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16章 我宁愿你活着,哪怕送你离开…
      第1616章 我宁愿你活着,哪怕送你离开…

      又气又急的荣宝儿再也无法承受住心中的各种纷乱思绪,她尖叫一声,然后眼睛缓缓闭上,昏厥了过去。

      “安安!安安?!”

      达尔贝听到尖叫下了一跳,他心疼注视着荣宝儿,眼睁睁看着她昏厥过去,吓得大声呼唤起来。

      “安安,你不要吓我,快醒醒,快醒醒啊!”

      达尔贝慌乱的声音,吓到了坐在床上的小泽,看着麻麻晕过去,仰头哭了起来,“呜呜,mama……”

      “小泽乖,你妈咪没事,不哭不哭啊。”心慌意乱的达尔贝连忙将仰头哭闹的小泽抱进怀里,快步冲下了楼,大声喊着负责伺候的佣人,“快去喊医生过来,安安昏倒了!”

      守在门外的佣人被这句话吓得不轻,赶紧飞快朝着医生的住处跑去。

      在整个梨园里,谁不知道安娜公主是被达尔贝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心头肉呢?

      这名佣人跑得飞快,很快就将医生给匆忙拽了过来。

      达尔贝一边抱着仍在哭泣着的小泽,一边低声吩咐医生,“快,安安她突然昏倒了!”

      医生也被吓得不轻,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迈进门就看到一身身形消瘦的荣宝儿被裹在薄被子里,已经昏厥了过去。

      他连忙走过去,仔细帮荣宝儿查看起来,心里却跟明、镜似的,知道荣宝儿估计是承受不住达尔贝的粗暴,才昏厥过去的。

      肯定是自家主子发了狂,这才把这个娇弱的美人给直接吓昏了,不然她的脖颈和嘴唇就不会肿、胀成那样。

      “怎么样?她有没有什么事?”达尔贝忧心忡忡皱着眉头,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紧张。

      医生轻轻摇头,“安娜公主这段时间本来就有些郁郁寡欢,导致体质有些虚弱。刚才一定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才会导致昏厥。”

      不等医生说完,达尔贝就急切地问道,“那她什么时候能醒来?”

      “她的身心都受到了严重的刺激,只有等情绪缓和下来,神经自我调节修整好才会自然醒来。这中间不要强行叫醒她,不然会让她本来就虚弱的体质变得更加孱弱。”

      医生说完有些不放心,又加了一句,“还有,以后最好都不要让安娜公主再受到强烈的刺激,否则会引起可怕的忧郁症。目前忧郁症还无药可解,一旦患上,只有死亡才能令他们解脱。”

      这句话着着实实吓到了达尔贝,他惊愕的定在原地,都不知道医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甚至就连佣人是什么时候过来抱走哭泣不已的小泽时,达尔贝都完全没有印象。

      他就像雕像似得定在原地,一动不动注视着面色苍白的荣宝儿,心里的悔恨深如大海。

      明明他爱安安胜过了自己的生命,却残忍地对她施暴!真是不可原谅!

      如今她就那么躺在那儿,伸出的手臂无助又绝望,天知道当时的她有多么的害怕!

      他已经失去了所有,失去了记忆,她只有他了,而他还这样对她!

      该死!

      自己真是该死!

      达尔贝狠狠给了自己一记耳光,懊恼地低声致歉,“安安,对不起!我居然对你做出这种事,真是该死!”

      响亮的耳光声响彻了整个房间,然而昏厥着的荣宝儿却毫无反应。

      她就那样静静躺在那儿,饱受摧残的唇瓣红肿充血,令人心疼的厉害。

      达尔贝静静站在原地,歉疚地注视着这个自己深爱着的,曾经发誓要用自己的生命去呵护的女孩!

      刚才医生说过的话言犹在耳,如果患上了忧郁症,唯有死亡才能解脱出来。

      他的安安是那样的善良温柔,与世无争,不应该在最好的年华,变成一具枯骨。

      达尔贝的心在泣血,因为直到现在他才彻底明白,就算对安娜用了幻术,她也绝对不可能爱上自己!

      这惨痛的现实令他无法面对,却不得不强迫自己面对。

      在生死面前,其它的一切都成了最可爱的陪衬。

      他用生命爱着的这个女人,却宁愿耗尽自己的生命,都不肯给他任何的机会……

      窗外的阳光慢慢西斜,最后变成颗黯淡的红气球坠入了天幕。

      月牙儿悄声浮现,连着满天繁星带着整个P国进入了静怡的夜晚。

      达尔贝定在原地站了好几个小时,这会儿终于挪动了下步子,缓缓走到了床边。

      几缕月光从窗口撒进来,淡淡银辉洒在荣宝儿的身上。

      达尔贝弯下腰,虔诚吻上了她光洁的额头,低声呢喃:“安娜,如果你真的无法爱上我,我宁愿送你离开,也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你逝去……”

      窗外的月光闪耀如新,梨园一片静怡。

      一道身影从梨园内悄然走了出来,身形有些佝偻,赫然是白天里在梨园里洒扫的荣溪。

      他从进了梨园后,有吃有喝的,很快养胖了一圈。

      吃饱穿暖后,荣溪体内那嗜赌的不安分因子又蠢蠢欲动起来。

      正好今天赶上梨园里发薪资,荣溪虽然才干了几天活,却领了好几百,开心揣在怀里打算去外面搓几把。

      他脚步轻快地走出梨园,负责岗哨的保镖看到是在里面做工的,就没有多理睬,继续警惕地扫视着四周警戒。

      荣溪哼着小曲离开梨园,越走越远,想到等一会儿就能小赌一把,得意地眉飞色舞。

      就在他乐滋滋离开梨园的视线范围时,黑暗中突然伸出一双手臂,将他给重重撂倒在地上。

      “嘭!”

      荣溪被摔了个头昏脑涨,咧着嘴刚想骂人,一只脚就压在了他的嘴上,“不想死就给我闭嘴!”

      这道声音阴冷无比,却熟悉的令荣溪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他做梦都不会忘了这道声音的主人,正是打掉他半只耳朵的云昊天!

      一股子绝望自荣溪脚底板升起,如果他早知道出来会遇到云昊天这个煞星,打死他他都不会出来的!

      他怯懦地偏了下头,就看到脸上有只一尘不染的皮鞋,笔挺的裤管正微微晃动着。

      随着荣溪的视线上移,顺利看到了云昊天那张桀骜不驯的脸庞,正冷若冰霜的垂眸打量着他。

      “是你,荣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