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26章 达尔贝:这个天煞孤星真的来了…
      第1626章 达尔贝:这个天煞孤星真的来了…

      荣宝儿打定了主意,快步走到门前,一把拉开了房门。

      她刚拉开房门,一直守在外面等着她开门的达尔贝就立即站直了身形,“安安,你终于肯开门了?”

      荣宝儿冷着脸,质问达尔贝,“外面那些枪声是怎么回事?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我的丈夫来接我回去?”

      这句话把达尔贝给吓得不轻,刚才外面的枪声他也听到了,却没当一回事,只当是阿海在领人追杀荣溪。

      怎么这会儿听安安这么一说,他心里跟着发虚起来呢?

      难道,真的是云昊天来了?

      不!

      他把安安的行踪掩藏的这么好,都已经住在梨园里一年了,云昊天就算有通天的本领,也不可能找过来!

      “安安,你总是爱胡思乱想,那是保镖们在打猎。”达尔贝三两句想要打发荣宝儿,笑得满脸讨好,“你是不是想去看看?我可以带你过去。”

      荣宝儿皱着眉头,根本就不相信达尔贝的话。

      打猎怎么可能枪声这么杂乱?

      不过她并不打算反驳达尔贝,而是顺势点头,“好。”

      达尔贝原本还忧心忡忡,这会儿看到荣宝儿点头,心里立即乐开了花。

      他开心地伸手去拉荣宝儿,“那好,我带你去!”

      荣宝儿将手缩到身后避开,眼里满是戒备的冰冷,“走吧。”

      没能顺利牵到荣宝儿的手,达尔贝也不气恼。

      只要他的安安没有不搭理他,他已经很开心了。

      “走吧,我带你去,只是普通的打猎,你等下见了不要害怕。”

      达尔贝在前面带路,荣宝儿跟在他后面,眼神淡漠疏离的厉害。

      他们刚从主堡走出来,就看到阿海远远跑了过来,“主子,主子,不好了!”

      看着慌里慌张的阿海,达尔贝不悦地停下脚步,“大呼小叫的像什么样子?有事快说!”

      “是!主子,我刚才带着兄弟们追杀……”阿海正准备说追杀荣溪,就看到达尔贝危险地眯起眼睛,立即改口,“呃,带着兄弟们出门。谁知道去被人给狙击了,吃了大亏!”

      达尔贝根本不相信,在P国居然有不怕死的赶来梨园找不自在!

      他桀骜地看着阿海,“那就在多带些人出去,我就不信了,还有人敢跑到我们地盘找不自在。”

      阿海苦着脸低下头,“主子,我刚才带出去的兄弟都死了。他们又凶又狠,只让我活着回来报信,说是让我告诉你,云昊天来了!”

      “什么?!”达尔贝大惊失色,“你再说一遍!:”

      云昊天那个混蛋,居然真的找到了这里?

      上次跟云昊天对战的阴影在达尔贝脑海里重现,令他响起了被绝望支配的恐惧。

      在云昊天绝对的实力碾压下,他小小的梨园又算得了什么呢?

      阿海肯定的点头,“没错,他说他就叫云昊天,让你洗干净……脖子……等着他……”

      达尔贝整个人仍沉浸在云昊天到来的威胁中,根本没听到阿海在说什么。

      云昊天居然真的找来了!

      达尔贝觉得自己去年被云昊天射穿的位置隐隐作痛起来,他沉着脸命令阿海,“立即让梨园内所有保镖都戒备起来!如果他们敢放云昊天进来,就提着脑袋来见我!”

      “是!”

      阿海连忙推下,去传达达尔贝的命令。

      一旁的荣宝儿在听到“云昊天”三个字时,清楚感觉到自己的心像被狠狠揪了一下似得,疼得厉害。

      她静静注视着达尔贝,厉声问道,“他是我的丈夫,对么?”

      达尔贝被问得脸色很是狼狈,咬牙切齿否认,“不是!”

      荣宝儿将达尔贝的神色尽收眼底,眼里满满都是失望,“达尔贝,你还想遮掩到什么时候?云昊天就是我的丈夫,他是来接我回去的,对不对?!”

      “不是,你想多了,没有的事。”达尔贝压根不承认,只想尽快摆脱荣宝儿那看穿一切的目光,“外面很危险,你还是不要出去了,我过去看看就回来,不要胡思乱想。”

      荣宝儿哀伤地看着达尔贝,声音失望至极,“达尔贝,你太让我失望了。纸是保不住火的,再完美的谎言也有被揭穿的一天,你打算将这段谎言维系到什么时候?”

      “没有,安安,不是你想的那样。快回去歇着,我处理好这些琐事就回来。”达尔贝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大步往前走去。

      他的身影很是狼狈,甚至可以说是落荒而逃。

      因为他不知道如果安娜再质问下去,自己还有没有底气继续坚持。

      他怕了她那双看透一切的眼神,更怕她会在得知真相后离开自己。

      她是他的执念,是他这辈子放不开的牵绊啊!

      荣宝儿注视着达尔贝离去,这次没有再跟上去,而是默默走去了自己的房间。

      如果她猜得没错,那个云昊天就是她的丈夫了。

      如今他终于过来接她,可她心里却又几分怯懦,竟有些不敢面对。

      她已经被达尔贝藏在了梨园一年多,这么长的时间,足以改变一个人的喜欢。

      即便达尔贝始终没能碰过她,可是以前呢?

      那些她失去的时光,达尔贝也是这么的君子么?

      而她已经遗忘了的丈夫,真的会不计较么?

      等下见到陌生的他,她又该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是不是会像看到达尔贝那么的陌生?

      一连串的问题在荣宝儿心头闪回,令她纠结的理不清头绪。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太震撼,令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对了,她的养父!

      荣宝儿突然想起后院里劈柴的养父荣溪,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想去问问他,让他给自己点建议。

      既然他养大了她,肯定能给她些方向吧?

      能在她茫然无措时,给她指明一条出路。

      荣宝儿调转方向,朝着后院走去。

      ————————

      达尔贝脚步匆匆朝着枪响的地方走去,路过岗哨时,带上了十几名保镖。

      可即便是这样,他心里仍是没什么底气。

      如果换了别人来梨园挑衅,他肯定让他有来无回!

      可是对方是云昊天,他还真没有这个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