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0章 你已经是个怪物了…

    乔陌漓和陆少华连忙将云尚给搀扶起来,刚想劝说什么,云尚无力摆摆手,“不用安慰我,我挺得住。”

    “我们会继续搜寻这里,云尚,你先回城堡,免得苏倩担心。放心,这里有我们守着,一定竭尽全力去寻找他们。”乔陌漓轻声说着,想要劝云尚离开。

    陆少华跟着点头,“是啊,这里有我们在,你就放心吧!苏倩她肯定还没从刚才的动乱中缓过来,你先回去。一旦有消息,我们立即通知你!”

    云尚沉吟了下,只好无奈点头,“也好,我先回去看看,然后再调派些人手过来这里帮忙。”

    “放心吧,昊天和云毅都是好样的,一定能够逢凶化吉!”乔陌漓低声宽慰着云尚,心里却没什么底。

    云尚苦笑了下,“那这里就拜托你们了,我回去看下苏倩,然后再过来。”

    说完,他就没精打采朝着下山的路走去,背影看上去格外的萧瑟,仿佛一瞬间老了十多岁。

    等云尚离开,乔陌漓晶亮的眸子看着那些缥缈的山涧雾气,沉声命令道,“既然人下不去,就弄十几部无人机、吧!放下去探探路。”

    “是。”

    雇佣兵们立即按照乔陌漓说的去做,山崖上有条不紊地忙碌起来。

    乔陌漓和陆少华并肩站在一起,眉头紧缩不已。

    他们明知道掉下山涧生还的可能性很低,却仍是不敢放弃。

    只期望有奇迹出现,保佑这对苦命的情侣安然无恙!

    ——————

    山涧的雾气缭绕流动,像浓稠的牛奶,厚重地看不清下方的一切。

    谁也不知道,在深不见底的山涧底部,却是另一番别样的世界。

    午后的阳光穿透那些浓雾,几经折射落到崖底,虽然光亮度弱了很多,不过已经足够照亮崖底的一切了。

    这里是长年不见人迹的崖底,陡峭的山壁上面长满了锯齿状的不知名野草,和各种颜色不一的小花。

    偶尔有几丛高高的茅草从山壁间伸出,随着崖底流动的空气微微摇曳。

    这副画面如果被拍下来,肯定是别有一番韵味的人间仙境。

    但是如果置身其中,却只觉得周围静的可怕,令人毛骨悚然。

    山崖不远处,是浓密的树林,厚重的枯叶堆积得有半人高,空气中夹杂着落叶腐败的气味。

    “呃……”

    微弱的痛呼声自落叶间传来,一只伤痕累累的手臂冒出来,扒开了遮蔽在身上的落叶。

    这只手臂的主人,正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搂着达尔贝跳崖的云昊天!

    今天本应该是他和宝儿的盛世婚礼,谁也想不到,却被迫以血腥草草结束。

    当云昊天看到达尔贝那狰狞的獠牙时,宁愿跟他同归于尽,也绝对不会让达尔贝靠近宝儿半步!

    云昊天昏沉沉坐起来,眼神有些茫然,就连思维都跟着变得有些凝滞。

    难道他已经死了?

    这里就是地狱?

    可是为什么他的手臂和身上,仍火辣辣痛得厉害?!

    云昊天仔细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发现左侧是浓密的树林,右侧则是陡峭的山壁。

    而在他头顶上方的不是碧晴的天空,而是浓的散不开的雾气。

    看来自己抱着达尔贝跳崖并没有死,这里到了崖底。

    云昊天瞬间弄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很快就发现不对。

    目测崖底距离那些浓雾至少有几百米高,这样坠落下来,自己怎么可能还活着?

    而且当时跳崖时他明明紧紧抱着达尔贝的,现在达尔贝人呢?

    就在云昊天弄不明白时,就愕然看到了达尔贝的身影!

    他直直从高处坠落,怀里似乎还抱着个人。

    云昊天顿时戒备起来,自己怎么给忘了,连獠牙都有的达尔贝,此刻根本就已经不是普通人类了!

    就算是跳崖,也根本伤害不到他的!

    达尔贝以诡异的身形从高处稳稳落地,他的脸已经变回了温文尔雅的模样,正高傲地看着云昊天,“废物!”

    云昊天瞬间火冒三丈,不顾满身伤痛从地上跳起来,“你特妈……宝儿!”

    脱口而出的粗口卡在云昊天喉咙,因为他看到达尔贝抱着的,居然是荣宝儿!

    “宝儿,你怎么会到了这儿?!”云昊天想要从达尔贝怀里夺过荣宝儿,却被达尔贝闪了过去。

    “混蛋!是不是你把宝儿给抓来的!达尔贝,你要是敢伤害宝儿半点,我一定会弄和你同归于尽!”

    云昊天气得额头都暴起了青筋,挥着拳头朝着达尔贝砸去,“快把宝儿给我放下来!”

    达尔贝抱着明显昏迷的宝儿,轻松地躲过云昊天的袭击,脸上嘲讽依旧,“云昊天,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没用么?打不过我就抱着我跳崖,真是个废物!宝儿她是自己跳下来的!”

    “放屁!如果不是你咄咄逼人,宝儿今天本来应该是我最美的新娘!”云昊天早已经气得发狂,疯了似得朝达尔贝冲过来,“你这个混蛋,快放开宝儿!我跟你拼了!”

    说着,云昊天就再次朝着达尔贝扑来,速度快得惊人。

    然而在普通人眼中快的惊人的速度,落在达尔贝的眼中,就像慢动作似得。

    他轻飘飘一笑,抱着荣宝儿转了个身,再次闪过云昊天的扑袭,笑得得意,“废物就是废物!”

    云昊天扑了个空,差点撞到山崖上,气得咬牙切齿,“达尔贝!你这个可恶的混蛋!如果你不是变成了怪物,真以为自己是我的对手么?!”

    这句话击中达尔贝的软肋,令他的脸勃然变色,眼睛变得血红起来,浑身充满肃杀,“你再说一次!”

    “哼!正常的人怎么可能跳那么远?怎么可能会有獠牙?!”

    云昊天丝毫不畏惧这样的达尔贝,愤怒地瞪视着他,“达尔贝!你就是个怪物!这样的你根本不配跟宝儿在一起,快些放开她,不要让你的脏手弄脏了我的宝儿!”

    “我不是怪物!”达尔贝似乎想起了什么,被激怒到眼睛血红一片。

    他弯腰将昏迷的荣宝儿半靠在山壁旁,步步朝着云昊天逼近过去,“都是你!如果不是你的存在,宝儿早就和我过着恩恩爱爱的二人世界!都是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