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29章 绝对不能再对她使用幻术…
      第1629章 绝对不能再对她使用幻术…

      这样的她令他心疼不已,却仍是不舍得放她离开。

      安安,安安,你告诉我,我该要怎么办?!

      达尔贝无声地攥紧荣宝儿的手,慢慢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良久,他才缓缓掀开眼睑,妖娆的桃花眼里布满了疲惫的红血丝,脸上的茫然被孤注一掷所替代。

      就算失去一切,他仍是无法拱手让出心爱的女孩。

      哪怕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会触怒云昊天,很可能会因此葬送自己的性命。

      可是那颗坚韧固执的心却告诉他,绝对不能放手!

      达尔贝的表情坚毅无比,他轻轻抱起昏厥了的荣宝儿,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很快,他就抱着荣宝儿来到了自己的卧室里。

      在这个卧室里面,有一面栩栩如生的凤凰翱翔图。

      这幅图几乎占据了整个墙面,活灵活现,令人震撼。

      尤其是凤凰的那双红宝石镶嵌的眼睛,在阳光的折射下,璀璨的令人不敢直视。

      达尔贝抱着荣宝儿来到那副凤凰翱翔图前,伸出手指摁了下那只凤凰的眼睛。

      “咔哒!”

      随着一声轻响,凤凰的红宝石眼睛缩了进去,墙上缓缓出现一个隐蔽的小门。

      早在建造这处梨园的时候,达尔贝就提前谋划好了一切。

      他甚至预感了会遭遇云昊天威逼的这一天,早早就为自己谋划好了退路。

      为了怀里的女孩,江山他都可以舍弃,又何况是小小的梨园呢?

      他愿意舍弃所有的锦衣玉食,只要他的安安肯陪着他,哪怕跟她一起隐居深山,过着吃糠咽菜的日子都甘之如饴。

      安安,对不起,以后的日子,可能要委屈你了……

      达尔贝低头凝视着怀里女孩绝美的脸庞,无声的致歉后,毅然抱着她走入了这条密道里。

      梨园外。

      云昊天阴沉着脸色、站在原地,一颗心因为担心荣宝儿的安全而烦躁不已。

      阿成站在他的身后,识趣的没敢出声。

      他们并没有把眼前这个小小的梨园给当一回事,如果不是怕攻进去耽误荣宝儿的治疗,早已经炸平了这个破地方!

      时间一点点过去,云昊天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手指更是拗得咔咔作响。

      阿成知道云昊天心里烦躁,低声请示着,“总裁,要不要现在就冲进去?”

      云昊天深吸口气,“再等等,不要因小失大,宝儿的身体重要。”

      天知道他有多想立即冲进这座破梨园?可是又担心这样会惊吓到宝儿。

      为了宝儿的安全,他可以等!

      这一年多天知道他是怎么度日如年地熬过来的?

      只要他的宝儿安然无恙,他可以忍着性子等下去!

      谅达尔贝也不敢跟他耍什么花样!否则就算穷尽余生,他都会追杀得达尔贝永无宁日!

      云昊天背着手,看着眼前的梨园,无声倾诉着对荣宝儿的思念。

      宝儿,你知道我就站在外面么?

      云昊天和阿成耐着性子守在梨园外面,天色渐渐黑沉下来。

      他们并不知道,狡猾的达尔贝已经偷偷带着荣宝儿离开了梨园。

      夜色笼罩的小路上,达尔贝开着一辆再普通不过的车子,缓缓停在了一处四合院门前。

      这里是幻术大师朗斯的医馆,达尔贝早在抱着荣宝儿离开梨园的那一刻,就已经做了决定。

      他要让朗斯再次给荣宝儿施展幻术,让她遗忘了所有的一切,带着她悄然离开P国,然后隐姓埋名,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朗斯的医馆内亮着灯,达尔贝打开车门,抱着荣宝儿走了进去。

      他的突然出现吓了朗斯一跳,连忙撂下手里的东西,快步迎了过来,“二王子,你怎么亲自过来了?”

      达尔贝将怀里抱着的荣宝儿轻柔放在朗斯医馆内的床上,这才低声说道,“朗斯,我要带着她离开这里。之所以来找你,是想让你再给她施展幻术,将她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全部抹去。”

      朗斯白天里刚被云昊天找过,至今还在忌惮云昊天那双冷戾到嗜血的眼眸。

      他如果早知道自己会卷入这两个同样出色的男人的抢夺战,当时怎么都不可能为眼前的这个女孩施展幻术的!

      朗斯看了眼闭目沉睡的荣宝儿,为她检查了下,无奈地摇头,“她的体质太过孱弱,已经无法再承受任何的幻术。上次我就已经说了,是不可以再对她施加幻术的,否则会导致她神智崩溃,对她的身体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这句话犹如直接宣判了达尔贝的死刑,他目如死灰地再次征询,“真的不可以么?朗斯,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

      朗斯缓缓摇头,“二王子,其实有句话我很早就想告诉你的。感情这个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不管多么高深的幻术,都无法改变人心。真正的爱不是短暂的占有,而是永恒的守护,是成全和坦然放手。”

      达尔贝黯然垂下眼睑,脸上的神色疲惫的厉害。

      朗斯的话像利箭般刺透了他的心,令他痛不欲生。

      这一年多以来,他一直在告诉自己,只要自己能把安娜牢牢拴在自己身边,其它的都不重要。

      可是这段时间下来,安娜脸上却从未展露过半点笑容。

      这样的她,就像被他操纵的提线木偶。

      他确实拥有她的躯壳,却永远无法触及她的灵魂。

      而现在云昊天的到来告诉他,就算安娜的躯壳,他也不能够拥有。

      过了好久,达尔贝才总算找到自己的声音,沙哑问着朗斯,“如果我执意要让你为她再施展幻术呢?”

      “二王子,幻术毕竟是幻术,是违背个人意志的东西。人的大脑最为精密,稍有不慎,就会像沙筑的城堡那样轰然倒塌,危急她的生命。”

      朗斯委婉劝着达尔贝,“如果你执意把她困在身边,只会让她像折翼的蝴蝶,生命逐渐凋零。很多东西并不是我们努力争取,就一定能够得到。该放手的,就放手吧。”

      其实在达尔贝问朗斯话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他只是不甘心。

      不甘心自己这一年多的痴痴守护,最后换来的,却是无奈地放手。

      “真的要这样么?”达尔贝低喃着,脸上写满了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