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20章 朗斯:她的意志力很坚强,幻术会自动解除…
      第1620章 朗斯:她的意志力很坚强,幻术会自动解除…

      “呵呵,年轻人,好大的口气!”朗斯心里暗暗吃了一惊,不过脸上却仍是极力保持着镇定,“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说话别那么狂妄。”

      “哼!”云昊天冷哼一声,一把将朗斯揪到面前,单手钳制住他的喉咙,低咒道,“说!你是怎么给安娜公主催眠的?!又到底让她忘记了什么?!”

      听到云昊天提起安娜公主的名号,朗斯刚才还笑着的脸色陡然变得紧张起来,“你到底是谁?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我也不屑于认识你这种混蛋!”云昊天怒不可遏地瞪视着朗斯,“该死的,我原本以为你是个光明磊落的神医,想不到你却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去害人,不仅拆散了我们一家三口,还摧毁了我得妻子!什么狗屁神医,你死后会下地狱的!”

      朗斯大惊失色,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么震怒,居然是安娜公主的丈夫?

      他只知道按照达尔贝的吩咐给安娜公主施展了幻术,却根本不知道安娜公主已经有了男人和孩子。

      “什么人?!”屋内的保镖听到院子里的吵闹声,立即拎着枪冲了过来。

      他们是跟着朗斯暂住在这里为村民们看病的,怎么都想不到会看到有人挟持朗斯,立即端着枪对准云昊天,“你是谁?快放了朗斯神医!”

      云昊天压根不理会这几名保镖,只顾着拽着朗斯的衣领,愤恨质问着他,“快说!你到底对安娜公主做了什么?!你这种混蛋,根本就不配被称为医生!”

      保镖们看着朗斯被云昊天晃得摇摇欲坠,其中一个往前走了两步,“我郑重警告你,快放了朗斯神医,否则……”

      “砰!”

      这名保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云昊天烦躁地抬起手,抽出枪一枪打在了太阳穴上。

      随着带血的子弹飞出,这名保镖颓然倒地,已经没了气息。

      其余的保镖吓得齐刷刷后退了半步,手里端着的枪指着云昊天,生怕他再会放冷枪。

      “快放下你手里的枪,放开朗斯神医,我们绝对不为难你!”

      “对,只要你放开朗斯神医,我们保证不追究刚才的事,现在是和平时代了,你不能这样挑起P国的政法。”

      云昊天傲然扫视了下那些端着枪指着自己的保镖,嫌他们太吵,不屑地说道,“这里没你们的事,不想死的话,都给我滚!”

      阿成从外面踹开门冲进来,跟着抽出身上的枪,挡在云昊天跟前,“来吧!你以为我们会怕么?不怕死的都上来啊!”

      那些保镖们虽然都端着枪,可是谁也不想像刚才那名同伴那样无辜死去,战战兢兢不敢上前。

      朗斯将一切看得清楚,知道就算眼前的保镖们一起开枪,也未必能够赢得了眼前这两个男人。

      他连忙挥挥手,十分诚恳道,“你先放开我,无论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

      说着,朗斯冲保护自己的那几名保镖说道,“你们先退下吧,这位先生来找我问些事情而已,别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化了。”

      听到朗斯这么说,几名保镖这才如释重负将枪放了下来,抬走了那名惨死的同伴的尸体。

      云昊天看了眼朗斯,知道他应该不敢骗自己,这才放开扼住朗斯脖子的手,“说吧!该死的你到底对安娜公主做了些什么!”

      朗斯灰色的眸子盯视着云昊天,反问道,“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是安娜公主的什么人呢?”

      云昊天想起跟荣宝儿共同度过的那些甜蜜时光,眼眸变得柔和起来,“我是她的丈夫,在E国我们十分恩爱,还有个乖巧懂事的女儿。”

      不过说到这儿,他想起荣宝儿被拐走后,整日偷偷哭泣的曦儿,还有落魄到只能靠醉酒度日的自己,眼中的杀机再次燃起,“如果不是你在中间使坏,我们早就一家团聚了,你真该死!”

      朗斯从云昊天的话里听出了他对安娜公主满满的爱,羞愧地低下头,“怪不得你想杀了我,如果换成是我的话,心爱的人被这样带走,也会恨不得让那人当场血溅五步的。只是请你相信,我当时也是被逼无奈啊!我只是被达尔贝王子请来,并不清楚里面具体的情况。”

      朗斯为荣宝儿施展幻术前,隐约知道一丁点儿荣宝儿的过往,却不知道她和丈夫那么恩爱。

      如果他知道的话,也没有办法,因为他是P国人,必须无条件服从当时身为王子的达尔贝的话。

      如今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这个出色的男人,朗斯知道,他压根不比达尔贝逊色!

      如果不是自己的幻术维持的话,安娜公主是绝对不会留在达尔贝身边的!

      “对不起,我为自己做过的这些错事诚挚向你道歉。”

      朗斯歉意地看着云昊天,“我当时按照达尔贝王子的要求,给安娜公主使用了幻术。不过当时我就知道,安娜公主的意志力十分的坚强,很难被任何人左右。就算凭借幻术,我也无法、令她爱上达尔贝。”

      云昊天再次不屑冷哼,“你身为被人敬仰的神医,居然妄图改变别人的意志,真是可悲!”

      “是的,可是身为P国的臣民,当时的我别无选择,只能昧着良心。”

      朗斯歉意地点头,继续说道,“再没谁比我更清楚了,就算再精湛的幻术,也无法掌控人心。那颗爱人间牵绊的心,是无法被任何东西所左右的。”

      说着,朗斯告诉云昊天一个秘密,“上次达尔贝让我又给安娜公主使用了幻术,因为她始终对他冷若冰霜。后来我虽然再次对她使用了幻术,却知道她那坚定的意志只会被越压越强硬,甚至很快就会击溃所有的幻术,恢复到原先的意志。”

      云昊天恼恨地瞪视着朗斯,心如刀绞般疼痛不已,“你居然对她用了两次幻术?这样的你们跟魔鬼有什么区别?!太无耻了!”

      面对云昊天的指责,朗斯知道自己无法辩解,自己确实枉顾了身为医生济世救人的原则,昧着良心为安娜公主施展了幻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