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宝儿跟云昊天对视着,耳畔是他那令她熟悉不已的心跳声,鼻息间缭绕的,是她发自内心熟悉的味道。

    这种味道令她心尖儿微颤了下,鼻腔再度泛起了浅淡的酸涩。

    看着荣宝儿突然变红的眼睛,云昊天跟着感触不已。

    这个他深爱的女孩啊,历经了一年多的风霜,终于再度回到了他的怀抱!

    他虔诚捧着荣宝儿的脸,凝视着她那双泛红的眼睛,低头吻了上去。

    两唇相接,多少次魂牵梦绕的甜蜜滋味如今终于清晰在云昊天嘴角弥漫。

    他原先只是浅浅的吻着,生怕自己的鲁莽会吓到失去记忆的荣宝儿。

    可是当她的甜美在他唇齿间散开,那种渴盼瞬间炸裂,令他变得狂暴地只想要索取更多。

    他用力吻着芳醇的唇瓣,允吸着她所有的甜美,恨不得将这一年多的思念都发泄在这个甜蜜的吻里,整个人都化在她的唇间。

    荣宝儿愣怔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云昊天,感受着柔、软的唇被他反复啃噬的心悸,觉得自己几乎要站不住。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在霸道的同时却又能那么的温柔?暖化了她那颗茫然无措的心?

    这种感觉是那么的熟悉,好像他们原本就应该这样似得。

    云昊天吻得越来越投入,刻骨的思念随着这枚深吻自两人唇角发散,蔓延至全身,一发不可收拾。

    “宝贝儿,天知道我都多想你,想得快要爆炸。”云昊天声音因为动。情变得沙哑蛊惑,他一把将荣宝儿给打横抱起来,然后抱着她来到了床边。

    荣宝儿猛地被抱起,吓得下意识搂住了云昊天的脖子,却不知道她无辜的眼神看在云昊天眼里,更是令他血脉贲张。

    他轻轻将荣宝儿放在松软的大床上,然后霸气甩开自己的西装外套,单手扯掉领带,跟着躺了下来。

    “宝儿,为了让你恢复记忆,我要你…!”云昊天低喃了声,一只手搂着荣宝儿纤细的腰身,另一只手本能朝着她的裙底探去,嘴唇更是不舍得闲着,在荣宝儿优美的天鹅颈上种下了一颗颗殷红的草。莓。

    天知道这一年多来他是怎么撑过来的?!

    如今他深爱着的女孩就在自己眼前,恨不得将她全身给吻个遍,以解这一年多来的相思之苦!

    荣宝儿紧张地躺在床上,缩着肩膀感受着云昊天越发加重的呼吸,和他轻柔到生怕伤到她的动作。

    房间内灯光柔和,两人之间的气息也跟着变得暧昧起来。

    云昊天的呼吸随着唇下细腻肌肤的游走变得深重起来,他深情啃噬着怀里的美好,眼角的余光看着被自己吻得面红耳赤的小女人,喉结干渴的滚动起来。

    该死,不管何时何地,她总能这么轻易挑起他的*,总是这么该死的甜美诱惑!

    荣宝儿被云昊天这么火辣辣盯视着,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的眼神该往哪里放,局促地闭上了眼睛。

    “乖,看着我。”云昊天低头吻了下那刚刚闭上的眼睛,声音蛊惑不已,“宝儿,好好看着我。”

    说着,他再度低下头,吻上了已经被自己的手释放出的丰、满。

    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在荣宝儿体内炸开,她紧张地再次缩了下肩膀,这才察觉到胸前已经乍泄的春。光。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自己的衣服什么时候被解开的?

    荣宝儿心头突然涌起抹怯意,她连忙拽过一旁的薄被子,将已经被剥得差不多的自己给紧紧裹了起来,“不行,我不可以。”

    云昊天早已经紧绷到不行,恨不得即刻就埋入她那销。魂蚀骨的美好里。

    可是看到荣宝儿脸上的怯意,云昊天深吸口气,用尽了所有的自持力才压下那蠢蠢欲动的*。

    没错,她是他的女孩,可是现在她的脑海里却没有了关于她的记忆,他不能强迫她!

    云昊天再次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不去看怀里那诱人的甜蜜,而是连着薄被子将她拥入怀里,“抱歉,宝儿,我刚才没有控制好自己,吓到你了吧?”

    荣宝儿缩在云昊天怀里,心跳的厉害。

    她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是那么的陌生,某处空虚的厉害,在浅浅低吟着等待什么。

    可是在她的记忆里,她从来没有跟任何人做过刚才的那些事。

    “我不能跟你做这个,你出去。”荣宝儿声音冷了下来,觉得自己只有把云昊天赶走,才是保护自己最好的办法。

    这样才能避免他像上次的达尔贝那样,控制不住自己而险些伤害她。

    云昊天紧紧抱着蜷缩在薄被子里的荣宝儿,真诚向她道歉,“对不起宝儿,刚才是我没有控制好自己。你相信我,没有你的允许,我不会再做出类似的事情了。我只是想抱抱你,真的只是抱抱而已。不要赶我走,好吗?”

    隔着层薄被子,荣宝儿却仍是听清楚了云昊天受伤的语气。

    是因为自己刚才要赶他离开么?

    荣宝儿没再坚持,而是轻声表明自己的立场,“抱歉,我不是随便的女人。在我没有找回自己的记忆之前,绝对不会这么放纵自己。”

    她并不是小孩子,知道刚才的一幕意味着什么。

    一旦她不表明立场,今晚很可能会被云昊天给吃干抹净。

    虽然她深知自己的内心其实并不排斥这种感觉,可是在找回自己失去的那段记忆前,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迈出最关键的一步!

    云昊天听了荣宝儿的话,心里却乐开了花,将她搂得更紧了。

    “宝儿,你说没能找回记忆之前都不能这样,那你在梨园……”

    后面的话云昊天虽然没有明说,荣宝儿也已经明白过来。

    在她的记忆里,她根本就没有做过这种事情!

    她轻轻摇头,“没有,我对过往一无所知,无法接受任何人,不管你还是达尔贝,都不可以。”

    这样自尊自爱的荣宝儿,在云昊天眼里闪闪发光。

    他紧紧抱着怀里的珍宝,怜惜地吻上她的额头,“对!宝贝儿,你这样做是对的,我支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