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59章 云毅和宝儿也掉下山崖…
    第1659章 云毅和宝儿也掉下山崖…

    “宝儿!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派人下去搜救,你这样只会耽误搜救的时机!停止悲伤冷静下来才是你最应该做的事情啊!”陆少华是个直肠子,直接戳中事情的本质。

    荣宝儿悲凉地惨笑起来,“我幼稚?是啊,我就是这么幼稚!今天本来应该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日子啊!可是你现在看看我,像什么样子?你见过像我这样的新娘么?我的新郎为了保护我,已经跳下了山涧,你让我还怎么冷静?!啊!?”

    此时的荣宝儿浑身的婚纱都被山上的刺灌木勾得破烂不堪,一双脚更是擦破的鲜血淋漓,更不要提她脸上被刮伤的小伤口。

    这样的她落魄到令人心疼,谁能想到就在几个小时前,她曾是被全世界都羡慕的待嫁新娘呢?

    所有的幸福眼看就要触手可及啊,却顷刻间毁于一旦!

    这样天差地别的打击,换了谁可以冷静下来呢?!

    陆少华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低下头没再吭声。

    云尚和乔陌漓跟着黯然低下头,心里为着这突发的状况一筹莫展。

    荣宝儿眼泪横流不已,肩膀因为悲伤无声地耸动着,脸上的绝望令人不忍直视。

    “所有人都安全了么?昊天呢?他怎么样了?”

    在众人都沉浸在悲伤中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众人扭头看过去,就看到云毅坐在担架上,被人抬上了山。

    他是因为担心云昊天和云尚,等处理好了云氏城堡的事情,就立即赶过来的。

    两名保镖将担架放下,云毅拄着做工考究的绅士杖走了过来,面容凝重再次问道,“昊天呢?”

    眼前的荣宝儿形容狼狈,云尚和乔陌漓他们的脸上面如土灰,令云毅的心沉到了谷底。

    难道他所担心的,都成了现实?

    在来的路上,云毅就翻查了所有有关吸血鬼的资料,在传说中它们昼伏夜出,以鲜血为食,是最邪恶的存在。

    而婚礼上像风般来去自如的达尔贝,身上的各种表现都像极了吸血鬼。

    虽然这是传说中才会出现的恐怖生物,可是不代表它们不存在!

    所有的东西都不是空虚来风,不存在只是因为还没被人类发现而已!

    云毅突然觉得自己的腿腕痛得厉害,当年被挑断的脚筋因为担心变得酸痛无比。

    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努力走得稳当,来到荣宝儿和云尚跟前,声音低缓沉重,“告诉我,昊天他到底在哪儿?”

    荣宝儿抬起头,对上那张神似云昊天的脸庞,无语凝噎。

    云昊天就是察觉出了达尔贝的异常,才拼了命地想要保护她离开啊!

    如今他抱着达尔贝从山顶跳了下去,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小叔叔,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荣宝儿慢慢站了起来,用手擦干脸上的泪痕,伸手问向云毅,“你有镜子么?”

    云毅有些茫然,不明白荣宝儿为什么找他要镜子,不过仍是将自己的手机掏出来,打开镜面功能递了过去。

    荣宝儿接过云毅的手机,看着上面映出的自己那张哭花了的脸,用手整理了下头发,“他最喜欢我笑着的模样,这样乱糟糟的发型他可不喜欢。”

    说完,荣宝儿就趁着所有人没回过神,握着手机猛然冲向了山涧,“昊天,我来了!”

    “宝儿——!”

    所有人都被眼前这一幕给震惊到了,齐声喊着荣宝儿的名字,眼睁睁看着她瘦弱的身形朝着雾气缭绕的山涧坠去。

    云毅离荣宝儿最近,想也不想地就伸出手,想要拦住她,“不要!”

    然而荣宝儿冲出去的力道极大,云毅只来得及抓住荣宝儿的胳膊,脚腕的旧伤复发站不稳,硬是被荣宝儿给带的一起跌落下去。

    “宝儿!”

    “阿毅!”

    云尚和乔陌漓齐声惊呼,不敢相信他们看到的这一切!

    明明刚才宝儿已经情绪平复了下来,他们就放松了警惕,却没想到她只是在麻痹他们!

    陆少华小心翼翼走到山崖边,往下看了一眼,发现雾茫茫什么都看不清楚。

    他无奈地转过头,对着云尚和乔陌漓道,“别愣着了,快派人下到崖底搜吧!说不定运气好落在那棵树枝上呢!”

    云尚满心悲痛地点头,对着身后的雇佣兵道,“立即组织搜救队,能找到他们中任何一个的,奖励一亿美金。”

    这个优渥的奖励令雇佣兵们眼睛纷纷亮了起来,他们就地取材,没一会儿就用山上的藤条编制出很长的软声绳,从山崖旁放了下去。

    其中一名雇佣兵率先下去,其他人在上面等。

    可是等了半个多小时,都没能看到藤条绳被晃动,显然那名雇佣兵还没能顺利下到崖底。

    云尚提着心在山崖上来回踱步,乔陌漓和陆少华心情沉重地劝着他,“吉人自有天相,昊天他们一定会没事的。”

    这句话并不能令云尚的脚步停下来,他的眉头紧紧皱着,为着儿子和亲弟弟接连坠崖而心痛不已。

    明明是大喜一场的喜庆,他却接连失去了两名至亲,这样泣血的伤痛,又有谁能体味呢?

    乔陌漓和陆少华对视一眼,知道现在他们说什么,都不可能令云尚好过,索性站起来走到雇佣兵们身边,询问进展。

    “怎么样了?下面还没有信号传过来?”乔陌漓低声问着。

    雇佣兵们看着那条垂入云雾间的藤条,恭敬答道,“是的,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藤条并没有按照约定好的频率摆动。”

    乔陌漓跟着看向那根粗大的藤条,皱着眉头道,“把它拉上来!”

    “是!”

    雇佣兵们开始忙碌起来,费了好大功夫才将藤条给拉到崖顶。

    等大家看清楚了藤条的末端,脸色纷纷大变。

    只见藤条的末端上,分明有着殷红的血迹,而且明显断了一节,缺口处分明是像被什么给咬断的!

    云尚看清楚了藤条上沾染着的血迹和缺口,瞬间面如死灰。

    “他们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无法接受这一切的云尚重重摇头,在接连的打击下,无力跌坐在山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