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1章 被吓醒的噩梦…

    那个屋后的阳光慵懒闲适,将满院的枯叶照得暖洋洋的。

    谁也不知道,已经不再年轻的云尚到底隔着木门跟云毅说了什么。

    傍晚的时候,云尚独自乘着飞机回到了城堡。

    苏倩早已经翘首以盼站在门口,看到云尚回来,快步走了过去,“怎么样?云毅他会不会来?明天就是婚礼了,他可一定要来啊!”

    云尚脸上有几分疲惫,脸上却带着笑,“放心,他一定会来的。”

    云昊天和荣宝儿正并肩下楼准备吃晚饭,看到从门口进来的苏倩和云尚,奇怪地问了句,“今天一整天都没见到爹地,他这是去哪儿刚回来?”

    云尚帮苏倩拉开餐桌椅,自己跟着坐下,这才慢悠悠道,“没去哪儿,只是去请了你的小叔叔。明天就是你的婚礼,他可不能缺席。”

    对于云毅身上发生的事,云昊天是知道的。

    他没想到自己的婚礼居然能请到自闭了多年的小叔叔,有些意外地扬了下眉毛,“爹地,你确定他会来?”

    “当然。”云尚回答的笃定,顺手帮苏倩加夹了一筷子菜,这才看向云昊天,“婚礼的事都筹备的怎么样了?”

    “都安排好了,明天可能要很忙。”云昊天帮荣宝儿盛了点汤,这才低声嘱咐道,“爹地,妈咪,吃过饭你们早点休息,养足精神见证我和宝儿的婚礼。”

    “嗯。”云尚点点头,埋头吃起了晚餐,眉宇间有丝丝不明显的疲惫。

    晚餐过后,荣宝儿和云昊天在城堡里散了会步,就回楼上休息。

    曦儿和小泽早已经被保姆哄着在儿童房睡得香甜,荣宝儿却怎么都睡不着,斜靠在卧窗前,看着窗外朦胧的月色。

    云昊天走过来,将她拥入怀里,跟着坐了下来,轻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明天就是婚礼,有些紧张?”

    “嗯。”荣宝儿窝在云昊天怀里,声音有些缥缈,“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些不真实,好像在梦里一样。”

    “傻瓜。”云昊天轻揉着荣宝儿的发丝,将她的纤细腰身搂得更紧了些,“你只是太紧张了,乖,有我在,以后什么都不用担心。”

    荣宝儿无声点点头,靠在云昊天怀里,聆听着他那强有力的心脏跳动声,嘴角噙满了甜蜜的笑。

    窗外的月儿是那么的美,真想把时间永远定格在这一刻呢。

    半夜的时候,荣宝儿睡得很不安稳,眉头在睡梦中紧紧皱着,脸上的表情很是不安。

    她梦到自己穿着洁白的婚纱,在爹地的牵手下走向西装笔挺的云昊天。

    周围的乐曲优雅喜庆,可是就在她距离云昊天还有两步时,却惊恐地发现自己身上的洁白婚纱变得满是血污。

    那些血污刺目猩红,就像狰狞的伤口,吓得她当即就腿软摔倒在地上。

    等她抬起头,才发现刚才还坐在一旁为她庆贺的宾客们,这会儿都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眼睛睁得大大的,早已经没了气息。

    那些熟悉的刚才还洋溢着祝福的笑容,这会儿变得冰冷生硬,带着死亡的气息。

    在他们的脖颈间,猩红的鲜血正汩汩流淌,像血泉似得朝着她缓缓逼近。

    梦中的荣宝儿吓得忘了躲避,只顾着茫然四顾,想要找到云昊天的身影。

    可是周围只有高耸堆起的尸体,根本就没有云昊天的存在!

    就连空气中,都充满了令人窒息的死亡气息!

    那些红的触目的鲜血终于逼近过来,染透了她本就血迹斑斑的婚纱,将她整个人朝着猩红的深渊里拽去。

    “昊天!昊天!”

    荣宝儿绝望地呼唤着,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这才发现刚才的一切只是场太过逼真的噩梦!

    云昊天被惊醒,连忙将荣宝儿拥入怀里,连声安慰着,“不怕不怕,有我在,不要怕。”

    荣宝儿肩膀抖个不停,即便靠在云昊天坚实的怀抱里,仍觉得遍体生寒。

    刚才那场噩梦实在是太过逼真了,逼真到现在她的鼻息间还缭绕着浓的散不开的血腥味,令她不寒而栗。

    云昊天随手抽出张纸巾,小心翼翼帮荣宝儿擦拭额头的汗珠,“怎么了?是不是做了噩梦?没关系,只是场梦而已。”

    纸巾很快被荣宝儿湿冷的汗珠浸湿,她整个人就像刚从水里被捞出来似得,令云昊天很是担心,“宝儿,到底做了什么梦?怎么你浑身都在发抖?”

    荣宝儿摇头不肯说,她怎么能把那么不吉利的梦告诉云昊天呢?

    这些只是梦而已啊!

    肯定是她白天胡思乱想的缘故,绝对绝对不会发生这么荒谬的事的!

    见荣宝儿咬紧牙关不肯开口,云昊天体贴地把她搂在怀里躺了下来,“没事,只是场梦而已,等睡醒后一切都会变好的。天就快要亮了,再睡一会儿,乖。”

    “嗯。”荣宝儿蜷缩在云昊天怀里,紧紧闭着眼睛,却再也无法入睡。

    她偷偷看了眼窗外,这才发现外面已经隐约有了几分灰亮,看来快要天亮了。

    云昊天拥着荣宝儿很快再度入睡,荣宝儿却睁着眼睛,一直到太阳升起。

    没办法,她实在不敢再睡了,生怕自己会再掉入那场令人心惊胆战的噩梦里。

    云昊天醒来时,就看到荣宝儿睁着眼睛,直愣愣看着天花板,脸上的表情很是茫然。

    他有些懊恼地皱起眉头,“宝贝儿,你一直没再睡着?”

    “啊?”荣宝儿回过头,给云昊天一个灿烂的笑脸,“没有,我也是刚醒不久。”

    他们的婚礼就在今天,荣宝儿不想给云昊天任何的思想压力。

    那场噩梦终究只是场梦而已,等太阳出来,一切都会烟消云散的!

    今天是她的主场,她一定会顶着最明媚的笑脸欢迎宾客们的!

    ——————-

    云氏城堡的婚礼会场早在昨天,就已经全部布置好。

    刚吃过早饭,苏倩和云尚就穿着得体的礼服,站在城堡外等着他们那些相交多年的旧友。

    他们的身旁站着帅气的云昊天,他是今天的主角,另一位主角正在楼上画着美美的新娘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