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6章 被遗弃的婚礼宾客…

    云尚和乔陌漓,陆少华带着人跟着跳上十几辆车子,追着云昊天的方向很快离开了城堡,很快不见了踪影。

    苏倩和颜汐落愕然站在原地,看着狼藉的婚礼现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本来是喜庆的婚礼啊,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宾客们见那些人都追着达尔贝远去了,这才心有余悸地走出来,将苏倩和颜汐落团团围了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可是来参加婚礼的,不是来拍恐怖片的!”

    “就是,太过分了!说好的婚礼怎么会出现那种恐怖的怪物呢?!太不安全了!”

    “这根本就是儿戏!那哪里是什么怪物,分明就是传说中的吸血僵尸啊!你们太不厚道了,走啦!”

    “哼,我们也走!免得留在这里,再被那玩意折回头给咬到,真是太可怕了。”

    这些宾客大都是云尚的生意伙伴和公司的股东员工,这会儿见危险解除,家里又只剩下一筹莫展的苏倩,说话就尖酸刻薄起来。

    如果不是云家家大业大,他们早就冲苏倩抡起拳头了。

    苏倩被气得差点掉泪,正准备跟这些因为恐惧而变脸的宾客们理论,就听到人群外传来道冷冰冰的声音。

    “放肆!”

    “孙老板,真以为我哥哥不在,云家就能任由你这个卖废铜烂铁的乱吠么?”

    “李老板,你傍了多少款爷才有今天的衣着光鲜,是想一夜回到解放前?”

    “还有姓沈的,收起你的手指头!再敢指着我嫂子,信不信我一刀给你剁下来?!”

    刚才还闹哄哄的人群因着这几句话变得安静下来,这些被刚才的一幕吓得失了仪态的大小老板们转过头,就看到鲜少出现在公共场合的云毅。

    云毅黑沉着脸,穿着笔挺的银灰色西装,气势逼人。

    他握着手里的绅士杖,一一点着刚才闹得最凶的几个老板,“叫你们老板是给你们脸了,真以为我百年云家是尔等可以放肆撒野的地方?不想躺着出去的,就给我快滚!”

    那枚绅士杖一端发着耀眼的红光,随着云毅的动作在这些人的眉心晃动。

    这些老板都是在商海中摸爬滚打的,这才看出云毅手里那根绅士杖的厉害。

    刚才那瞄准他们眉心的红点,赫然是红外线瞄准点。

    想来云毅手里的绅士杖是经过精心打造的,只要随手摁下上面的机关,里面暗藏的子弹就会随着红外线瞄准点击中他们的眉心!

    他们这才意识到刚才有多愚蠢,凭着云家的财势,弄死他们就像捏死只蚂蚁那样简单。

    钱财权势不满人心,然而命却只有一条而已。弄丢了,就再也找补不回来了。

    在云毅强势目光的威压下,这些因为恐惧而糟乱的富商们瞬间像斗败了的公鸡,一个个偃旗息鼓,屁都不敢多放,,夹着尾巴灰溜溜准备离开。

    然而他们刚转身走了两步,身后就传来声断喝,“站住!”

    这声断喝威严无比,吓得这些平日里威风惯了的富商们纷纷定在原地,硬着头皮看向云毅,满脸堆笑着讨好,,“云总,你大人有大量,就放了我们吧!”

    云毅凤眼微敛,语气冰冷道,“今天这里发生的事,如果传出去半个字,你们知道后果的。”

    “知道知道,云总放心,就算打死我们,我们也不敢乱传半个字。”这些老板们连声保证,恨不得指天发誓。

    “滚吧!”云毅鄙夷地冷哼一声,转过身再也不看他们。

    与金钱为伍的腐朽灵魂,还不配得到他的注视!

    很快,那些胆小怕事的富商们就开着车离开了云家城堡,留下来的则是关心云家的挚友和亲朋。

    苏倩看着临危不乱的云毅,眼里涌出抹感激,“阿毅,刚才多亏了你。”

    云毅淡然点头,“嫂子不用担心,哥哥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的。”

    有了云毅的话,苏倩担忧的情绪缓解了不少,在颜汐落的搀扶下朝着城堡内走去。

    今天本是艳阳高照的好日子,谁也想不到会突发这种恐怖事件。

    尤其是金利国王和爱琳王妃,早已经被刚才那不可思议的一幕给吓得说不出话来。

    城堡里的女佣们鱼贯而出,打扫着被踩坏的婚礼会场,浓重的乌云笼在大家的心头,气氛格外的压抑。

    他们都知道,就算云昊天接回了荣宝儿,今天的婚礼也不能照常举行了。

    与此同时,E国的边境。

    云昊天疯了似的将油门踩到底,不要命地追逐着挟持荣宝儿离开婚礼的达尔贝。

    这场追逐已经持续了三个多小时,不知道达尔贝是不是故意的,一路上跳跳停停,专门往人少的地方跑,眼瞅着前面就是E国的边境线了。

    云昊天才不在意自己有没有追到边境线,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从疯狂了的达尔贝手中夺回自己的新娘!

    之前他就不该一念之仁放过了达尔贝,这才让他搞砸了自己的婚礼,抢走了宝儿!

    等追上达尔贝,他才不管达尔贝变成了什么怪物,一定要把他给大卸八块!

    在云昊天的车后面,是云尚和乔陌漓以及陆少华的车队。

    他们三人同乘一辆,身后紧随着十几辆全部武装的雇佣兵,他们平日里是负责云家城堡安全的保卫,这会儿扛起枪来,一个个都恢复了身为雇佣兵的凶恶劲儿。

    云尚一边命令司机紧紧跟着云昊天,一边低头在电脑上查找线索,“那个达尔贝很不对劲,他肯定遇到了什么东西才会变得这么恐怖。”

    乔陌漓轻轻点头,“听说P国之前发生了堪称浩劫的大海啸,底层发生断裂,估计震出了什么邪恶的东西。”

    说着,乔陌漓的手指指向云尚电脑上的一则小标题——《P国惊险吸血僵尸,断崖处鸟兽飞禽尽被吸干鲜血。》

    云尚也看到了那则标题,眉头紧紧皱了起来,点开了那则报道。

    只见上面写着篇详尽的报道,还配着几张动物被解剖后的图片,白花花的肉令人想要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