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1章 把他带回庄园…

    后来看到荣溪被饿的奄奄一息,云昊天这才命令阿成将他给丢了出去,让他讨了条活命。

    被放出来的荣溪一路乞讨,硬是从T国流浪到了P国这儿。

    虽然一路上过着风餐露宿的乞丐日子,不过总算还有一口气能喘。

    荣溪在短短几年内,就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历经了生死瞬间,心态比之前改变了许多。

    这也是刚才那么多人都没能及时出手,而他却下意识救出了险些被疯马踩踏的小男孩的原因。

    只是荣溪没想到,自己只是无意间的一个举动,却换来别人的千恩万谢。

    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做好事被人尊敬的滋味,苍老的脸上笑开了花。

    就连原本佝偻的背,都变得挺直不少。

    “走吧恩人,你想吃什么穿什么只管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一定全力以赴啊!”小男孩奶奶年纪没有荣溪大,正值中年的她单手抱着小男孩,仍在笑呵呵道谢。

    荣溪却摇摇头,他突然改变了主意,不想只是简单的饱餐一顿。

    风餐露宿的日子太熬人,他想有个能落脚的地方糊口。

    “以后千万别叫恩人恩人的,听着怪不习惯的。我叫荣溪,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

    荣溪向来是个行动派,想到那儿就随口说到那儿,“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找份能糊口的工作,只要能不让我继续沿街乞讨就行。”

    说着荣溪指了指自己满是褶子的老脸,可怜兮兮道,“你看我这风吹雨淋日晒的,吃了上顿都不知道下顿在哪儿,说不定哪天就被冻死在街上了。”

    小男孩的奶奶看了看荣溪,眼里露出几分同情,毫不犹豫地点头,“没问题,我正好在一个地方做活。如果你不嫌弃,我可以带你回去做些简单的农活,以后就再也不用出来乞讨了。”

    荣溪原本只是随口一说,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没想到别人居然答应了下来。

    他高兴的立即点头,“那可真是太好了!妹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

    荣溪比小男孩的奶奶年纪大,就顺口喊了她声妹子。

    小男孩的奶奶倒也没有生气,反而和善地点头,“没事没事,到了咱们这把年纪,如果不是遇上了糟心事,谁会出来乞讨啊!刚才你奋不顾身救了我的小孙子,我只是做些最简单的而已,称不上谢。”

    荣溪眼圈一红,“是啊,我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就剩下孤零零的自己。被逼的没办法,这才出来乞讨过日子,唉!”

    这句话荣溪说的半真半假,他这一生跌宕坎坷,都是坏在一个赌字上。

    看着荣溪红了眼圈,小男孩奶奶跟着感触起来,“那可真不容易,荣哥,我叫刘杨,以后我会让孩子多照应着你些。咱们这就走吧?跟我回去。”

    荣溪知道自己已经成功赢得了小男孩奶奶的同情,跟着她离开了集市,朝着东北方走去。

    他们走了一个多小时,逐渐远离了喧嚣的街道,周围变得幽静起来。

    在荣溪和刘杨前方不远处,有处偌大的庄园。

    这处庄园外面被厚重的松柏围着,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只在那些松柏顶端,盛开着大片大片浅粉莹白的梨花。

    那些梨花开得簇拥热闹,远远看过去,就像在松柏墙上荡漾起一片片花的海洋。

    “呐,就是这儿啦!我儿子在这里当管家,媳妇管着厨房,我平时就负责采购些厨房的食材和带带小孙子。”

    刘杨领着荣溪从后门进了庄园,边走边简单给荣溪介绍着她家的情况。

    荣溪心不在焉地听着,心里在估算着这个庄园的价值。

    这里占地辽阔,布置雅致奢华,住在这里面的人,肯定是P国最有钱的富豪吧!

    刘杨带着荣溪穿过宽阔的梨树园,踩过那些厚重的缤纷落英,又走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在一处小院前停了下来。

    “这里是后厨房,负责整个庄园的饮食,平时都是由我儿子和媳妇在负责。”刘杨很是自豪地说着,示意荣溪往里面走,“走吧,咱们快进去。”

    荣溪看着眼前精致的小院子,虽然是后厨房,却布置的十分整洁,就知道这处庄园的主人绝对不是个好糊弄的主儿。

    他跟在刘杨后面往前走,还没走进后院,就听到刘杨扬高了声音说着,“海儿,快出来见见咱们家的大恩人!”

    随着刘杨的话音落下,从后院的主屋里走出名身形高大的年轻人,正是刘杨的儿子阿海。

    阿海看到自己的妈妈带了个陌生人进来,吓得脸色都白了,连忙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来,低声叮嘱刘杨,“妈,我说过多少次了?这梨园不让进陌生人,你怎么记不住呢?”

    刘杨瞪了阿海一眼,“如果不是你说的这位陌生人,今天咱们一家三口就哭死吧!“

    说着,刘杨就将荣溪在集市上救下小男孩的事讲了出来,而且惊险度比之前夸张了十倍不止。

    阿海听完,心有余悸地抱住自己的独子,感激地冲荣溪道谢,“谢谢谢谢,你真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呐!”

    荣溪心里暗笑,这一家人可真是实在,就连道谢的话都一模一样。

    “真是谢谢你救了我的独子,你要多少钱我都愿意给的。”阿海说着话锋一转,“然后请你尽快离开,因为我家主人不喜欢陌生人进来。”

    荣溪刚才脸上还挂着笑,听了这话瞬间僵在脸上,尴尬地看向刘杨,“这……”

    刘杨扬手给了阿海一个暴栗,“你就是这么道谢恩人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吧?荣老哥怎么能算陌生人呢?他可是咱们家的救命恩人!而且我答应他让他留在这儿的!”

    阿海头疼地揉下下太阳穴,无奈地看向刘杨,“妈——”

    “别喊我妈,你是我妈!你就说留不留荣老哥住下吧?他又不是坏人,就想讨个能过活的工作,哪有这么难?”刘杨气得脸都红了。

    荣溪也跟着点头,“是啊,我就是想找个能混口热饭的地方,如果让你们为难,那我……我还是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