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22章 荣宝儿震惊: 她有一个丈夫和一个女儿…
      第1622章 荣宝儿震惊: 她有一个丈夫和一个女儿…

      达尔贝看着冲门而出的荣宝儿,又看了看被自己抓在手上云昊天的画像,气得浑身发抖。

      他狠狠撕起手里的画像,“可恶的云昊天,你为什么这么阴魂不散?!你那张丑脸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几张画像很快被达尔贝撕得粉碎,然后被他恨恨丢出窗外,像展翅的蝴蝶般盘旋而下。

      达尔贝就散撕碎了那些画像,心里还是不解气,气恼地用手捶了下窗棂,“可恶!可恶!”

      梨园内。

      对达尔贝失望透顶的荣宝儿抱着小泽,信步穿梭在梨花林里。

      微风吹来,片片花瓣凋落,像下了场浅粉莹白的花雨,落满了荣宝儿和小泽的头发和肩膀上。

      荣宝儿的心情郁闷的厉害,对过往的一无所知令她感到十分挫败。

      她抱着小泽胡乱走着,没一会儿就来到后院,看到了正在劈柴的荣溪。

      荣宝儿愣了两秒,抱着小泽快步走到荣溪身边,“你……你就是前几天在树林里打扫的那个人吧?”

      荣溪昨晚去小赌了一把,居然破天荒赢了不少钱,心情相当的好,劈柴也劈得十分卖力。

      他没想到荣宝儿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吓得手里的斧子差点给甩飞了出去,好不容易才抓住差点脱手的斧子。

      “宝儿,你认识爸爸了?”荣溪笑着看向荣宝儿,心里十分的欣慰。到底是自己养大的女儿,看到她认识自己肯定开心。

      荣宝儿却茫然摇摇头,“抱歉,我想不起来。你真的是我的爸爸?”

      “那当然啦,你可是我捡来养大的啊!”荣溪高兴地拍着胸口,“爸爸辛辛苦苦把你养大,又带着你回到了T国,见到了你的亲生父母,他们可是T国的国王和王妃呢!你是他们的小公主!”

      “那我怎么会到了这儿?”荣宝儿心里有很多疑问想要弄清楚,只好捡最重要的先问,“如果我真的是公主,怎么会被软禁在这里?达尔贝他真的是我的丈夫么?”

      荣宝儿一连串的问题问的荣溪都有些发蒙,他组织了下语言,一一回答道,“宝儿,你难道不相信爸爸的话?我可是辛辛苦苦才把你养大的呢!当初我带着你回到了T国,恢复了你公主的身份,然后你被达尔贝王子求婚,国王和王妃同意后跟着他去了P国。可是在路上你居然被太尉给劫走,然后传来惨死在海上的消息,爸爸一直以为你真的不在人世了。”

      说着,荣溪故意抹了下眼睛,这才一脸欣慰道,“好在你并没有死啊,这些都是假消息,应该都是达尔贝放出来的。”

      荣宝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她震惊地后退一步,怯生生问道,“那……达尔贝他并不是我的丈夫,对不对?”

      荣溪想到昨晚撞上的云昊天,猜到他肯定是知道了荣宝儿还活着的消息,特意来梨园外面蹲守的。

      看来一场恶战在所难免,到了他必须站队的时候了!

      而知道云昊天实力的荣溪又怎么会押错宝呢?就算达尔贝再怎么强大,他也不可能斗得过云昊天,而且他已经不是国王了。

      那个时候金利那么厉害也被云昊天血洗了王宫。

      当即就十分肯定地点头,“宝儿,你怎么全都给忘了?达尔贝当年只是跟你求婚而已啊!你之前不但有丈夫,你们还生了一个女儿呢!”

      这些话对荣宝儿的冲击太大,一下子颠覆了她之前所有的世界。

      她只觉得自己的大脑轰的一声,之前建立起的所有瞬间崩塌。

      她抱着小泽的手差点松开,脸色难看的厉害,“不……这怎么可能……”

      荣宝儿的内心受到极大的震撼,她虽然隐约猜到自己跟达尔贝很可能不是夫妻,却没想到事实比她想象的更惊悚。

      她不但早已经嫁了人,而且还有个女儿!

      她的丈夫究竟是谁?

      是梦里的那个男人么?!

      女儿呢?

      是不是就是梦里那个只能看到粉红色衣摆,追着她喊妈咪的小女孩?

      荣宝儿觉得天旋地转起来,脑子里嗡嗡响个不停,看着荣溪的嘴巴在不停开合,却完全听不到他说的是什么。

      “不……这不可能……”荣宝儿觉得自己的身形摇摇欲坠,随时都可能会摔倒在地上。

      她踉跄着将怀里抱着的小泽放在地上,这才扶着身旁的梨树干呕起来。

      昨晚险些被达尔贝侵犯的那一幕,如今再次重现在她的眼前,令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脏透了。

      如果不是她的昏厥,很可能当时达尔贝就已经得逞了吧?

      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妻子,去被他豢养在梨园里住了一年多!

      就在刚才,达尔贝还信誓旦旦让她不要胡思乱想,说她确确实实是他的妻子啊!

      荣宝儿胃里干呕的厉害,浑身因为知道了真相而颤抖不已,觉得身上的每一处毛孔都被冷风给灌了进去,凉飕飕地吹到了骨子里。

      “宝儿,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生病了?”荣溪放下手里拿着的斧头,顺口问着正扶着梨树干呕不已的荣宝儿。

      虽然他嗜赌成性,可是荣宝儿毕竟是他从小养大的。看到她突然干呕成这样,自然会下意识地询问。

      荣宝儿吐到虚脱,却什么都吐不出来,人怏怏靠在树旁,浑身的力气都没了大半。

      两行清泪自她眼眶滚落,此时的她看上去是那么的无助。

      “安安,你是不是不舒服?”身后传来道温文尔雅的询问声,正是追着荣宝儿下来的达尔贝。

      听到达尔贝的声音,荣宝儿的脸又白了几分。

      她虚弱地扭过头,就看到达尔贝已经将小泽给抱在怀里,然后一脸关切地看着她,“安安,你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吐起来呢?”

      “呕——”

      强烈的反胃感令荣宝儿再次干呕出声,达尔贝连忙走过来,轻轻帮她拍着后背,“是不是吃坏了东西?我去叫医生过来帮你看看。”

      荣宝儿打开达尔贝的手,厌恶地看着这种谎话连篇的男人,“骗子!你这个骗子,离我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