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21章 达尔贝:这个他爱惨了的女孩离他越来越远了…
      第1621章 达尔贝:这个他爱惨了的女孩离他越来越远了…

      他低下头,从贴身的口袋里拿出枚玉石做的小葫芦瓶。

      那个瓶子通透翠绿,一看就价值不菲。

      朗斯将这个小瓶子递给云昊天,这才低声说道,“对不起,我向我之前做下的错事向你道歉。这是归元丹,等安娜公主能够回想起一丝丝过往的记忆时,你再让她吃下。”

      云昊天警惕地看着手里的玉葫芦瓶,“这个吃了有什么用?难道你施展的幻术无法消解么?”

      “很遗憾,我已经对安娜公主使用了两次幻术,绝对不能再做第三次,否则她的大脑会承受不住崩溃的。”

      朗斯脸上满是悔色,“当初我以为自己的幻术已经精湛到完美,直到在安娜公主这儿我才知道。这世间从来就没有什么完美的幻术。在真正相爱的人和亲情面前,这些手段根本不值得一看。”

      云昊天这才揣起那个玉葫芦瓶,冷傲横视着朗斯,“你的脑袋我暂时先寄存着,如果她出了任何问题,我随时来找你讨要!”

      这句森冷的话令朗斯不寒而栗,他知道自己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可是就算此刻的他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也无法改变已经彻底惹怒了眼前这个人的现状。

      “放心,只要她脑海里能清晰回忆起过往的一些画面,你再让她吃下这个瓶子里的药,之前加在她身上的幻术,就会全部消退。”

      朗斯就差没有拍着胸脯保证了,“请你相信我,我用我的声誉担保。”

      “你还有声誉么?”云昊天不屑地斜睨了朗斯一眼,大步离开了这处临时的医馆。

      阿成跟着走了出去,临走前没忘了撂下话威胁朗斯,“保管好你的脑袋,我们随时来找你讨要!”

      等两个煞星都走后,朗斯这才心有余悸地松了口气。

      他叹息着朝屋内走去,路过刚才那名保镖死去的地方时,看到上面那块还没有完全干涸的血迹,只觉得一股子冷气从脚底板瞬间就窜到了天灵盖。

      一步错,步步错。如果当时他知道会招惹到这么个煞星的话,打死他他也不敢给安娜公主使用幻术啊!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期望安娜公主能早一点恢复意识,这样那个男人一开心,说不定就把他忘到脑后面了。

      ————————

      清晨的阳光穿透密集的梨花林,落在荣波儿二楼的窗口,令她终于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她撑着手臂坐起来,看着外面那些重叠繁复的梨花,只觉得恍惚如隔世。

      昨晚她又梦到了那个男人,唯一不同的地方时,她居然看清了那个男人的脸!

      他有着英挺的浓眉,眼眸深邃似海,唇瓣温柔深情,站在床边痴痴望着她,就像看到了等待多年终于团聚的恋人似得。

      趁着脑海里记忆还很清晰,荣宝儿连忙从床上起来,摸出画笔和纸张,将昨晚梦里男人的脸庞清晰画了出来。

      她运笔如飞,很快男人的五官就活灵活现出现在纸上,不过却远没有描绘出真人那种桀骜不训的气质。

      他就像威吓四方的王,是那么的高高在上,令人望而生畏,不敢亵渎。

      荣宝儿打量着自己画出来的画像,怎么都不满意。

      她又接连画了两张,都觉得自己没能画出梦里男人的十分之一,终于放弃地搁下了笔。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真的像梦里他说的那样,是她的丈夫么?

      惆怅涌上荣宝儿的心头,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对自己的过往一无所知。

      自己到底是谁?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达尔贝又对她隐瞒了些什么?!

      荣宝儿烦躁地倚在窗边,看着外面那满树梨花,觉得自己的心就像那些自枝头飘摇落下的花瓣似得,碎成了一片片。

      就在这时,达尔贝推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熬煮了整晚的软糯米粥。

      他看到荣宝儿居然已经醒来站在窗边,十分的欣喜,“安安,你终于醒了?!”

      荣宝儿转过头,看到是达尔贝,原本就不开心的脸色阴沉的更加厉害。

      昨天的记忆浮现在她的脑海,令她对达尔贝十分的厌恶。这个可恶的男人,看上去衣冠楚楚,其实内心却肮脏不堪,甚至想用强迫的手段占有她!

      达尔贝看到荣宝儿变了脸色,知道她是想到了昨天,连忙低声道歉,“安安,对不起,昨天是我冲动了些。我向你道歉,你不要放在心上。”

      荣宝儿压根没有理会达尔贝,只想离他远一点,半句话都不想跟他多说!

      达尔贝无趣地底了下头,端着手里的米粥放在桌上,“这是我熬了半宿的米粥,你多少吃一点……安安,你从哪儿弄来的这些?”

      达尔贝的声音陡然变得尖利起来,手里的米粥早已经搁下,正抓着荣宝儿刚画好的画像质问荣宝儿,面色铁青的厉害。

      哪怕他再眼瞎,也一眼看出来这上面画的是云昊天!

      难道云昊天他溜进了梨园?!

      达尔贝被这个猜测吓得脑海里警钟大作,目光也变得咄咄逼人起来。

      荣宝儿这才转过身,直直审视着达尔贝明显惊慌的眼神,“你认识他?告诉我,他是谁?”

      听到荣宝儿的回答,达尔贝心里顿时松了口气,看来安安并没有见到云昊天,否则她不可能还留在这里!

      云昊天那么狂妄自大的一个人,如果见到了安安,肯定早就连夜把她给带走了!

      达尔贝连忙摇头,“他?我不认识。”

      “是么?”荣宝儿怀疑地看着达尔贝,“那你为什么这么紧张?还是说他才是我真正的丈夫?”

      这句话直刺达尔贝的心脏,令他的脸色陡然变得惨白,“胡说!我明明才是你的丈夫,他不配!不是,安安,你听我解释,我才是你的丈夫,这个人根本……”

      然而这一次,荣宝儿再也不想听达尔贝任何的解释。

      她直接抱起刚睡醒的小泽,冲出了房门。

      如今的她对达尔贝失望透顶,已经不想再听他说半个字!

      她不是傻子,早已经猜到达尔贝说的都是谎言,特意为她编造出来的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