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46章 这一年多的福利你要补给我…
    第1646章 这一年多的福利你要补给我…

    云尚再次点头,“没错,这次海啸来得突然,新闻上说是由于海底火山爆发才引发的,是场惊世浩劫,据说P国的民众死伤无数,场面十分惨烈。”

    “这么严重?”荣宝儿愣住了,有些担忧地看向云昊天,“不知道达尔贝他现在怎么样了?”

    “那是他的事,跟我们无关。”云昊天瞬间醋意满满,不悦地低头捏了一下下荣宝儿的细腰,“宝儿,你已经离开了P国,那里的一切都跟你无关,以后不允许你提起达尔贝。”

    荣宝儿知道云昊天霸道的性子,没再多说什么,不过心里还是有几分担心。

    对于达尔贝,她并不十分怨恨。

    虽然他违背自己的意愿把她软禁在梨园里,不过她住在梨园的那一年多来,达尔贝将她和小泽照顾的几乎无微不至。

    就凭着这一点,她实在不忍心看着他惨死在不可避免的天灾中。

    只是身边的男人实在是霸道又醋缸,令她不得不收起想要打听达尔贝现状的念头,敷衍地点着头,想要拯救自己几乎快要被他捏断的腰肢。

    苏倩和云尚早已经识趣地带着曦儿和小泽离开了,云昊天低头吻上去,吻得用力,良久才肯放开荣宝儿,声音沙哑不舍,“宝儿,以后不要来挑战我的耐性,我没有那么多的大度,来容忍一个觊觎我妻子的男人。”

    荣宝儿双唇红肿的厉害,气喘吁吁点着头,“嗯。”

    “shit!”

    云昊天看着荣宝儿那羞怯到娇艳欲滴的脸庞,低咒了声,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快步朝着城堡走去,“不,你不知道,我需要好好跟你上一课才行!”

    荣宝儿凌空被抱了起来,下意识惊呼一声,紧紧搂住云昊天的脖颈,“你想干嘛?”

    “你!”云昊天半句废话都懒得多说,体内奔腾的血液像困兽、般催促他,让他只想顷刻间抱着荣宝儿冲上卧室,把她狠狠压在身下吃干抹净!

    荣宝儿一开始没明白云昊天话里的意思,等到她被云昊天抱上楼,才察觉到自己的腰肢被硌得慌,瞬间脸红到了脚趾尖。

    “云昊天,现在是白天!”荣宝儿抡起粉拳,砸着云昊天的胸口表示着抗议。

    云昊天已经将荣宝儿抱回了卧室,单脚将门踹上,抱着她一起摔在松软的大床上,笑得眼睛晶亮,“宝儿,爱是不分白天或黑夜的。”

    荣宝儿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把这种事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又好气又好笑,索性整个人缩进了被褥里,埋着头不肯出来。

    没过一会儿,她就觉得被子的一角被掀开,云昊天像灵活的鱼儿似得钻了进来,大手一把将她搂入了怀里,“哈哈,哪里逃?”

    荣宝儿低头看了眼,脸红的更加厉害,轻嗔了声,“不要脸。”

    这个人前冷硬如风的男人,居然已经三下五除二将自己剥了个精、光!

    “有你就足够了,其他的不要也罢。”云昊天低喃了声,锁紧怀里的佳人,“宝儿,为什么我要不够你,这一年多的福利你要补偿我……”

    卧室内的气温逐渐攀升,厚重的窗帘将两人遮在密闭的空间里,不让人看到半点春、光。

    阳光暖洋洋地照着云氏城堡,纷飞的桃花在枝头摇曳,纷纷扬扬随风落下,下起了唯美的花瓣雨。

    幸福正在眼前,惟愿这一刻能长久留存。

    ——————-

    随着婚礼的日子接近,云昊天开始变得忙碌起来。

    他要给荣宝儿一个盛世的婚礼,基本上所有有关婚礼的事都亲力亲为,忙得不可开交,再也不能像前两天那样缠着荣宝儿抵死缠、绵了。

    趁着闲暇,荣宝儿抽了个空,登录了新闻网页,翻开有关P国的新闻讯息。

    都不用她怎么搜索,刚打出P国两字后,网络页面上就跳出一连串的加粗体新闻简讯。

    “海底地震引发海啸,几乎将整个P国给淹没,居民伤亡惨重,房屋倒塌无数,现场一片狼藉。”

    “P国官方对此次由地震引发的海啸没有任何回应,据传官方正在秘密搜寻失踪的前国王达尔贝。他自退位后就隐居在神秘的梨园,却在海啸到来时跟着消声觅迹。”

    “据传P国前国王达尔贝已经失足坠崖,生死未卜,如今距离发生海啸已经过去了五天,能逃出升天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P国历劫后国内混乱不堪,提醒广大游客注意安全,近期不要前往旅行观光。”

    荣宝儿看了几眼新闻,却并没有发现达尔贝的下落,看到的最多的,就是他失踪的消息。

    看着这样的新闻,荣宝儿的心情十分的沉重。

    即便达尔贝囚禁自己的举动十分可恶,可是他确实没有苛待过自己,而且对自己和小泽都照顾的十分周到。

    谁也想不到他会落到这样的下场,难免令人唏嘘不已。

    荣宝儿突然想起那天她跟着云昊天离开梨园时,达尔贝低声唤自己的名字。

    那晚的他声音是那么的悲伤,该不会是因为自己的离开,才引发他的失踪的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她真的是罪过了。

    荣宝儿幽幽叹了口气,无奈地摇头。

    事已至此,她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在心里默默为达尔贝祈祷,希望他能够平安无事。

    傍晚的时候,云昊天回来时,就看到荣宝儿正靠在城堡内的栅栏旁,低头摆弄着手旁的蔷薇,脸上的表情有些郁郁寡欢。

    他慢慢走过去,伸手将荣宝儿拥入怀里,轻声问道,“不开心?”

    荣宝儿不用转头,就知道是云昊天回来了。

    也唯有他,才会喜欢用这样的姿势抱着她,带着浓浓的占有和宣誓主权的意味。

    荣宝儿刚才站在这里,是想到了达尔贝的生死未卜,心里难免有些郁郁,没想到就被回来的云昊天给看出来了。

    她并不想让云昊天知道自己此刻的想法,免得这个不讲理的家伙又乱吃飞醋,就笑着轻摇头,“没有。”

    “真的没有?”云昊天不相信地轻捏了下荣宝儿的脸颊,“别想骗我,你脸上明明想着不开心。让我来猜猜,嗯,是不是因为马上就要举行婚礼,而我还没有请岳父岳母他们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