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67章 她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
    第1667章 她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

    当时看着自己怀里的荣宝儿,达尔贝的心痛得厉害。

    哪怕他的心早已经停止了跳动,却在这一刻被刺得痛不欲生。

    在他怀里的,明明是他这辈子的挚爱,可是她却为了云昊天那个可恶的混蛋,跟着从悬崖上跳了下来。

    在那一刻,达尔贝就深深的怀疑,自己的执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只是没等达尔贝弄清自己纷乱的思绪,云昊天就醒了过来,两人大打出手。

    达尔贝体力强悍,但是云昊天实力也不弱,两人打得难解难分,如果不是荣宝儿的醒来,他们肯定就这么无休止地打下去了。

    可是醒来后的荣宝儿,偏向的仍旧是云昊天!

    这惨烈的事实再次深深刺痛达尔贝的心,令他体内那本就蠢蠢欲动的嗜血因子更加狂暴起来!

    他需要鲜血,需要温热甘醇的鲜血!

    云昊天的讥讽,荣宝儿扬起的脖颈滚动的动脉,都像地狱的酷刑般拷打着达尔贝,令他痛不欲生!

    他的喉咙干渴的厉害,只有血液才能令他摆脱那熬人的疼痛!

    达尔贝死命抱着自己的头,狠命撞击着岩石,想用剧痛缓解自己体内的渴望。

    可是不管他如何竭尽全力,喉咙都干渴的厉害,令他只想痛快撕开跳动的脉搏,畅快渴饮那甘霖的红色甘泉!

    血!

    他需要血!

    疯狂了的达尔贝的手不听使唤,差一点就伸出去扯出荣宝儿那跳动着的动脉,然后痛快吞咽那甜美的甘醇!

    好在他仅存的理智控制住了那魔鬼般的手掌,也令他本就头痛欲裂的太阳穴像炸了似得难受。

    原来死并不是最可怕的,而是生不如死!

    达尔贝痛得想要放声大哭,可是却没有半滴眼泪。

    现在的他已经不算正常的人了,怎么可能会再有眼泪呢?

    “咕咕,咕咕咕。”

    石壁的草丛间传来山鸡的叫声,也令达尔贝鬼魅般从地上坐起,猛地朝那个地方扑过去。

    “扑棱棱”

    “咕咕,咕——”

    随着草丛被压倒的声音,一只五彩斑斓的山鸡被达尔贝抓住了翅膀。

    它徒劳地挥舞着翅膀,还没叫出两声,脖子已经被达尔贝凶残地扭断!

    汩汩的鲜血立即从山鸡的脖颈间涌出,像世间最甜美的甘霖般出现在达尔贝眼前,令他想也不想地低下头,深深允吸起来。

    温热的血液滑入达尔贝的口腔,很快就滋润了他干渴的喉咙,令他惬意地眯起眼睛,细细品味着生平第一次的异样大餐。

    山崖晦暗不明,几只萤火虫在空中飘摇,投下并不怎么明亮的光。

    达尔贝忘我地低头允吸着那只被折断脖颈的山鸡,哪里还有半点当年高贵的皇子气质?

    荣宝儿和云昊天躲在离达尔贝远远的地方,仍不敢相信熟识的达尔贝是可怕的吸血鬼。

    她蜷缩成一团,小心翼翼朝着山壁探过去。

    云昊天一把拉住荣宝儿,“宝儿,你想干嘛?”

    “我想看下达尔贝,也许他只是中了什么可怕的病毒,才会变成那样……”

    荣宝儿的话说到一半就梗在嗓子里,再也说不出来。

    虽然她和云昊天距离达尔贝远了些,可还是清楚看到了达尔贝正弯腰低头啃噬着什么东西。

    荣宝儿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悄然又往前挪动了一步。

    这下她终于看了个清楚,背对着她的达尔贝手中,攥着的是斑斓的山鸡翅膀!

    那斑斓的扇鸡翅膀仍在微微颤抖着,说明还没有完全死透。

    荣宝儿难受地捂住嘴巴,才避免了发出干呕声。

    虽然她没有看清达尔贝的正面,脑海里却已经形象地勾勒出达尔贝正在残忍啃噬山鸡的画面。

    猩红的血液和山鸡碎肉沾满达尔贝的嘴角,他的脸上是死人般的青灰,比恶魔还要可怕惊悚!

    “不……”荣宝儿虚弱地摇摇头,转身朝着身后的密、林冲去。

    她实在无法接受这么血腥的一幕,在她的记忆里,达尔贝始终都是温文尔雅的高贵皇子啊!

    云昊天也看到了刚才的画面,还没来得及反应,发现荣宝儿跑走,连忙快速追了过去,小声喊着她的名字,“宝儿,慢点!”

    两人一前一后跑入密、林内,他们虽然距离达尔贝有段距离,可是发出的声音却清楚无误传入了达尔贝的耳中。

    正在汲取温热液体的达尔贝像被惊雷击中似得,整个人都定在了原地。

    原本被他抓在手上的扇鸡翅膀,也“啪嗒”掉在地上,早已经因为失血死了个彻底。

    此刻的达尔贝并不像荣宝儿想象的那么狰狞可怖,他的脸色红润无比,眼睛晶亮有神,只有嘴角有一抹猩红的血迹。

    如果略去那抹血迹不谈,这样的达尔贝依旧是当年那个风度翩然的美少年。

    只是达尔贝却比谁都要清楚,无论他的皮相再怎么优美,都无法遮掩他已经悄然变成魔鬼的事实!

    之前从不肯吃不熟食物的他,如今竟然变成了以血液为生的恶魔!

    这样的他,还怎么配站在宝儿的面前?

    他的灵魂早已经卖给了魔鬼,苟延残喘的只是恶臭的行尸走肉!

    达尔贝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已经恢复成之前正常的样子。可惜这双手,再也不会有任何的温度。

    巨大的心伤在达尔贝眼中蔓延,痛得他视线模糊,却再也挤不出半滴泪水。

    是啊,现在的他早已经不是个人,而是彻彻底底的恶魔,怎么可能还有人类的眼泪呢?

    现在他可以为了心底的渴求扭断山鸡的脖子,以后呢?

    这样危险的他,怎么还能再靠近宝儿?怎么能威胁到他心中最圣洁的雪莲花呢?

    达尔贝绝望地站起身,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如果他愿意,他可以很快就追上宝儿和云昊天。

    可是达尔贝放弃了,刚才他的那副可怖模样,应该已经被宝儿看了个清楚的吧?

    她是怎么看自己的?恐怕心里只剩下害怕了吧?

    他明明是想要带给宝儿幸福的,怎么能让自己成为她的梦魇呢?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回到最初?

    怎样才能变回有心跳有体温的正常人?

    才能正大光明和云昊天去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