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66章 他从魔鬼的身边走来…
    第1666章 他从魔鬼的身边走来…

    云昊天说出自己的猜测,“你忘了之前我们去T国时,你爹地说P国自从海啸后就出现了怪物,很多动物和人莫名死去,浑身的血液都被吸干了么?”

    荣宝儿不寒而栗,拼命摇头,“不,不可能的,达尔贝他怎么可能是吸血鬼?!他之前可是P国的皇子啊,怎么会是那种东西?”

    “事实就摆在眼前,宝儿,面对现实吧。”云昊天头疼地揉着眉心,“普通的人类倒是好对付,现在他成了吸血鬼,真不好摆脱。一个弄不好,我们都会变成他的食物。”

    荣宝儿只顾着摇头,仍沉浸在达尔贝是吸血鬼的事情里无法接受,“不,不可能的,这根本不可能!”

    他们躲在远处小声交谈着,达尔贝则痛苦地抱着头撞着石壁。

    在达尔贝的体内,有种渴望正扼住他早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蠢蠢欲动。

    这种渴望,是对黏稠血液的渴求!

    云昊天猜得没错,达尔贝早已经不是当初的达尔贝;现在的他,只是具要依赖鲜血才能够存活下去的恐怖怪物!

    那时的P国遭遇海啸,心伤到快要死去的达尔贝坠落到一处神秘的山谷,落在了厚重的枯叶间。

    就在他以为自己会被那些枯叶掩埋着窒息死去时,耳畔传来阴森可怖的诱惑,问他是不是想活下去。

    当时的达尔贝甚至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可是胸口处因为缺氧痛到几乎炸裂,令他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下来。

    没错,唯有活着,他才有以后。死去就会变成具枯骨,很快泯灭在天地间,再也不会被任何人记得。

    只是那道鬼魅的声音却提出要求,他可以满足达尔贝的任何愿望,却也要他付出相应的代价。

    彼时的达尔贝哪里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他已经被死神的镰刀给扼住了喉咙,这道声音是他能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哪怕这道希望是那么的渺茫,甚至很可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他也要抓住!

    他要活下去,就算把灵魂卖给魔鬼,也要硬撑着活下去!

    唯有这样,他才能有机会再见到他的安娜!

    因此,达尔贝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答应了魔鬼的邀约,然后便陷入了无边的黑暗和湿、滑阴冷中。

    他不知道自己在那种黑暗中被困了多久,只知道等自己睁开眼,周围根本空无一人。

    自己没有死?!

    达尔贝喜悦地跳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轻盈许多,竟然拔地而起!

    这下令他迅速冷静下来,等他落了地,仔细审视着周围的环境,才发现在他前方不远处,有处堆成小山般的落叶。

    达尔贝走过去,这才发现那堆落叶后面,是一人多高的坑洞。

    在坑洞内,有具被打开的石棺,棺盖四分五裂地落在坑洞附近,似乎是被某种力道给炸开的。

    达尔贝看着那具石棺,膝盖有些发软,似乎有种本能驱使着他,令他下意识想要跪下来似得。

    他稳住心神,看到裂开的棺盖上似乎有字,就跳下去仔细查看起来。

    只见棺盖着写着几行血红大字,“这里葬着臭名昭著邪魔的古德公爵,封印之棺,勿要开启!”

    达尔贝并不知道这个古德公爵是谁,看着石棺的模样,分明已经被埋葬了有很多年头。

    只是那些断裂的棺盖裂纹处却格外崭新,分明是刚断开不久。

    臭名昭著的邪魔古德公爵?

    会不会是那个引、诱自己的邪恶声音?

    达尔贝心里满是疑问,却得不到答案,只好无奈离开。

    然而没多多久,达尔贝就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异常。

    他的体温越来越低,而且不能再吃任何温热的东西,心里甚至疯狂想要品尝鲜血的滋味。

    明明曾经高贵的他压根没尝过任何鲜血,可是心底有道声音,就是在叫嚣着想要吸允那猩红的液体。

    心?

    呵呵,达尔贝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心。

    因为自从他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再也没有了心跳。

    他没有心跳,没有温度,不能吃任何温热的东西;这样的他,活着跟死人也没什么分别。

    达尔贝不知道自己到底出卖了什么给那道邪恶的声音,只知道从自己醒来后,一切都变了样。

    不过这些并不能阻止达尔贝心中对荣宝儿的恋慕,他压根不在乎自己变成了什么,只想尽快见到荣宝儿。

    只是盲目的达尔贝并不知道荣宝儿被云昊天带去了哪儿,直到他在电视上看到了云昊天即将在云氏城堡赢取荣宝儿的新闻。

    这条新闻瞬间逼疯了达尔贝,令他星夜兼程赶往E国,恰好在荣宝儿即将走向云昊天的婚礼时赶到。

    看着穿着洁白婚纱的荣宝儿,那样完美的她令达尔贝自惭形秽。

    他低头看着一身黑漆漆衣服的自己,觉得自己就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亡灵,甚至都没有资格跟耀眼善良的荣宝儿站在一起。

    可是看着荣宝儿走向云昊天,达尔贝仍是疯了似得冲了出来,将她从婚礼上带走。

    她就是他的软肋,是他这辈子唯一的渴求!

    哪怕亲手毁了她的婚礼,他也在所不惜!

    云昊天可以给她的,他达尔贝一样可以给!

    只是达尔贝没想到,云昊天居然会像疯子似得搂着自己跳崖。

    那时的云昊天,肯定看出了自己已经不是正常人了吧?

    也是,正常人哪里会有獠牙呢?

    被拖着坠崖的达尔贝突然有些自暴自弃,任由云昊天带着自己朝下面坠去。

    呼呼的风声刮着达尔贝的脸,直到他们快要摔倒崖底,才猛然惊醒过来。

    他抓住早已经被劲风拍昏的云昊天,在空中翻了个身,然后稳稳落在地上,这才嫌弃的将云昊天给丢在满是枯叶的地上。

    达尔贝是十分厌恶云昊天的,不过却不想他以那么狼狈的方式死去,他怕自己会被恶心到。

    没等达尔贝离开,他就听到空中传来的异响,抬头就看到荣宝儿跟着从上面掉了下来。

    这一眼吓得达尔贝差点没了魂,他连忙拔地而起,在陡峭的山壁间弹跳着,稳稳接住了同样被劲风拍昏的荣宝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