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云昊天幸福的快要飞上云端,他原本以为这一年多他的女孩已经跟达尔贝住在了一起。

    可是现在听起来,好像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虽然他确定自己不会在意这些,可是当他听到他的女孩还是那么干净的时候,一颗心再度为着她的美好而沉、沦。

    不愧为他深爱着的女孩,这样的她,怎能不令他倾心呢?!

    “宝贝儿,你放心,在你没有做好准备之前,我绝对不会做出任何违背你意思的事情!”云昊天郑重起誓,拥着怀里的荣宝儿,觉得自己已经拥有了全世界。

    荣宝儿这才放下心来,虽然她仍旧想不起来过往那些事情,可是她却知道,只要是他说出来的话,就百分百的可信。

    她终于放松了紧张瑟缩的肩膀,轻轻舒了口气,“嗯。”

    “乖,睡吧,明天我们离开这里。”云昊天眼睛晶亮如星,“等我们回家,你会看到我们的女儿,她叫曦儿,每天都在偷偷的想你。”

    荣宝儿却摇了摇头,“我暂时还不想走。”

    “为什么?”云昊天脸上的笑容僵住,以为荣宝儿是不舍得离开梨园。

    “我想等回忆起那些空白的记忆,再决定要去哪里。”荣宝儿说出自己的顾虑,“之前达尔贝说他是我的丈夫,可是我的心却始终在排斥他,不允许他靠近。现在你又说你是我的丈夫,虽然我的心没有排斥你,可是我还是想把事情给弄清楚,而不是浑浑噩噩的跟着你离开。”

    云昊天自动忽略了所有,只听到荣宝儿说的,她的心没有排斥他的话。

    笑容在他脸上逐渐扩散,令他笑得眉眼弯弯,低下头再度吻了下她的额头,“乖,因为我才是你真正的丈夫啊!好,你想去哪里都行,都听你的。”

    只要他的女孩在他的身边,他就拥有了全世界,又怎么可能会在乎住在哪儿呢?

    那他就耐心的等吧,等她恢复了记忆,再带着她回家!

    荣宝儿缩在薄被子里,感受着云昊天怀抱的温暖,寻了个舒服的姿势,慢慢闭上了眼睛。

    她并不排斥跟他躺在一起,只是暂时还无法接受跟他做那种事而已。

    他的怀抱是那样的温暖,心跳声是那么的熟悉,令荣宝儿很快就安心地困倦起来,渐渐沉入了梦乡。

    云昊天拥着荣宝儿,没一会儿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侧头看了下,这才发现她已经睡得香甜。

    他嘴角弯起抹宠溺的笑,轻手轻脚拉开阻碍他们的薄被子,让自己跟她贴的更近,这才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今晚,注定了是他的新生!

    一切只因为他终于找到了他的女孩!

    而对门的总统套房里,阿成正头疼地抱着一堆玩偶,小心哄着刚喝过奶粉的小泽,“小少爷,小祖宗,很晚了,你可以就寝了啊!”

    小泽刚吃饱,也不哭闹,伸出短短的小手将身边的毛绒玩具统统扫到了地上,然后笑呵呵看着阿成,等着他给自己再捡起堆成小山。

    阿成顿时垮下脸,他敢肯定,眼前这位小祖宗,绝对是他们总裁的亲生骨血啊!折腾人的本事绝对绝对是遗传的!

    “不捡了,我都捡了八次了,放过我这把老腰吧!”阿成抱起手臂,义正言辞地拒绝小泽无声地请求。

    小泽圆滚滚的眼睛看了阿成一会儿,发现他并没有任何要捡起地上那些玩偶的举动,小嘴一瘪,眼里开始蓄起了泪花。

    “好好好,你是祖宗你是祖宗,别哭别哭,真是怕了你了!我捡,我捡还不行么?”

    阿成任命地弯腰捡玩偶,等抬头去看时,小泽脸上哪里还有什么泪花?正抱着其中一只玩偶笑得开心。

    真是腹黑啊!

    谁要是敢跟他说小少爷不是总裁的,他阿成绝对跟他玩命!

    P国的夜静怡似海,高耸的星级酒店内,大部分客人都已经陷入了香甜的梦乡。

    唯有两间总统套房内,还亮着温馨的夜灯。

    这边阿成在不停打着呵欠,他困得恨不得立即就倒下去睡觉,却因为要照顾小泽这个大魔王不得不继续熬着夜。

    也不知道这个小祖宗哪来这么好的精神?都快两点了,居然还不肯睡。

    阿成无语泪千行,深深认识到奶娃的恐怖威力,同时暗自庆幸自己是只单身狗。

    而在阿成对面的房间里,荣宝儿依偎在云昊天的怀里,早已经睡得香甜。

    紧紧搂着荣宝儿的云昊天却毫无困意,他虽然闭着眼睛,却仍是沉浸在荣宝儿失而复得的狂喜里。

    哪怕此刻听着身边女孩匀称的呼吸声,他仍是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似得,美好的那么不真实。

    云昊天慢慢睁开眼,看着怀里的女孩,低头轻吻了下她的额头,眼神满满都是宠溺。

    他就这样安静地注视着她,一直到睡意袭来,这才慢慢闭上了眼睛。

    临入梦乡时,云昊天在心底打定主意,等明天一早,他就让阿成帮他和小泽去做个亲子鉴定。

    达尔贝那个混蛋居然想坑他,哼哼,也要他肯信才行!

    小泽肯定是他的儿子,这点绝对错不了的!

    甜美的夜悄然流逝,东方渐渐露出抹皙白,直到朝霞映红半个天幕,红彤彤的朝阳刺破绯红的朝阳,洒下点点浮光跃金。

    当朝阳完全升起时,柔和的晨光落在总统套房的落地窗上,穿透重叠的窗帘落在了荣宝儿的脸上,将她从梦中唤醒。

    荣宝儿慢慢睁开眼睛,眼神有些茫然。

    昨晚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她再次来到那个沧桑古朴的城堡。

    梦里的城堡明媚闪耀,之前的灰蒙蒙全部不见,变成了碧空如洗的万里晴空。

    她迈着轻快的步子在古堡里走了一圈,再度看到了那抹总是出现在她梦里的粉红衣角,欣然追了上去。

    那抹衣角转着圈将她带出古堡,来到一处大片的薰衣草花田前,这才开心地停下来。

    那道粉红渐渐有了清晰的轮廓,面容虽然依旧模糊,却能看出来是个约摸六七岁的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