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50章 阿毅,你当年那么疼他…
    第1650章 阿毅,你当年那么疼他…

    看着这样的弟弟,云尚心如刀绞。他发誓这辈子倾尽所有,也要让自己的亲弟弟摆脱那些梦魇的阴影!

    随着云尚不懈的努力,医生和精神导师换了一茬又一茬,历经十几年的精心调养,云毅终于从阴霾中走出,开始接受治疗。

    只是他的双腿腿筋早已经被狄柯斯给挑断,再加上没能得到及时的治疗,就算后面云尚用了高超的医术,仍是没能让云毅彻底恢复。

    他现在虽然能走路,却还要借力绅士杖,这样才会看上去不那么的蹒跚。

    云尚本来是想彻底医好云毅的腿,可是云毅却拒绝了他的好意。

    到现在云尚仍记得云毅一脸死灰的表情,“哥,能活着已经不错了,其他的都无所谓,不要再折腾了。”

    这番话至今仍沉甸甸压在云尚的心口,如果当年不是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亲弟弟,又怎么会让本应该有着美好未来的云毅遭受那样的劫难呢?

    后来云毅坚持不肯再治疗,独自回到了远在F国的云家老宅。

    云尚几次派最顶尖的医生和治疗师过去,都被云毅毫不留情地给赶出来。

    住在老宅里的云毅足不出户,似乎他的灵魂早已经死去,活着的只是具躯壳,等着跟老朽的老宅一样分崩离析。

    对于这样的云毅,云尚有心无力,在尝试了无数次都无法、令云毅走出自闭的世界后,无奈选择了接受。

    这件事成了云尚心上不能触摸的伤口,如今却因为云昊天的大婚,再次被提了起来。

    是啊,昊天大婚,怎么能少了身为小叔叔的云毅呢?

    云尚微微叹了口气,转头看向苏倩,“我需要回老宅一趟。”

    “我跟你一起。”苏倩有些担心,“你最近总是咳个不停,我不放心。”

    之前云尚中了毒,虽然后来被及时救治,可是却落下了干咳的毛病。

    每次苏倩听到他咳得那么厉害,都担心地睡不好觉。

    云尚笑着冲苏倩摇头,“怎么?不放心我?没事的,我还年轻着呢,只是干咳几声而已,不是什么大问题。”

    “可是……”苏倩眼中仍是有些忧虑。

    云尚伸手将苏倩拥入怀里,“不要瞎担心,这辈子我还没有跟你过够呢,怎么可能会舍得让自己身体跨掉呢?放心,我只是回去接云毅,很快就会回来。”

    在云尚的安抚下,苏倩终于点头答应,可是心里却总是隐隐有些不安。

    她自己也不知道那份不安来自哪里,可能是自己太在意云尚的身体,想多了吧。

    次日一大早,云尚就坐上专机,飞往了远在F国的旧宅。

    云家旧宅。

    云尚站在这栋古朴的旧宅前,看着门前萧瑟的落叶,心底涌起抹心酸。

    如果不是二十年前的那场劫难,他优秀的弟弟现在应该在商界里呼风唤雨才对,而不是独自守着这栋荒凉的老宅。

    云尚无声叹息了下,抬脚跨上阶梯,伸手推开虚掩着的门扉。

    “吱呀——”

    厚重的红木门被缓缓推开,云尚一眼就看到云毅背朝着他,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

    他穿着黑色的修身衬衫,外面套了件羊驼大衣,下面是笔挺的西裤,从背影看过去,跟云昊天十分相像。

    “阿毅。”

    云尚喊了声云毅,迈步走了过去。

    听到声音的云毅转过头,看到风尘仆仆的哥哥,脸上却没有任何重逢的喜悦,只是淡淡说了句,“回来了?”

    “嗯!”比起云毅的冷漠,云尚激动地快步走到云毅面前,感触道,“阿毅,我们已经两年没见了!你还是那么的年轻!”

    认真说起来,云毅今年已经三十六岁了,这样的年纪,正是最富有男人魅力的时候。

    再加上云家的人有着得天独厚的帅气外表,历经过风霜和沧桑的云毅,此时更彰显出身为上帝宠儿的一面。

    他如雕刻的完美脸庞上,带着生人勿近的冷漠;笔挺的腰身加上完美的身材,带着致命的诱惑。

    偏偏脸上却又不苟言笑,禁、欲气息十足,与荷尔蒙爆棚的男人魅力矛盾又融洽的调和着,宛如致命的毒药,举手投足都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不过云毅似乎对自己完美的外形浑不在意,他默然看向自己满脸欣喜的哥哥,淡淡点了下头,“是有两年没见了。”

    云尚似乎被这句话给鼓舞,因为自从云毅历经那场浩劫归来后,几乎都不说话!

    这是他第一次跟自己说这么多字!

    “阿毅,明天就是昊天的婚礼,我是专程来接你过去的。”云尚一鼓作气,将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

    云毅却没有出声,更没有点头,就像没听到似得坐在原地。

    见云毅没有反应,云尚急了,“阿毅?!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昊天他要结婚了,当年你不是最疼他的么?!”

    云毅将目光投向院内的枯叶,深邃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仍是没有吭声。

    多年的自闭令他心思深沉似海,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咳咳……咳咳咳……”云尚一着急,连连咳嗽起来。

    不知道是秋风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太过着急,咳起来就停不下来,直到咳得面红耳赤,这才微喘着冲云毅说道,“阿毅!已经这么多年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走出来?!难道非要把那些该死的过去,给带到坟墓里去么?!”

    这句话似乎刺痛了云毅,他猛地从石凳上站起来,大步往前准备走回屋里。

    只是他刚迈了一步,就像被电到似得顿住脚,转身拿起放在石凳旁的绅士杖,拄着准备离开。

    “阿毅!咳咳……”云尚大吼了声,“都已经这么多年了,放过自己吧!”

    然而他的话并不能令云毅停下脚步,拄着绅士杖的云毅走得很快,很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来F国之前,云尚心里已经做好了吃闭门羹的准备,所以并不意外。

    他不但没有任何沮丧,反而搬了张凳子坐在紧闭的红木门外,轻声跟屋内的云毅说了起来,“阿毅,你听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