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2章 云毅被灰狼攻击…

    他没想到这里的崖底居然是这派景象,更加小心地摸索着前行,极力搜寻着云昊天和荣宝儿的踪迹。

    云毅在崖底走了好一会儿,并没有如愿见到云昊天他们,天色也一点点变得灰暗起来。

    他抬起头看着高高悬浮在山壁顶端的那团云雾,知道肯定是外面已经到了黄昏。

    眼看着崖底就要陷入黑暗,他必须尽快找到藏身之处才行,免得再次遇到可怕的野兽。

    云毅努力寻找着山壁间有没有自然形成的山洞,突然眼前一亮。

    他快步往前走了两步,居然在一棵枝繁叶茂的藤状植物上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手机已经摔坏,被遗落在这儿,宝儿她肯定就在附近!

    云毅的心狂喜不已,立即更加谨慎地私下打量起来。

    崖底的光线越来越暗,就在快要看不见时,云毅眼尖地看到了前方一人多高的蒿草内,似乎有团黑影。

    微风吹过蒿草,那团黑影看得并不真切,不过云毅却感受到了那双来自蒿草后盯视着自己的眼睛。

    “荣宝儿!”

    云毅大喜过望,呼唤着宝儿的名字朝那处蒿草走去。

    “哗啦!”

    他的突然靠近似乎吓到了藏身在蒿草后的黑影,一转身朝左侧快速跑走。

    “荣宝儿,是你么?昊天呢!?”

    云毅不敢耽搁,连忙快步跟上!

    周围早已经昏沉沉一片,看不到什么东西,只能勉强看道前方有道黑影。

    云毅皱着眉头快速跟着,无法、理解荣宝儿是遇到了什么,居然躲着自己!

    黑影速度飞快,云毅跟的辛苦,过了好一会儿,彻底给跟丢了。

    云毅立即停下来,仔细看了眼周围,发现黑影消失的地方,赫然是自己刚才走出来的那个溶洞附近。

    难道,荣宝儿是担心遇上野兽,藏到里面去了?

    云毅不敢犹豫,弯腰走进了那处有着荧光的溶洞。

    溶洞内静悄悄的,似乎因着外面光线变暗,里面那些荧光反而更亮了些。

    云毅低着头往里走,发现里面除了那处不规则的白色温泉,并没有荣宝儿的身影。

    “荣宝儿,你在不在里面?昊天他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云毅低声喊着荣宝儿的名字,心里却悄然涌起抹莫名的心绪,那是危险即将到来的第六感!

    “嗷——”

    一道狼啸自背后传来,云毅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一头巨大的灰狼给压倒在溶洞内。

    他被死死摁在地上,鼻尖缭绕的是来自野兽的腥味。

    这次云毅终于看了清楚,压着他的巨狼膘肥体壮,巨大的头颅狰狞无比,正张着腥臭的利齿冲他咆哮。

    不过云毅却清楚的知道,这头灰狼并不是之前将自己拖进来的那头,因为眼前的灰狼有着蓝色的锥形瞳孔,根本就不是绿色!

    难道自己是进了狼窝?看来今天是注定要交代在这里了!

    “嗷——呜——!”

    灰狼锋利的巨爪死死摁在云毅肩头,仰头长啸了声,声音比电视上的狼啸要可怕一千倍。

    它的牙齿锋利无比,在荧光的照射下闪烁着恐怖的死光,下一秒似乎就能撕开云毅的喉咙!

    ————————

    崖底的森林旁,云昊天和达尔贝已经缠斗着打了半天,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因为云昊天带着伤,达尔贝一时间竟然跟云昊天打了个平手,两人不分上下地僵持着。

    就在这时,靠在石壁旁的荣宝儿终于缓缓醒了过来。

    她是被喝骂声吵醒的,耳边到现在仍在不停响起两道愤怒的男低音。

    “混蛋!”

    “该死!”

    荣宝儿睁开眼睛,就看到打成一团的云昊天和达尔贝。

    之前荣宝儿就是为了追随云昊天才绝望地跳崖,如今看到他的身影,瞬间喜极而泣,“昊天!”

    这声呼唤令云昊天愣了下神,脸上立即挨了达尔贝一记重拳,嘴角被打得渗出血来。

    云昊天立即回给达尔贝一记重踹,然后转身朝着荣宝儿跑去,“宝儿,你终于醒了!”

    荣宝儿冲入云昊天怀里,将他抱得紧紧的,“嗯,我们是不是都已经死了?现在都在地狱里?”

    “傻瓜!我们还好好活着呢。”云昊天心疼地搂着荣宝儿,语气里满满都是歉疚,“就是苦了你,居然被达尔贝那个混蛋给掳了下来。”

    “我们还活着?”荣宝儿这才发现自己听到了云昊天的心跳声,死人是不会有心跳声的。

    她开心地搂着云昊天笑了,然后才仰头解释道,“我不是被他掳来的,是自己跳下来的。”

    “什么?!”云昊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最爱的女孩,居然做出了这种傻事!

    荣宝儿把脸缩在云昊天怀里,“我以为,以为你……不过现在好了,我们都没事,都好好地活着呢!”

    “傻瓜,以后不准再做这种傻事了。”云昊天心疼地看着怀里的傻女孩,眼眶酸得厉害。

    天知道刚才他听到她是为了自己才毅然从山崖上跳下来,心是怎样的痛!

    这样的感觉,他无法再承受第二次!

    “哼!如果不是我,你们怎么可能会好好地活着!”达尔贝阴阳怪气冷哼了声,对两人亲亲我我的搂抱十分不满。

    “达尔贝?”荣宝儿这才想起达尔贝的存在,立即往云昊天怀里缩了缩,畏惧地看着他,“达尔贝,你不要再来破坏我和昊天了好不好?我和他是真心相爱的,相信你以后也可以遇到更好的女孩。”

    荣宝儿那畏惧的目光灼的达尔贝心猛地缩了下,随即他又嘲讽地扬唇笑了。

    现在的自己可是连心跳都没有的人,怎么可能会感觉到心脏收缩地痛呢?

    达尔贝狼狈笑了下,脸上的表情十分受伤,“安娜,你就这么怕我?”

    “废话,你现在就是个怪物!离我们远点!”云昊天狠狠瞪了达尔贝一眼,将怀里的荣宝儿搂得更紧了。

    “我在跟安娜说话,没你说话的份!”达尔贝眼神冰冷地回瞪向云昊天,看向荣宝儿时目光却变得格外温柔,“宝儿,跟我走,我们去过清净安稳的幸福日子,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