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41章 荣宝儿恢复记忆(2)
    这个男人,在不知不觉中偷走了她的心,也是她被封存了记忆后的唯一坚持!

    荣宝儿坚信,如果不是心头的这抹牵挂,她说不定早就信了达尔贝的鬼话,成了他的妻子了。

    可也正是因为有着这份牵挂,她才能在被达尔贝软禁在梨园里还能保持身心干净!

    荣宝儿庆幸不已,后背早已经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无法想象,如果当时在梨园的自己信了达尔贝的话,真的和他做了夫妻……

    这种可怕的想法、令荣宝儿毫不犹豫地摇头,不,不会的,如果真的到了哪一步,她肯定会唾弃自己到死!

    幸好没有,幸好没有!

    荣宝儿庆幸地看着身旁睡着的云昊天,情不自禁伸出手指,摸上了云昊天刚毅的下巴。

    也正是因为她的碰触,才令睡梦中的云昊天猛然惊醒过来。

    深爱的两人四目相对,瞬间明白了彼此眼中的深情,紧紧拥在了一起。

    这个拥抱定格了很久很久,一直到云昊天从荣宝儿恢复记忆的狂喜中清醒过来,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些自己的怀抱,吻了下荣宝儿光洁的额头,“谢天谢地,你终于找到了那些记忆,它对我来说真是太重要了!”

    云昊天说得没错,他那颗迫切想要荣宝儿恢复记忆的心,恨不得拿出他的所有去置换!

    如今荣宝儿真的想起了一切,怎么能不让他欣喜若狂?!

    荣宝儿埋在云昊天强有力的臂弯里,无声的掀动着颤、栗的肩头,脸颊上泪珠怎么都收不回去。

    实在不是因为她爱哭,而是眼前的一切,都令她感触不已。

    她真的真的,为自己找到这么好的男人,而开心到想要昏倒!

    “宝儿,幸好你终于恢复了记忆。”云昊天抱着荣宝儿,深情脉脉道,“如果不是达尔贝那个混蛋,我们怎么会经受这么多波折?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才行,让他明白什么叫别人家的女人!他连看得资格都没有!”

    对于云昊天强烈的占有欲,荣宝儿自然比谁都知道的清楚。

    她擦干眼泪,无奈地弯了下唇角,笑得云淡风轻,“昊天,这些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的我还好好的在你面前,这就已经足够了。”

    “不够,一点都不够!”云昊天很不赞同荣宝儿的说法,“如果不是那个混蛋,我们会分离一年多?我没有当场杀死他,简直是太仁慈了!”

    看到气得咬牙切齿的云昊天,荣宝儿伸出手指,帮他揉散紧皱在一起的眉心,笑得温婉,“傻瓜,我现在好好的就好。你不要再为难达尔贝了,这一年多来,他对我礼遇有加,照顾地妥妥帖帖,从来没有做出过任何不妥的事情。”

    云昊天脸上的表情十分不爽,“这并不能洗刷他将你软禁在梨园的过错!宝儿,有时候你的仁慈并不会换来对方的感激,甚至可能招来丧心病狂的报复。我当初就是因为没有果断杀了达尔贝,才会导致他将你藏起来这么久!”

    “嘘,”荣宝儿知道云昊天心里藏着火,笑着让他不要这么暴躁,“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可是当年如果不是达尔贝救了我,我很可能已经葬身在浩瀚的大海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好了,不要再计较。只要我还在,这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

    看着宽厚仁和的荣宝儿,云昊天感触地捧起她精致的下巴,深情低喃着,“对,你才是最重要的!”

    说着,他就低下头,虔诚吻上了荣宝儿娇、嫩的唇瓣。

    那两片玫瑰色泽的唇瓣,每每都令他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荣宝儿将手臂揽在云昊天的脖颈上,羞涩地回应着他的掠夺。

    两人的气息交缠着,将室内的温度都跟着渲染的暖和起来。

    “宝儿,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云昊天声音沙哑不已,眼里满是毫不遮掩的*,“我真想就这么吃掉你!让你永远永远都留在我的身体里!”

    荣宝儿偏头笑了下,调皮地伸出小舌,在云昊天滚动的喉结处舔了下,“看谁吃掉谁!”

    她这个撩拨的举动,瞬间点燃了云昊天极力克制的熊熊烈火,令他本就沸腾的血液跟着叫嚣不已。

    云昊天一把将荣宝儿掀倒,狂野地压在她身上,宛如脱出牢笼的猛兽,“宝儿,这是你自找的,等下不要求饶!”

    说着,某人的大手已经粗暴地伸向荣宝儿的小蛮腰处。

    “撕拉!”

    随着衣料的破碎声,紧跟着是荣宝儿的惊呼声,“云昊天,不准撕我的衣服!”

    “晚了宝贝儿,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云昊天的眼睛因为激动而红的充血,大手捞起荣宝儿的腰肢,另一只手则飞快扯开了她甜美地带的最后一层屏障。

    “昊天,我才刚恢复记忆,你…不准撕我的衣服!”荣宝儿握紧粉拳准备抗议,却惊讶地看到某人低头凑了过来,紧张的她牙齿只打架,“你想干什么?不要啊!”

    然而她的抗议统统被某人无视,桀骜的云昊天低下头,弯腰凑近那甜美的芬芳,珍宝般细细品尝起来。

    这甘霖般的甜蜜,是他魂牵梦绕都在回味着的滋味。

    如今终于出现在他的面前,让他怎么还能把持的住呢?

    “不要,那里好脏!”荣宝儿羞得脚趾头都红了个通透,用手推搡着云昊天的头,想让他离开被攻略的地方,“走开,快……唔……”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陌生又熟悉的感觉令荣宝儿浑身瘫软起来,难耐抗议,“昊天……别……唔,等会…”

    然而她那犹如蚊子嗡嗡般的抗议声,停在云昊天的耳中,反而像催促他快些攻占的号角,令他加快了速度,疯狂地搜刮着甜美褶皱的每一处芬芳。

    云昊天的脊背上沁满了汗珠,这是强自制力的克制所造成的。

    他恨不得现在就跟身下的女孩融为一体,但是想到她一年多都没有经历这事,决定要让她适应后,自己才能真真切切彻底地拥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