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7章 昊天夜闯梨园…

      一旁负责将荣溪撂倒的阿成显然也吃了一惊,弯腰看了下,“嘿,还真是荣溪那老小子啊!你居然还没死?”

      这话说的太过轻松,令荣溪吓得魂不附体,颤着嗓子连声讨饶,“我也没几天好活了,你们大人有大量,就把我当成个屁,给放了吧。”

      云昊天没有出声,他原本和阿成守在梨园附近,就是想等里面的人出来,好探听情况。却怎么都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荣溪。

      他淡淡扫了荣溪一眼,低声问道,“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云昊天不怒自威的语气吓得荣溪浑身打颤,脑子里一片空白,“我……我是无意来到这里的,女婿啊,你千万别在迁怒到我身上,宝儿她并没有死啊!”

      荣溪知道云昊天恨透了自己当年拐走荣宝儿的事,生怕他一个恼火踩断自己的脖子,连忙将在梨园里看到的事情一股脑全部说了出来,“宝儿她就住在梨园里面,她真的没有死,我发誓!”

      云昊天的心轰的一声,像是什么倒塌一样,痛的令人窒息。

      虽然他已经猜到了他的宝儿就被达尔贝藏在梨园里,可是现在听到荣溪这么说出来,一颗心仍是激动地快要爆炸。

      “女婿,疼……疼……你轻点踩,我这老胳膊老腿的,经不起折腾了呀。”荣溪苦着脸嚷嚷,觉得自己的脸都快要被云昊天给踩断掉了。

      云昊天这才意识到自己下脚有些重,缓缓收回自己的脚,厉声质问道,“宝儿她现在究竟怎么样?快说!”

      终于不再被踩着脸的荣溪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哼唧唧揉着自己的脸,一边说道,“你相信我,宝儿她真的还活着。我白天里还看到了她,当时她抱着个六七个月的小男孩,估计是达尔贝的。”

      这句话像一把锋利的刀直接刺中了云昊天的心,令他那颗饱受思念折磨的心,瞬间碎成了糜沫。

      他的宝儿确实还活着,可是,却和达尔贝有了孩子?

      “你确定她有了达尔贝的孩子?”云昊天眯着眼睛看向荣溪,声音寒冷的犹如从地狱吹来。

      荣溪再次打了个寒噤,拍着胸脯保证道,“错不了,我亲眼看到达尔贝牵着她的手,还抱着那个小男孩亲。如果不是自己的孩子,谁会待那么好?”

      云昊天的脑子嗡嗡响,翻来覆去就只剩一句话,他的宝儿,已经和达尔贝生了孩子……

      一旁的阿成眼看着云昊天脸色不对,冲着荣溪扬了下拳头,“这里没你的事了,快滚!下次别再让我们看到你,否则见你一次打一次!”

      荣溪高兴的连连点头,“好好,我走!”

      说完也顾不上刚才被摔得七荤八素的眩晕,慌不择路地溜走了。

      能从云昊天和阿成的手底下溜走,证明他今晚运气还不是那么的坏,等下必须要去小赌一把去去晦气才行!

      云昊天孤傲的身影定在原地,并没有注意到荣溪的离开,脑海里始终回荡着荣宝儿和达尔贝已经有了孩子的事,脸色差的难看。

      阿成生怕他会有什么不妥,低声问道,“总裁,现在要怎么办?”

      刚才荣溪说的那句话,阿成也听得清清楚楚,心里着实吓了一大跳。

      再没有谁比他更清楚荣宝儿对云昊天意味着什么了,如果荣宝儿真的跟达尔贝有了孩子,自家总裁肯定会难过死的。

      面对阿成的询问,云昊天一言不发,大步往前走去。

      阿成连忙跟上,“总裁,你要去哪儿?”

      云昊天不出声,只顾着埋头往前走,挺拔的背影看上去格外的落寞。

      阿成看了云昊天正朝梨园走去,吓得连忙拦在了云昊天跟前,“总裁,你该不会是想夜探梨园吧?”

      云昊天停住脚,眼里燃烧着熊熊怒火,声音冰冷如霜,“有何不可?”

      “总裁,我们这次来得匆忙,不适合正面跟达尔贝交锋。这样,我现在就回去调集兄弟们,把梨园给轰了!”

      阿成很是义愤填膺,如果不是理智告诉他现在不适合正面跟达尔贝起冲突,他早就直接杀进梨园里了。

      云昊天缓缓摇头,“我只是想摸进去看看情况,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说完,云昊天就仰起头,继续大步朝着梨园的方向走去。

      阿成还想拦住,却被云昊天身上的气势震撼到,悄然改变了主意。

      他深知云昊天对荣宝儿那份深沉的爱,别说是云昊天,相信任何人听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生了孩子,也咽不下这口气!

      罢了!

      不就是个小小的梨园么!

      难道比T国王宫还坚实不成?

      就算里面藏龙卧虎,凭着他和总裁的身手,相信绝对可以出入自由!

      夜色静寂如霜,两道身影在黑夜的掩映下,悄然摸入到了梨园。

      云昊天脚步迈得飞快无声,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他的女孩,见到那个令他魂牵梦绕一年多的女孩!

      “总裁,有人!”

      阿成和云昊天刚想从梨园那片林子里走出来,就看到前方城堡里走出了道身影,连忙将云昊天拽回了梨树后面。

      云昊天冷着脸站到梨树后,等看清了那人后,一双手死死攥成了拳头。

      达尔贝!

      该死!

      没错,云昊天他们看到的那道身影,正是刚从荣宝儿住着的地方走出来的达尔贝!

      他守了荣宝儿半夜,生怕她醒来会饿,打算亲自去熬煮些软糯的米粥备着。

      达尔贝脚步匆匆只顾着往后厨的方向走,根本没注意到藏身在梨树林里的云昊天和阿成,很快就走得没了人影。

      等达尔贝走后,怒不可遏的云昊天才从树林里走出来,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这个可恶的混蛋,居然戏耍了自己那么久!

      只是眼下并不是找达尔贝算账的时候,云昊天迅速冷静下来,快速走进了达尔贝刚出来的地方。

      他相信他的宝儿就住在那里!

      阿成这次没有跟过去,而是留在外面放风,以防达尔贝突然回来。

      云昊天很快走进了这座矗立在梨园内的城堡,一颗心因为即将见到荣宝儿的缘故,狂跳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