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3章婚礼(2)

    快到中午时分,宾客们都坐在了观礼席上,最前排是云尚和苏倩最亲厚的亲朋旧友。

    在观礼席前,是惊心装扮好的一道道圆弧形鲜花拱门,上面开满了火红的小玫瑰,碧绿的叶子青翠欲滴。

    这次的婚礼由云昊天一手设计,全程都在草坪上举行,他要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在鲜花和绿草环绕下,在所有亲朋的祝福里,风风光光赢取自己最心爱的新娘!

    悠扬的婚礼进行曲荡漾在婚礼会场的每一个角落,在歌声中,穿着珠光牙白婚礼礼服的荣宝儿被金利国王牵着手,缓缓走向那些圆弧鲜花拱门。

    灿烂的阳光下,碧晴的蓝天万里无云,精心打扮后的荣宝儿缓缓走在如茵的草坪上,在鲜花拱门的映衬下,美丽的不可方物。

    她身上的婚纱是由颜汐落亲手设计完成的,大方的剪裁别出心裁,既凸显了荣宝儿完美匀称的身形,又将她给映衬的格外甜美。

    婚纱后面是重重叠坠着的波浪裙摆,正由穿着同款系礼服的小叮当和曦儿轻轻托举着,跟随着荣宝儿的脚步缓缓向前。

    云昊天穿着同样由颜汐落设计的独一无二新郎礼服,正含笑站在拱门另一端,等待着他最美丽的新娘。

    “真是太美了,我要把这些都拍下来发朋友圈。”

    陆卉举着手里的相机自言自语,手里咔咔拍个不停,将眼前美轮美奂的一幕都给完美记录了下来。

    突然,她举起相机的手愣了下,怀疑地看着镜头。

    刚才她好像看到了一道快速闪过的人影?!

    那道身影快速掠过镜头,就像电视上那些飘忽不定的鬼魂!

    陆卉瞬间白了脸色,放下相机仔细查看起来。

    一定是自己看错了吧?这大白天的,应该是镜头脏了才会出现诡异的幻影,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不干净的东西!

    陆卉将手里的相机镜头擦拭干净,果然没再看到什么鬼魅般的男人身影。

    可能就是自己看错了,陆卉下意识看到距离婚礼现场不远处的矮灌木丛。

    就在刚才的镜头里,那里有道高大男人的身影,鬼魅般一闪而逝。

    不过眼下那丛矮灌木依旧郁郁葱葱,再没有别的东西存在。

    看吧,就是自己看花了眼。

    陆卉揉了下眼睛,继续举着相机拍摄着婚礼,想要把这如画般的浪漫都保存下来。

    婚礼进行曲仍在缓慢流淌着,荣宝儿被金利牵着,一步步朝云昊天走去,一颗心擂鼓般跳个不停。

    明明不远处就是自己后半生的依靠,可是为什么她的心却心慌的厉害?就连右眼皮都跟着跳的厉害呢?

    “安娜,淡定,不要紧张。爹地陪你走完这段路,把你交给云昊天,以后的余生,你们就要互相扶持了。”

    金利还以为荣宝儿是在紧张,低声安抚着她,“我虽然不太喜欢云昊天那个拽拽的小子,不过也只有他,才配得上我金利的女儿。”

    荣宝儿看向就站在不远处的云昊天,嘴角幸福地上扬。

    今天的他穿着跟自己同款系的西服,肩膀宽厚,腰身笔挺,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帅气。

    这样的云昊天,真的很难让人不心动呢。

    荣宝儿心里那份不安陡然消失,跟着金利一起,朝着幸福的彼岸走去。

    观礼席上的宾客们看着这天造地设的一对,纷纷露出祝福的笑,沉默着不舍得打破此时的宁静。

    陆卉更是手中快门摁个不停,心里第一次升起也想要穿婚纱的蠢蠢欲动。

    毕竟这样完美的爱情,谁又不会期待呢?

    就在所有的美好都汇聚到一刻时,婚礼现场上陡然刮起道阴森森的寒风。

    这阵风来得无声无息,却声势浩大的将那些深扎在地上的圆形鲜花拱门都给掀翻在地上。

    荣宝儿的头纱被风吹的翻过来,遮住了她的视线。

    她有些手忙脚乱地整理好头纱,却发现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

    “安娜,跟我走!”深情的呼唤自那人薄唇中吐出,令观礼席上的宾客们齐刷刷惊掉了下巴。

    他们是不是眼花了?这个黑西装的男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荣宝儿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达尔贝?”

    没错,此刻站在荣宝儿面前的,正是在海啸中消失踪影的达尔贝。

    他穿着身墨染似得黑西装,帅气的脸庞在阳光下带着病态的苍白。

    达尔贝眼里带着光,只是那些光却犹如冰冷的寒芒,看得人心悸不已。

    “是的,安娜,原来你没有忘记我!”达尔贝笑得十分开心,惨白的脸上嘴唇红的刺目,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

    “不是,你误会了。”荣宝儿摇头,努力想要让自己脸上的笑容看起来自然,“达尔贝,欢迎你来参加我的婚礼。”

    不知道为什么,荣宝儿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达尔贝,总觉得他身上有种死气沉沉的气息。

    这种气息冰冷黑暗,令她下意识想要跟达尔贝拉开距离。

    达尔贝撇嘴嘲讽地笑了起来,“安娜,我不是来参加你的婚礼,而是来带你走的。”

    说着,达尔贝伸出手,一把攥住荣宝儿的胳膊,“只有我才能带给你幸福,快跟我走。”

    荣宝儿惊呼一声,惊愕地看着达尔贝抓住自己胳膊的大手,“达尔贝,这是我的婚礼,别胡闹!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只见达尔贝的大手像钳子般钳制住荣宝儿的胳膊,冻得荣宝儿浑身哆嗦。

    她觉得自己的胳膊就像被冰块冻住了似得,那种湿冷的阴寒正通过她的胳膊向全身蔓延。

    “达尔贝,放开她!”

    云昊天断喝了一声,将荣宝儿从达尔贝的桎梏中抢过来,紧紧拥在怀里,紧张地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荣宝儿摇摇头,左手心有余悸地揉着右胳膊。

    她刚才被达尔贝抓着的地方冰冷的厉害,就像被冻麻木了似得。

    云昊天将荣宝儿护在怀里,瞪视着达尔贝,厉声质问道,“达尔贝,你是不是活腻了?居然跑来捣乱我的婚礼?!”

    “是吗?”达尔贝阴测测笑了下,目光阴冷地看向怒不可遏的云昊天,冲他挥了下手。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