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15章 愤怒达尔贝:要让她变成我的女人…
      第1615章 愤怒达尔贝:要让她变成我的女人…

      还没等达尔贝品尝到荣宝儿唇瓣的滋味,荣宝儿已经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推搡,“唔……放开……我……唔……”

      然而此刻已经陷入狂热状态的达尔贝,怎么可能舍得就这么轻易就放开荣宝儿呢?

      眼前的唇瓣是他做梦都在渴望着的所在啊,就算让他献祭上他的生命他都在所不惜,又怎么会轻易就被荣宝儿给推开。

      在男人强悍的力量面前,荣宝儿那点力气根本就微不足道。

      而且她这种挣扎,反而加重了本就潜藏在男人、体内的,叫做征服的兽、性!

      达尔贝今天已经被荣宝儿的质问吓得完全失去了冷静,他生怕荣宝儿会恢复记忆离开自己。

      这种恐慌令他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彻底征服荣宝儿,让她完完全全属于他!

      哪怕以后她恨得要杀死自己,也在所不惜!

      就算死,他也绝对不会让荣宝儿离开自己,绝对不可以!

      疯狂的达尔贝像只狂暴的狮子,拼命吻着荣宝儿。

      然而荣宝儿紧紧抿着唇,不给他有任何侵犯自己的机会。

      达尔贝越是这样,越是让她心里排斥不已,甚至有些想要呕吐的感觉。

      荣宝儿这下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眼前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她所谓的丈夫!

      “唔……放开……”荣宝儿努力想让自己发出声音,都被达尔贝疯狂的动作弄得破碎不堪。

      愤怒至极的宝儿突然看着达尔贝,她猛地张开嘴,狠狠咬了达尔贝一口。

      钻心的疼痛传来,达尔贝吃痛放开,用手摸了下嘴唇,才发现自己的嘴巴被荣宝儿给咬出了血,手掌上殷红一片。

      “啪!”

      一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五根手指印清晰浮现在达尔贝的右脸上。

      荣宝儿气恼地瞪视着达尔贝,“你这个禽、兽,居然想要强、迫我!”

      说完,气到失去理智的荣宝儿就想转身离开。

      达尔贝的脸被打偏,连并着心里对荣宝儿那最后的怜惜都跟着打得支离破碎。

      他一把把荣宝儿拉回来,重新压在墙上,不再去吻她那诱人的樱唇,而是疯了似得啃噬着她完美的颈子。

      “安安,你是我的!哪也不能去!我不允许!”

      荣宝儿被狠狠撞在墙上,只觉得头昏脑涨,她还没来得及推开正在啃噬自己脖颈的达尔贝,就觉得自己身上一凉。

      只听到“撕拉”一声,她的裙摆被已经疯癫的达尔贝用力扯了块下来,露出洁白如雪的肌肤。

      达尔贝早已经被愤怒主导了全部的理智,此刻只想彻彻底底拥有这个他所深爱的女孩。

      哪怕因此会给她带来伤害,他也完全顾不上了!

      他粗糙的大手扳起荣宝儿的大腿,用力挤、进去。

      另一只手去撕她碍事的长裙和里面的底、裤,喘着粗气道,“安安,你是我的,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我现在就要你!”

      荣宝儿怔怔地看着这个疯狂的男人,脑海里却陡然闪现出一个面容模糊的男人。

      他就像此刻的达尔贝一样,将她整个人狠狠压在墙上,然后拼命索要着她,嘴里低喃着同样的话语。

      只是他们的称谓却不同,那个面容模糊的男人嘴里喊得,分明是宝儿!

      “宝儿,你是我的,是我的!”

      这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跟达尔贝的声音重叠在一起,令荣宝儿的大脑瞬间炸开,浑身颤抖不已。

      达尔贝正陷入癫狂状态中,突然觉察到浑身轻颤的荣宝儿,连忙抬起头看向她,这才发现她仰着头绝望地看着天花板,脸上满是冰冷的泪珠,表情是那么的绝望。

      这一幕深深刺痛了达尔贝的心,令他从疯狂的状态中陡然醒来。

      他连忙放下自己抬起荣宝儿大腿的手,然后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暗骂自己混蛋!

      自己这是疯了,居然会下作到想要强、暴生命中最深爱的女孩?!

      懊恼和悔恨几乎要将达尔贝给淹没,他心痛地看着眼前表情绝望的荣宝儿,低声致歉,“安安,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个疯子,我该死!”

      然而荣宝儿就那么痴痴傻傻地站着,对达尔贝说的话没有任何的反应。

      她就像一具被撕破了的布偶,根本就没有灵魂,眼神空洞到令人心碎。

      这样的荣宝儿令达尔贝心疼地恨不得掐死自己,他真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啊,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安安,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是混蛋,我是禽、兽,你打我好不好,打我!”达尔贝握住荣宝儿的手,狠狠朝自己脸上打去。

      可是荣宝儿却像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似得,就算被达尔贝握着手,打在他脸上却软绵绵的。

      达尔贝心疼的眼泪差点掉下来,他看着荣宝儿被自己蹂、躏的红肿的嘴唇和脖颈,已经被自己撕扯到衣不蔽体的长裙,再次狠狠给了自己一记耳光。

      这记耳光又重又响,却没能令荣宝儿有半点反应。

      看着荣宝儿失魂落魄地靠在墙上,达尔贝心疼的厉害,同时又自责的想要把自己给杀掉。

      他转身从床上抽了条薄被子,轻轻把她包好,“安安,对不起,刚才我不应该那么对你。这都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你不要难过了好不好?”

      然而不管达尔贝说什么做什么,荣宝儿始终眼神茫然空洞,就像木偶般毫无反应。

      “安安,你不要吓我,千万不要吓我啊!”达尔贝将包着被子的荣宝儿抱到床上,搂着她小声哄着,“安安,你给我一点点反应,哪怕打我骂我都不可以!就是千万不要这样啊!你这样我会难过死的!安安!”

      达尔贝的心口痛得厉害,恨不得时光倒流,好跳回去杀掉正向荣宝儿施虐时的自己!

      荣宝儿就那样毫无生机地躺在床上,眼神涣散无光,根本就听不到周围的一切声音。

      她的脑海里始终回荡着一道清冷疯狂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令她心悸不已,“宝儿,你是我的,我要你……舒服么?”

      荣宝儿很确定这道声音并不是达尔贝的,他到底是谁?

      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