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13章 荣溪:宝儿,我是你爸爸!
    第1613章 荣溪:宝儿,我是你爸爸!

    云昊天大步往前走去,“走吧,回去制定计划。”

    在云昊天的眼里,这个小小的梨园根本就不足为虑。

    但是为了避免发生跟上次一样失之交臂的憾事,这次绝对要计划周详妥当!

    阿成脚步轻快跟了上去,两人很快走远,高大的身影消失在蜿蜒的路径上。

    ————————

    梨园内。

    荣溪自从得了刘杨的照应留下后,就变得格外老实。

    毕竟这里有了安身之所,比在外面风雨漂泊都要讨饭的苦日子好了太多太多。

    再说这处庄园里也不太忙,荣溪过得十分悠闲,甚至觉得自己好运爆棚,终于找到了个能养老的好地方。

    这天,他像往常一样在那些梨树下打扫,远远就看到从主堡的方向走过来一名年轻的女孩,手里还抱着个半大的孩子。

    由于离得远,荣溪只看到女孩穿得雍容华贵,知道她肯定是这片园林的主人。

    他正准备往旁边去打扫,却在看清了女孩的面容时惊讶地手里握着的扫把都掉了下来。

    荣溪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抹离她越来越近的身影,震惊到合不拢嘴。

    他是不是花了眼?

    怎么这个女孩看上去那么像宝儿呢?

    荣溪有些不敢置信地揉了下眼睛,没错,眼前的女孩确确实实就是宝儿啊!

    天呐!

    宝儿居然没死?!

    荣溪心有余悸地摸了下自己缺失了一大块的右耳,那里就是云昊天在得知宝儿就是阿娜公主后,震怒下用枪打掉的!

    如今他的右耳只剩下些肉茬,然而当时云昊天那几乎要吃了他的眼神,至今仍让他遍体生寒。

    荣溪猛地冲荣宝儿招手,然而她却没有看到他,只顾着抱着孩子继续往前走,脸上的表情很是忧郁。

    倒是窝在她怀里的孩子看到了荣溪的招手,跟着挥舞着稚嫩的小手臂,萌的人心都要化了。

    荣溪正准备喊荣宝儿,就看到一个男人从后面快步走了过来,追上了荣宝儿。

    这个男人荣溪认识,正是达尔贝!

    听说达尔贝当上了P国的国王后就宣布废除君主世袭制,然后隐退到了梨园,怎么会在这儿?

    天啊!

    荣溪猛地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这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

    难怪这里种了那么多的梨树,原来他住着的地方,就是传说中隐退的达尔贝住着的梨园啊!

    荣溪乞讨时就在街头听到过,说是梨园深处住着个貌美如仙的女孩,深受达尔贝的宠爱。

    如今他才总算明白过来,原来那个传闻里的女孩,就是荣宝儿!

    只是宝儿她不是深爱着云昊天么?要不然当初他也不用用迷、药才能把她带去T国。

    怎么现在又跟达尔贝住在了一起,还给他生下了孩子?

    荣溪瞅着那个窝在荣宝儿怀里的男孩,发现他也就六个月的样子,正准备细看眉眼,就发现达尔贝牵着荣宝儿的手朝自己走来。

    他生怕自己会被达尔贝给认出来,连忙低下头打扫卫生,躲过了他们的视线。

    达尔贝才不会在意一个打扫卫生的佣人,他牵着荣宝儿的手,心情格外的好,“安安,今天天气很不错呢,昨晚睡得怎么样?”

    荣宝儿将自己的手抽出来,声音带着淡淡的疏离,“不怎么样,我总是做那个梦,头蒙的厉害。”

    “我那里有安神宁心的药,现在就去给你拿过来。”达尔贝说着,就转身朝着主堡的方向去了。

    他是真心实意地爱着这个女孩,生怕她受到半点的的疲累和不舒服。

    荣宝儿原本想喊住达尔贝,看到他已经走远,就没有出声,而是轻轻叹了口气,坐在了不远处的石凳上,逗着怀里的小泽。

    荣溪躲在一旁,等达尔贝走远后,这才小心翼翼来到荣宝儿跟前,试探道,“宝儿?宝儿?”

    这声“宝儿”令荣宝儿猛地抬起头,却发现眼前的是张陌生的面孔,愣了两秒问道,“你是谁?”

    荣宝儿在梦里听到无数次“宝儿”,这次终于在现实中听到,那种震惊可想而知。

    荣溪看出了荣宝儿的震惊,很是迷惑不解,“宝儿,你这是怎么了?我是你爸爸啊!我知道你在生爸爸的气,可是你如果没死,怎么都不回去看看金利国王呢?”

    “你说什么?!”荣宝儿奇怪地瞪大了眼睛。

    眼前的这位老人说的每一个字他都记得,可是为什么却根本就听不懂呢?

    见荣宝儿始终一脸茫然,荣溪跟着着急起来,“宝儿,你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摔到头,还是受伤忘掉了什么,怎么连这些都不记得?”

    荣溪正准备好好问问荣宝儿,是不是连云昊天都不记得时,眼角的余光看到达尔贝已经快步走了过来,连忙握着自己的扫把离开。

    他现在还弄不清楚荣宝儿的具体状况,可不想像上次那样,再失去另一只耳朵。

    荣溪有些慌张地刚走开,达尔贝就走了过来,将拿回来的药塞到荣宝儿手里,“这是安神宁心的药,你吃了头蒙肯定会缓解的。”

    荣宝儿的心思却根本就没在那些药上,而是眼神怔怔地看着荣溪离开的背影,脑子里千回百转。

    刚才那个人分明是认识她的,不然不会那么亲切地喊她宝儿!

    而且那个一直纠缠着她的梦最近也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清晰到她有时候甚至可以闻到那个扼住她手腕的男人身上的味道,就是看不清楚他的样子。

    不过荣宝儿却知道,梦里的那个男人绝对不是刚才的老人!可是他们却都在喊着“宝儿”这个名字!

    宝儿,宝儿,她是不是之前就叫宝儿呢?

    达尔贝看到荣宝儿愣神,奇怪地问道,“安安,你怎么了?是不是头蒙的厉害?我赶紧去帮你叫医生。”

    荣宝儿缓缓抬头,眼神里满满都是疑问,“达尔贝,你告诉我,我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名字?”

    达尔贝没想到荣宝儿突然这么问,愣了下很快摇头,“怎么可能?我不是告诉你了么?你一直都是叫安娜的啊!”

    “没错,这确实是你告诉我的。可是我真的是叫安娜么?难道不应该叫宝儿?”荣宝儿目光炯炯,声音变得严肃起来,“还有金利国王,他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