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28章 安娜,我该怎么留下你…
      第1628章 安娜,我该怎么留下你…

      她愧疚地点头,“是的,荣溪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可是却被我不孝的儿子给枪杀了。是我们对不起他,我们这辈子欠了他的,只能下辈子还了。”

      “不……不……”

      荣宝儿不敢置信地摇着头,脑海中的眩晕加重,终于将备受震惊的她给压垮,所有的意识都沉入了黑暗里。

      刘杨看着突然身形绵软倒地的荣宝儿,连忙抱住了她,“公主,公主?!”

      一旁的阿海吓得脸都白了,“妈,你先照顾好安娜公主,我去找主人过来!”

      说完,阿海就一溜烟跑走,去寻找达尔贝!

      等阿海找到达尔贝时,就看到他们举枪对峙的一幕。

      阿海来不及多想,直接冲着达尔贝喊道,“主人!不好了,安娜公主昏倒了!”

      持枪对准达尔贝的云昊天大吃一惊,立即放下手里的枪,厉声质问,“宝儿她到底怎么了?!”

      达尔贝跟着转回头,“到底怎么回事?!”

      阿成和另一名保镖这才将手里的枪放下,跟着看向阿海。

      被这么多人盯视着,阿海心虚地低下头,“我……安娜公主好像是听到了荣溪死去的消息,后来就昏厥了过去。”

      “混蛋!”达尔贝狠狠给了阿海一脚,厉声叱骂,“她要是有个什么闪失,我扒了你的皮!”

      阿海被踹得踹倒在地,一句话也不敢多说,连忙爬了起来。

      达尔贝快步朝着梨园走去,云昊天生怕宝儿会有危险,紧紧跟在后面。

      一行人走到岗哨旁,达尔贝才察觉到云昊天仍在自己身后。

      他猛地转过头,“你不准进去,这是我的地盘!”

      “里面的是我的女人!”云昊天黑着脸咆哮,恨不得即刻就毙了达尔贝,“要么让我进去,要么让我毁掉整个梨园!”

      达尔贝誓死也不愿意让云昊天踏入梨园,可是又忌惮他的势力,只好无奈地威胁着,“大不了我跟你玉石俱焚,咱们谁也别想得到安娜!”

      “你敢!老子现在就弄死你!”云昊天拔出枪,再次抵在达尔贝的太阳穴上。

      身旁的保镖们再次抽出枪,双方再次对峙起来。

      达尔贝被冰冷的枪口抵着,反而低声笑了起来,“呵呵呵,云昊天,我江山都可以不要,还会在乎一个小小的梨园么?给我一天时间,我会考虑清楚。梨园就在这里,又跑不掉。但是如果你耽误了救治安娜,后果你要想好!”

      听到达尔贝这么说,云昊天生怕会耽误救治安娜,只好不甘心地放下手里的枪,“好!我就给你半天时间!如果到时候你不把宝儿给交出来,我不但要荡平你的梨园,还会扫平你的P国!”

      达尔贝冷眸点头,“好,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滚!”云昊天厉声瞪视着达尔贝,不甘心地看着她走入了梨园。

      阿成在一旁很不放心,“总裁,就这么让达尔贝走了?他会不会偷偷带走荣小姐?”

      “他敢!”云昊天戾气满满,“半天时间已经是我最后的底线!如果他再敢给我耍花招,就要做好激怒我的后果!天涯海角,我将追杀他到不死不休!”

      阿成跟着点头,“好,我这就调集兄弟们过来,把整个梨园给围起来,看他往哪儿跑!”

      云昊天没再出声,眼眸紧紧盯视着梨园,似乎这样就能看到荣宝儿似得。

      达尔贝坚决不准云昊天进入梨园,自己则神色匆匆赶了回去。

      他一路走得飞快,恨不得跑着冲到荣宝儿面前,生怕她再会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健步如飞的他将身后的保镖们甩出去很远,眨眼就冲到了梨园的后院。

      只见刘杨正惶恐地扶着昏厥的荣宝儿,低声呼唤着她,“安娜公主,安娜公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达尔贝厉声质问着,人已经小心翼翼将昏厥的荣宝儿拥入了他的怀里。

      刘杨被吓得不轻,低着头不敢吭声。

      她生怕自己的儿子被达尔贝责罚,又怎么敢说实话?

      阿海慌张跟过来,负疚跪在地上请罪,“主人,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无意中被安娜公主听到荣溪死去的消息,她就不会因为这昏倒。”

      “如果她有个什么意外,阿海,你知道后果!”达尔贝咬牙切齿瞪了阿海一眼,然后抱起昏沉沉的荣宝儿,朝着主堡的方向走去。

      阿海瑟瑟跪在地上,脸色早已经吓得惨白如纸。

      在整个梨园里,谁不知道安娜公主就是达尔贝的心头肉?

      如果她真的有什么意外,自己的下半辈子,只怕已经早早划上了句点。

      达尔贝抱着荣宝儿回到了主堡,医生匆忙赶了过来,为荣宝儿诊治。

      “怎么样?”达尔贝焦急地走来走去,脸上写满了担忧。

      医生摇摇头,“情况不怎么乐观,安娜公主的身体本来就孱弱,这样接二连三的晕倒,对她的身体损伤很大。”

      达尔贝脸色阴沉的厉害,“你告诉我,她什么时候才会醒?”

      医生不敢肯定,声音虚的厉害,“这个……可能今天,也可能需要个几天。”

      “说了等于没说!给我滚!”达尔贝烦躁地冲医生大吼,那种害怕失去荣宝儿的担忧几乎要将他整个人给压垮。

      医生灰头土脸的离开,卧室内只剩下达尔贝和昏厥了的荣宝儿。

      达尔贝走到荣宝儿身旁,弯腰看着闭目不醒的她,一颗心几乎揪了起来。

      他深深爱着这个女孩,可是无论他怎样的呵护,都无法打动她的心。

      现在最棘手的还不是这个,而是梨园外面等着的云昊天。

      达尔贝自知自己不是云昊天的对手,可是却宁死也不肯拱手让出荣宝儿。

      他伸手握住荣宝儿毫无知觉的手,眼里深情款款,低声低喃着,“安安,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留下来?”

      荣宝儿静静躺在那里,即便人在昏厥中,眉头始终都皱的厉害。

      达尔贝曲起左手手指,轻轻抚平她微皱的眉心,心里酸涩的厉害。

      自从他将她带到梨园,就从来没有在她脸上看见过任何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