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23章 达尔贝下令枪杀荣溪…
      第1623章 达尔贝下令枪杀荣溪…

      达尔贝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愣怔地看着荣宝儿,“安安,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会是骗子呢?我是你的……”

      “闭嘴!你这个骗子!大骗子!你的爱太廉价,令我恶心!走开,离我远一点!”荣宝儿捂住耳朵,大声冲达尔贝怒吼,恨不得即刻就逃离他的身旁。

      达尔贝皱起好看的眉头,有些不明白荣宝儿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排斥自己。

      他试图缓和两人之间的气氛,尽量耐心说着,“安安,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我们不能好好说么?”

      “你这个骗子!大骗子!你根本就不是我的丈夫!我早就已经结婚嫁人,还有了一个女儿,但是绝对不是嫁给了你!”

      荣宝儿怒不可遏瞪视着达尔贝,说出自己知道的真相,厉声质问着达尔贝,“你这个疯子!肯定是你对我做了什么,我才会失去过去的记忆!你把我的记忆还给我,把我的过往还给我!”

      面对荣宝儿的厉声质问,达尔贝心虚的厉害。

      他不知道荣宝儿怎么突然会知道这一切,难道是朗斯的幻术失效了?

      “安安,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不堪。我对你的心是真诚的,你相信我啊!”达尔贝缓步朝着荣宝儿走去。

      看着步步逼近的达尔贝,脸色苍白不已的荣宝儿厌恶地摇头,“你不要再费尽心机撒谎了!达尔贝,请你离我远一点!这样的你让我感到恶心!”

      说完,荣宝儿就身形踉跄地跑走了。

      达尔贝目送荣宝儿跑开,下意识想追,怀里的小泽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大声哭闹起来,“呜呜呜……mama…”

      “小泽乖,不哭不哭哦。”达尔贝连忙低头哄着小泽,这才发现站在一旁的荣溪。

      达尔贝将小泽递给荣溪,“照顾好小少爷,如果他有什么闪失的话,我剥了你的皮!”

      此刻的他只想追上荣宝儿解释,一颗心彷徨的厉害,连抱稳小泽这种小事都做不到。

      荣溪接过哭泣的小泽,低声哄着,“小泽不哭,外公带你去抓蝴蝶呐。”

      达尔贝正准备离开的脚步瞬间定在原地,他眼神古怪地看向荣溪,这才发现抱着小泽的荣溪似乎有些熟悉。

      素来过目不忘的达尔贝连忙在脑海中搜寻着跟荣溪匹配的画面,很快找到了他在金王宫时的一幕。

      他在金王宫见过这个人!

      “你是安安的养父。”达尔贝语气肯定地说出荣溪的身份,目光变得冰冷起来,“刚才那些话,是你告诉安安的?”

      荣溪是个人精,看出了达尔贝的眼神不善,连忙摇头,“没有没有,你对我女儿这么好,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蠢事呢?”

      达尔贝浑身充满了肃杀,目光阴沉不已,嘴角里蓄满嗜血,“最好是没有!在这个世界上,但凡想拆散我和安安的,一个都不能活!”

      荣溪被那浓郁的杀气吓得后背直发凉,抱着小泽单手拍胸口保证,“放心,我绝对不会做出这种蠢事,绝对不会。”

      “那就好。”达尔贝冷哼一声,转身大步离开。

      刚才还热闹着的小院内,只剩下抱着小泽的荣溪。

      他看了眼怀里的小泽,心有余悸地抱着他瘫软在地上,额头沁满了冷汗,“小东西,你外公我这次怕是凶多吉少啊!”

      小泽对这些浑然不知,小手拽着荣溪的衣服,可怜巴巴地瘪着嘴,对荣宝儿和达尔贝将他独自丢在这里十分不满。

      达尔贝追着荣宝儿回到楼上,就看到房间的门紧闭着。

      他猛力地拍门,“安安,快开门啊!你不要把自己封闭起来,听我解释!”

      门被达尔贝拍得震天响,里面却没有任何的声音传出来。

      达尔贝得不到回应,焦急地团团转,就差没有踹开门冲进去了,“安安!你先把门打开!我们好好谈谈,好不好?”

      然而不管达尔贝如何呼唤,荣宝儿都缩在阳台上,没有丝毫的反应。

      她无助地抱着自己的肩膀,眼神空洞地看向遥远的天幕,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想起过往的一切。

      达尔贝拍了很久的门,始终不能得到答复,心里恐慌的快要爆炸。

      可是想到昨晚他才吓到荣宝儿,这会儿就算他心里虚的发慌,却没敢贸然踹门进去。

      过了好一会儿,达尔贝才面色阴沉地离开了这记紧闭的房门,颓然坐在楼下。

      “来人!”

      随着达尔贝的一声断喝,守在门外的佣人立即低眉顺眼走了过来,“主人,有什么吩咐?”

      “去把后院的管事给我叫来!”达尔贝说完,就烦躁地闭上了眼睛,心里燃烧着熊熊怒火,却又无处发泄。

      很快,后院的管事被叫了过来,惶恐来到达尔贝跟前,“主人,听说你找我?”

      “嗯,后院那个劈柴的,是什么时候进来的?”达尔贝闭着眼睛问道,心里比谁都清楚,他的安安之所以会反应那么激烈,肯定是那个男人说了些什么。

      负责管事的正是刘杨的儿子阿海,他哪儿敢告诉达尔贝自己是为了报恩才留下荣溪的?避重就轻道,“主人,前几天他来找活干,正好院子里缺了名打扫的花匠,就暂时留下了他。”

      达尔贝其实对这些并不敢兴趣,他从来不在乎荣溪是为了什么留在这里的,之所以叫阿海来,只是有事情要吩咐。

      他慢悠悠睁开眼睛,眼里铺满了嗜血的杀机,“去把小少爷抱过来,至于那个人,杀了他。”

      达尔贝轻描淡写一句话,令阿海傻了眼。

      不过阿海就算心里震惊的厉害,也不敢质疑达尔贝,立即点头应声,“是,我这就去办。”

      阿海的脚步虚浮走出了客厅,达尔贝闭目靠在沙发上,脸色依旧阴沉似海。

      达尔贝确定安安之所以会性格大变,肯定是听了那个叫荣溪的男人的闲话。

      既然荣溪不怕死非要说出真相,想必早就做好了承受后果!

      没有人能够破坏他和安安,就算是死神也不行!

      如果不能靠谎言留下安安,那么他不惜用杀戮解决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