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30章忍耐到了极限,昊天杀进梨园…
    她是他生命中最亮的星辰,却注定了只能像流星般从他身旁划过。

    朗斯没再出声,而是无声走了出去。

    他知道这一年多来,达尔贝为了安娜公主放弃了许多许多。

    可是世间的很多事,并不是你付出了,就一定能够得到回报的,比如爱情。

    房间里静了下来,只剩下面如死灰的达尔贝,和仍在昏厥中的荣宝儿。

    窗外夜凉如水,一如达尔贝此时的心境。

    他静静注视着躺在那儿的荣宝儿,看得格外认真,似乎要将她的样子深深铭刻在自己的心里。

    月影西斜,达尔贝缓缓闭上了眼睛,无奈低下了头。

    他承认,他输了,输得那么的彻底。

    他并不是输给了云昊天,而是输给了即便被幻术抹去了一切记忆,却仍固执着不肯接受他的安娜。

    他守护了她那么久,宁愿自己伤得遍体鳞伤,也绝对不愿意看着她神智崩溃。

    她是那么的完美,应该在阳光下肆意的笑,而不是整天郁郁寡欢。

    快醒来吧安娜,等你醒来,选择权将交到你的手上。

    去,或者留,他都甘之如饴。

    窗外的夜色逐渐深沉下来,梨园外早已经漆黑一团。

    云昊天已经站在梨园外等了五个小时,耗去了所有的耐心。

    他看着亮着昏暗夜灯的梨园,沉着脸大步朝着正门走去。

    阿成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只是不敢表露出来而已。

    这会儿他看到云昊天走了过去,一拍大腿从地上跳了起来,朝着云昊天跟去,“终于不用再等下去了!”

    云昊天长腿迈得飞快,很快就和阿成来到了梨园的正门。

    正门的哨岗内坐着十几名保镖,他们都是被达尔贝抽调过来,用来阻拦云昊天闯入的。

    这些保镖看着云昊天满身杀气走了过来,一个个如临大敌,攥紧手里的枪从岗哨里走了出来。

    “我们主人说了,你们不能进去。”打头的保镖战战兢兢的说着,舌头因为紧张都有些不利索。

    没办法,就算他们十几个人站在一起,却完全无法超越云昊天和阿成的气势,本能的感到畏惧。

    “挡我者,死!”云昊天眼眸犀利嗜血,晶亮的眸子扫向那些保镖,令他们不寒而栗。

    他大步向前,压根就没有把这十几名全副武装的保镖给放在眼里。

    持枪的保镖们被云昊天周身阴冷的气势给逼得后退了两步,硬着头皮将***举了起来,“你不可以进去,不然我们就开枪了。”

    “哼!”云昊天冷哼一声,身形犹如鬼魅般动了起来。

    打头的那名保镖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就被他一个凌空飞踹,直接砸在了正门的柱子上。

    “咚!”

    这名可怜的保镖结结实实砸在柱子上,眼耳鼻口被撞得瞬间渗出血来,凄惨的模样令其余的保镖跟着心寒不已。

    云昊天犹如战神般傲然挺立,气势逼人,“哪个不怕死的,尽管来拦我!”

    他决然的杀机令那些保镖们更是胆怯的厉害,缩着肩膀再次朝后退去。

    云昊天冷着脸继续往前逼近,硬是把这些保镖们给逼近了梨园内。

    今晚的星辰格外晴朗,明亮的夜空下,云昊天以一己之力,将那些保镖逼近梨园,脚步不停地往前走着。

    此刻的他就是睥睨四野的王者,所有的一切,都畏惧地臣服在他的脚下。

    保镖们怯懦的后退着,直到来到梨园内,后背撞上了那些梨树,才意识到不能再退下去。

    过了这片梨树林,后面就是梨园的正堡。他们如果放云昊天进去,脑袋肯定就保不住!

    可是如果不放他进去,脑袋一样是保不住!

    这些保镖们已经从云昊天肃杀的眼眸中看了个清清楚楚,如果今晚他们胆敢阻挡他进去,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将他们屠杀殆尽!

    “你……你不能进去!”其中一名保镖高声冲云昊天说着,声音虚的厉害。

    其余人纷纷点头附和,“对!你之前答应了不进来!就不能进来!”

    “没错,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能反悔!”

    其余的保镖们纷纷响应,声音高的将梨树林栖息着的鸟雀都惊飞了。

    他们明知道拦不住云昊天,索性将声音给提到最高,好让达尔贝知道他们已经尽了力。

    云昊天冷眸看着这些怕的明显浑身发抖的保镖,声音阴沉可怕,“最后一遍,挡我者,死!”

    阿成跟在云昊天身后,将手指头掰得咔咔作响,“总裁,跟他们费什么话?直接开干就完事了!”

    梨园内的气氛变得肃杀起来,就连呼呼的风声都变成了催命的号角。

    就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云昊天,你之前承诺过不进来的,怎么能出尔反尔?!”

    云昊天闻声看过去,就看到达尔贝背着手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明明走得不快,可是呼吸却很是急促,似乎刚经过一番长途跋涉,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似得。

    看到达尔贝出现,云昊天那颗担忧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他刚才等得太久,甚至怀疑达尔贝已经带着宝儿从别的地方溜走了。

    “达尔贝,宝儿她怎么样了?”云昊天傲然斜睨向达尔贝,声音清冷如霜,“你让我等了太久,我只好自己走进来。”

    “医生已经给她看过,说她身体太虚弱需要好好休息,谁也不能去打扰。”达尔贝轻描淡写道,“我之前就说过的,给我一天时间,我会慎重考虑以后该怎么做。”

    云昊天轻轻摇头,“不是一天,我只答应了给你半天的考虑时间。而现在距离我答应,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十七分钟。”

    达尔贝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拿云昊天毫无办法,“好,半天就半天,现在时间根本就不到!”

    “我再给你最后四十分钟,到时候不管你的结果如何,我都会把宝儿给带走。”云昊天一脸倨傲地说着,脸上自信满满。

    “你!”达尔贝被气得脸都红了,“云昊天,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呵呵,达尔贝,我们就是欺负你,怎么啦?”阿成跟着冷哼起来,“我们想什么时候进来就什么时候进来,想什么时候打你就什么时候打你,难道还要提前看好日子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