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32章宝儿昊天相见:别哭,乖…
    第1632章宝儿昊天相见:别哭,乖…

    荣宝儿茫然看着达尔贝,不知道他要抱着小泽去哪儿,本能想要追过去,却被达尔贝的话拦了下来。

    “不要跟过来,否则我很可能会改变主意。安安,为了你,我是愿意背弃整个世界的。”

    这句话听得荣宝儿莫名心慌,愣怔站在原地。

    那些变成空白的记忆,是她做梦都想要回忆起的。

    “可是小泽,你要带小泽去哪儿?把他还给我。”荣宝儿想了下,走到达尔贝跟前,伸手接过了熟睡的小泽。

    见荣宝儿坚持,达尔贝只好把小泽给了她。

    谁抱都一样,等云昊天见到小泽,说不定会拂袖离去。

    “在这儿等,我很快回来。”达尔贝抱着那丝丝微弱的期望,毅然朝着云昊天所在的方向走去。

    等达尔贝走后,被抱来抱去的小泽迷糊糊醒了过来。

    他看着抱着自己的是荣宝儿,咧嘴笑了,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攀住荣宝儿的脖子,“mama。”

    “小泽醒了?乖,妈咪拍睡觉,好不好?”荣宝儿刚才还茫然的心被小泽的笑容给暖化,抱着他轻轻哼起了儿歌,“小宝贝,快快睡,梦里会有我相随,有我相依偎……”

    而此时的达尔贝,已经走到了云昊天面前。

    云昊天抬手看了眼时间,“还剩两分钟,告诉我你的答案。”

    达尔贝直视着云昊天的眼睛,轻声说道,”云昊天,你确定要见安娜?她都已经跟我有了孩子,你真的打算揭开一切让她伤心么?”

    “这个你之前说过了,我也说过,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永远都是我云昊天的妻子。只要她跟我回去,我永远都会爱她如初,包括她的孩子。”

    在云昊天的心里,孩子根本就不是问题。

    他想要的,永远只有他的女孩,无论她变成了什么样,永远都是他手心里的珍宝。

    达尔贝幽幽叹息了声,仍是不肯放弃这最后的希望,“跟我来吧,等你看到我的儿子,可能就不会这么说了。”

    说完,达尔贝就转身朝着梨园深处走去。

    云昊天立即跟上,一颗心因着马上就能见到荣宝儿而狂跳不已。

    他们俩朝着梨园深处走去,身后没有带任何保镖。这是属于他们两个的争夺战,胜负很快就会被揭晓。

    随着两人步伐前行,梨园深处飘来轻轻的歌声,“流水葬落花,更凭添牵挂,尝过相思百味苦,从此对情更邋遢。寒风催五谷,遥风到天涯,枯木也能发新芽,馨香播种摇篮下。”

    轻柔的歌声宛如林间精灵呢喃,听得人跟着沉醉。

    云昊天的心轻快地颤动着,这是他女孩的歌声!

    他忍不住加快步伐,朝着那道歌声走去,将达尔贝都甩在了身后。

    荣宝儿正低声哼唱着歌哄小泽,耳边突然传来细碎的脚步声。

    她停下哼歌,闻声望了过去,就看到前方不远处,走过来一道高大的身影。

    月光下,他身影从纷落的梨花雨间跨出,俊朗的面容完美无瑕,犹如神祗般不可侵犯。

    浅粉莹白的花瓣飘摇着坠落在男人的肩头,将他刚毅的面容映衬的俊美无双,宛如潘安再世。

    只是在男人无瑕的脸庞上,深情的眉峰却浅浅地皱着,藏着的忧郁一目了然,平添了几分沧桑。

    荣宝儿看痴了眼,他……好像是自己梦里的那个男人……

    多少次午夜梦回,她都被他深情的低唤声唤醒。

    那一声声“宝儿”,不知道藏着多少的刻骨思念。

    如今的他突然从梦境中跨到现实,令荣宝儿的心仿佛被揪住似得痛了起来。

    她整个人被定在原地,泪花悄然泛上了眼睑,却不自知。

    云昊天从梨树林内走出来,就看到那抹令自己魂牵梦萦的身影,正坐在石凳上,低头哄着怀里的孩子。

    她看上去比上次又瘦了一圈,仿佛风一吹就能将她带走似得。

    云昊天觉得自己的心像被谁给猛力攥了一把,痛得差点窒息。

    他稳了稳心神,缓缓走到这个自己爱惨了的女孩跟前,低声喊着她的名字,“宝儿……”

    这声呢喃宛如世间最甜蜜的咒语,瞬间令荣宝儿眼眶中的泪珠滚落,就连云昊天自己都跟着红了眼眶。

    一年多了,他痴痴思念了她一年多,现在她终于站在了他的面前!

    看着晶莹的泪珠自自己女人眼眶滚落,云昊天心疼地抬起手,温柔为她擦拭,“别哭,乖,哭了会很丑。”

    这句话不说还说,一说出来,荣宝儿眼角的泪更是怎么都收不住,哭得更加厉害了。

    眼泪大颗大颗滚落,落在她怀里的小泽脸上,刚想睡着的小泽抗议地瘪了下嘴,跟着哭了起来。

    一时间,大声哭泣的小泽和默然垂泪不停的荣宝儿令云昊天慌了手脚。

    这个面对腥风血雨都不曾皱过眉头的男人,却根本无法直视荣宝儿的泪眼婆娑。

    他笨拙地将荣宝儿拥入怀里,轻声安慰着她,“不哭,乖……”

    说着,他低头看向小泽,想要顺便一起哄下,“小东西,不哭……”

    云昊天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定在了原地。

    灯光下,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荣宝儿眼里的小泽,他停止了哭声,晶亮的双眸就那样看着云昊天。

    轰的一声,云昊天大脑一片空白…

    只见荣宝儿怀里的小布丁,浓眉大眼,鼻梁高、挺,分明就是他的缩小版嘛!

    云昊天震惊的看着小泽,达尔贝那个混蛋是褐色的眼眸,红色的头发,而眼前的小布点却像他一样是黑发黑眸。

    这个小家伙根本就没有达尔贝的半点影子,莫非……

    巨大的狂喜几乎将云昊天给淹没,他突然想起自己当年养育心儿时的过往,对谁都说心儿是自己亲生的!

    达尔贝这个不要脸的家伙,莫非是跟他当年一样?

    云昊天几乎站不稳,巨大的狂喜令他手都颤抖起来。

    他将荣宝儿怀里正看着他的小泽抱入自己怀里,“小东西,让我好好看看你。”

    小泽都已经八个多月了,软萌可爱的几乎犯规。

    他窝在云昊天怀里,黑漆漆的眼眸毫不畏惧地看着云昊天,突然冲他笑了起来,小嘴蹦出两个字,“粑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