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40章 荣宝儿恢复记忆(1)
    下午的时候,熬了一宿的小泽终于从梦乡中醒来。

    他睁开圆滚滚的大眼睛,就看到自己的妈咪正托腮坐在落地窗边。

    在妈咪的身旁,站着高大帅气的男人,正是小泽心仪的粑粑!

    小泽翻身坐了起来,伸出小手发出稚嫩的童音,“妈咪,粑粑!”

    荣宝儿回头,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笑着走了过来,将小泽抱在怀里,“你这个调皮鬼,昨天怎么一晚上都不睡觉?现在饿了没有?”

    小泽连忙点头,胖乎乎的小手拍着小肚子,“嗯嗯,肚肚,饿饿。”

    “饿了爹地带你去吃东西好不好?然后再带你们去逛一逛。”云昊天将小泽从荣宝儿怀里接过来,生怕会累到她,“走吧,一起去吃饭。”

    荣宝儿跟着云昊天并肩朝门外走去,路过阿成房门的时候,好心问了句,“我们去吃饭,要不要叫下阿成?”

    云昊天毫不犹豫地摇头,“我们一家去吃饭,他个单身狗凑什么热闹?估计这会儿还没睡醒呢吧!”

    他的话音刚落,对面的总统套房里就传来震天响的鼾声,逗得荣宝儿闷笑不已。

    此时的阿成正睡得格外的沉,丝毫不知道做为单身狗的自己,已经被云昊天给狠狠黑了一把。

    没办法,谁让单身狗没人、权呐!

    云昊天带着荣宝儿和小泽去吃饭,然后整个下午都用来带着她们母子两人游玩。

    一直到夕阳西坠,晚霞染红了半个天幕的黄昏,云昊天才抱着玩累了的小泽和荣宝儿一起回到了酒店。

    他们刚走到房间门口,阿成就睡眼惺忪地推开房门走了出来,挠着头问向云昊天,“总裁,需不需要我给你去买早饭?”

    云昊天斜睨了阿成一眼,“不用,等你睡醒也不迟。”

    睡得头昏脑涨的阿成没听懂云昊天的意思,反而是荣宝儿好心地解释起来,“现在已经是下午了,想吃早餐估计要到明天早上才行。”

    阿成愣愣站了两秒,这才恍然大悟地拍了下自己的头,“居然都已经是下午了?”

    “确切的说,是下午的六点半,很快天就要黑了。”荣宝儿十分同情地看向阿成,有些不明白看上去那么帅气的小伙子,怎么貌似脑子有些不好使呢?

    阿成连忙看了下自己的腕表,果然,上面的指针都已经快跑到七点了!

    他不好意思地再次挠挠头,“呵呵,总裁,我睡过头了,不好意思啊,耽误你们吃饭了吧?”

    荣宝儿和气地笑着,“没关系,我们已经吃过了,不过忘了给你打包。”

    “没事没事,我可以自己下去吃的,没关系的。”阿成笑着准备下楼,窝在云昊天怀里的小泽这会儿睡醒过来,看到阿成开心地只拍手,“粉红蜀黍,蜀黍抱抱。”

    看到这个混世小恶魔,阿成的眼角狂跳不已。

    不行!

    今晚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再陪这个小家伙了!

    精力充沛的小泽少爷能熬死他啊!他还没有找到女朋友,不想这么早就被熬成中年大叔!

    阿成打定主意,连忙拼命摆手,“呵呵,叔叔很忙,叔叔还没有吃饭,拜拜!”

    说完,阿成就一溜烟闪得没了人影,留下面面相觑的云昊天和荣宝儿。

    云昊天一脸莫名其妙,“他这是怎么了?”

    荣宝儿跟着摇头,“不知道,可能是肚子饿了吧?”

    唯有小泽不开心地瘪起小嘴巴,“蜀黍,要粉红蜀黍。”

    云昊天低下头,毫不犹豫答应了下来,“好,等他吃过饭上来,爹地就带你去找他。”

    可怜的阿成坐在餐厅正吃着今天的唯一一餐,突然就打了寒噤。

    他吸了下鼻子,还以为是餐厅里冷气开得太足的缘故,压根不知道上面有个他避之唯恐不及的小祖宗正在等着他回去!

    深夜。

    因为身旁有荣宝儿在的缘故,云昊天睡得分外香甜。

    不过即便睡得很沉,他却敏锐察觉到有人碰触自己的脸,立即从梦中醒了过来。

    云昊天刚一睁眼,就对上了一双晶亮的眸子。

    那双眸子带着莹莹泪光,在夜色中犹如苍穹中最闪耀的星辰。

    “宝儿,你怎么醒了?”

    因为刚睡醒的缘故,云昊天的声音有些沙哑,下意思就将荣宝儿给搂在了怀里。

    荣宝儿却没再像往常那样推开他,而是静静埋在他的胸膛上,侧耳倾听他心跳的声音,低声呢喃着,“昊天。”

    这声轻唤低的几乎听不到,却像惊雷般将云昊天从迷糊地状态中给炸醒。

    他瞬间半坐起来,欣喜若狂地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宝儿?你是不是都想起来了?!”

    云昊天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弄错,刚才那声深情的呢喃,绝对是出自往昔跟他有着深厚感情的宝儿之口!

    “宝儿,你终于记得我了是不是?已经回忆起我们的所有过往了对不对?!”云昊天激动的浑身颤抖,捧着荣宝儿的脸庞,迫切想要得到答案。

    荣宝儿就那样定定看着云昊天,眼里那些水光终于再也盛不住了,像断了线的珠子似得,接连自她眼角滚落,一颗颗打在云昊天胸前,灼的他心疼不已。

    “宝儿,宝儿?”云昊天小心翼翼地放低声音,眼神是那样的忐忑,生怕自己只是空欢喜一场,“宝儿,别哭,你告诉我,是不是都想起来了?”

    荣宝儿鼻头红的厉害,终于缓缓点了下头,“嗯。”

    她半张开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嘴唇翕动了两下,发现此刻的自己说什么都是多余似得,抿着唇重重撞入云昊天的怀里。

    此时此刻,所有的语言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唯有爱人的体温和气味,才是安抚人心最好的慰藉!

    是的,睡了半夜的荣宝儿,终于冲破了朗斯施加在她身上的幻术,想起了被刻意封存起来的一切记忆!

    过往的那些记忆像潮水般在荣宝儿脑海中涌现,令她从梦中惊醒,然后转头就看到了身旁睡着的云昊天。

    他瘦了,脸上青色的短胡茬看上去饱经风霜,令她看的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