男孩感到庆幸不已。

    “太好了,真是好心人呐!”

    “对啊,如果不是那人及时救走了小男孩,这下可惨喽!”

    “咦,居然是刚才那名乞丐!”

    人们这才发现,在危急关头救走小男孩的,居然是之前沿街乞讨的那名乞丐!

    看着穿着破衣烂衫的乞丐将小男孩搂在怀里,人们想到刚才还在怀疑他是骗子,羞愧的不再出声,纷纷四散离开。

    一场惊险的事故被化解,围观的人群很快走得精、光,只剩下那名衣着褴褛的乞丐,和他怀里抱着的小男孩。

    小男孩这才回过神来,瘪了瘪嘴,刚准备哭。

    乞丐从身上掏啊掏,掏出一颗糖递了过去,“拿着,可甜了,不哭啊!”

    看到有糖果,小男孩瞬间破涕为笑,眼里还带着泪,脸上却笑得格外的甜。

    “哎呀,刚才真是多亏了你啊!你真是我的大恩人!”

    一名矮胖的妇女这时冲过来,将小男孩一把抱在怀里,低头猛亲他的脸蛋,“我的小暖,你没事真是太好啦!刚才真是吓死奶奶了!要是你有个什么不好的,奶奶死也不瞑目啊!”

    小男孩看到自己的奶奶,又听到她提起刚才的惊险,好不容易遗忘的恐惧再次被勾起,终于咧嘴大哭起来。

    “乖,不哭不哭,都是奶奶的错,是奶奶没有拉好你的手!”小男孩的奶奶一边心疼的给他抹着眼泪,一边冲救了自己宝贝孙子的乞丐道谢,“刚才真是谢谢你啊!你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

    乞丐脸上脏兮兮的,伸出手笑道,“大恩不言谢,还是来点实际的吧!”

    看着乞丐脏兮兮的手,小男孩奶奶一愣,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乞丐将手掌收回又摊开,呵呵笑着说道,“嘿嘿,我是名乞丐,穷的叮当响,你这道谢我可用不到,还是给我点吃的喝的更实在些。”

    “哦,哦,”小男孩奶奶这才恍然大悟,拼命点头,“好好,应该的应该的。我这就带你去吃饭,再给你买些好衣服!”

    乞丐这才满意的点头,心里悄然想着,平时少发善心,破天荒的一次居然就换来这么好的待遇,真不错啊!

    这名乞丐不是别人,正是当年被云昊天命人架走的荣溪!

    云昊天怨恨荣溪偷偷拐走了荣宝儿,将他关在了酒店地下室,用枪打掉了他一只耳朵。

    后来看到荣溪被饿的奄奄一息,云昊天这才命令阿成将他给丢了出去,让他讨了条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