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8章 亲密相处…

    达尔贝低头独行,身影落寞萧瑟,逐渐消失在已经暗下来的密、林内……

    ————————

    崖底越来越暗,如果不是萤火虫的光,几乎都看不到脚下的路。

    荣宝儿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跑,心中始终无法接受达尔贝刚才茹毛饮血的可怕模样。

    云昊天很快追了上来,一把将她拽入怀里,“宝儿,现在都看不到路,你不要乱跑,小心受伤!”

    “昊天,达尔贝他,他怎么变成了这样……怎么会这样?”荣宝儿贴进云昊天怀里,声音有些哽咽。

    云昊天心疼抱着荣宝儿,尽量安抚情绪崩溃的她,“事情可能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说不定他是不小心中了什么病毒呢?”

    “那我们该怎么办?”荣宝儿下意识问道。

    “我们帮不了他,唯一能帮他的,只有他自己。”云昊天看得远比荣宝儿透彻,“宝儿,每个人的路都注定要由自己来走,没有谁能替代别人做出决定。而我,这辈子只想和你牵手走下去。”

    不是云昊天冷血,而是他从来就没有圣母的心。

    原本是他和宝儿的婚礼,却被达尔贝给搅合的惊心动魄。

    如今看着达尔贝变成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云昊天没有趁机落井下石,就已经证明他有着极高的修养了。

    至于达尔贝的未来,跟他无关,他只想和宝儿度过余生,没工夫去费心其他人。

    荣宝儿从最初的震惊中逐渐冷静下来,她知道云昊天说得没错,唯一能够帮到达尔贝的,只有他自己。

    而自己唯有离得远远的,才能彻底断了达尔贝对自己的执念。

    “唉——”荣宝儿轻叹了声,看了眼茫然的夜色,问着身旁的云昊天,“现在我们要去哪儿?”

    云昊天轻轻摇头,“先找找有没有能过夜的地方吧,爹地他们肯定已经在派人搜寻我们的下落了,一切等天亮以后再说。”

    这里是深不可测的崖底,现在又是幽森的黑夜,待在原地才是保证安全的最好办法。

    “好,我们先等天亮。”荣宝儿乖巧地点头,突然想到了有件事忘了告诉云昊天,“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我跳下来时,不小心把你小叔叔也给撞了下来。”

    说完,荣宝儿就羞愧低下头,十分的内疚。

    但是她是抱着必死之心朝着山崖冲下来的,却不小心把云毅给冲撞了下来。

    她被达尔贝给救了,不知道云毅叔叔有没有那么幸运。

    云昊天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下,怎么都没想到还有这段乌龙。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无奈地拍着荣宝儿的肩头安慰,“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希望小叔叔他运气爆棚,安然无恙。”

    云昊天嘴里虽然这么说,心里却知道云毅生还的可能性非常的渺小。

    毕竟山崖距离崖顶实在是太深了,他们还是靠着体能强悍到完全不像人类的达尔贝才存活下来的。

    而他的小叔叔,这些年一直深居简出,为着自己的婚礼才终于走到了人群中,却被他们给连累了。

    云昊天的心情十分的沉重,不过他并没有把这份沉重给表现出来,因为不想让荣宝儿自责。

    他怎么可能会舍得责怪她呢?毕竟当时她以为自己坠崖丧命,是抱着要跟他共死的决心毅然跳下来的啊!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呢?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云昊天说着,指向一旁的大树,“我们如果睡在这里会很危险,干脆睡到树梢上去,这样会安全很多。”

    荣宝儿被转移话题,脸幽幽红了起来,“可是,我不会爬树。”

    “没关系,我帮你!”

    云昊天可不像那些养尊处优的贵公子,当年他可是参加过野外生存特训的,爬树是最基本的傍身技能。

    他很快爬上棵不算太高的大树,然后将荣宝儿给拽了上去。

    这棵树的主干断了一大截,剩下的高度也就一人多高,因此荣宝儿并没有多艰难,就顺利上了树。

    等她被云昊天扶着坐在宽敞的树梢处,忍不住赞叹起来,“我居然真的上树了!”

    “这棵树从中间断了一截,才会上来的容易。”云昊天指着断裂的旧痕迹给荣宝儿看,示意她坐下来,“好了,你先休息一会儿。”

    “那你呢?”

    “我还不困,你靠在我身上先睡吧。”云昊天说着坐下来,贴着荣宝儿挤在还算宽敞的树梢上,单手拍着她的肩膀,“放心睡,一切有我。”

    “嗯。”

    有云昊天在,荣宝儿心里并不慌乱。她低低应了声,很快迷迷糊糊陷入了梦乡。

    云昊天摸了下西装口袋,发现里面装着的烟盒打火机还在,顺手点了一根,幽幽吐出淡淡的烟圈。

    微弱的烟火被浓密的树叶遮挡着,两人陷身在崖底的大树林里,共度着奇异的夜晚。

    另一边,云昊天以为已经不小心丧命的云毅,正在白狼的陪伴下,沿途搜寻着他们的踪迹。

    这处山崖范围十分的辽阔,云毅走了很久,觉得前面的路还是没有尽头似得。

    “那座山也不算太雄伟,怎么下面这么大?”云毅下意识说了出来,很是不解。

    白狼始终走在云毅的左侧,听到他说话,淡然摇了下尾巴,继续优雅地往前走着。

    云毅扭头看了眼白狼,嘴角微微上扬,“我怎么总忘了你是头狼呢?是不能回答我的问话的。”

    白狼跟着扭过头,绿色的眼眸里流露出丝不悦,尾巴重重甩在云毅挺翘的臀部。

    “啪!”

    云毅没防备,被重重抽中,脸色有些尴尬,摇头冲白狼苦笑,“你啊,还真是成了精,居然偷袭。”

    白狼傲娇仰起头,似乎对自己这记重抽十分满意。

    云毅无奈摇头,“幸好你是只狼,要是女孩子,可不能这么随便打陌生男人的臀部。”

    白狼顿住前足,偏头看向云毅,眼眸里都是疑惑。

    云毅看出白狼眼中的疑惑,轻笑出声,“怎么,难道你是只母狼?”

    白狼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它蹭着云毅的腿,高傲地用鼻孔喷了云毅下,扭头继续往前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