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颜汐落点点头,冲一旁的陆卉儿说道,“卉儿,你也先去休息吧。”

    “好的,颜阿姨,苏阿姨,晚安。”陆卉儿挥手跟两人道别,朝着自己要住的客房走去。

    回去的路上,陆卉儿仍有些羡慕不已,突然也很想来一场像云昊天和荣宝儿那样轰轰烈烈的恋爱呢。

    三人各自回房歇息,云昊天已经抱着荣宝儿回到了他们的房间。

    他推开浴室门,帮荣宝儿放了足够的温水后,退去身上撕乱的婚纱,把她放了进去,轻柔地帮她洗漱起来。

    可能是车上颠簸太疲累,从头到尾荣宝儿都睡得香甜。

    她迷迷糊糊知道云昊天在帮自己洗澡,可是眼睛困得睁不开,索性就那么懒散地睡着。

    等帮荣宝儿收拾好,云昊天这才将她抱入床上,自己则快速去洗了个战斗澡,这才终于肯回房躺下。

    他有洁癖,无法忍受灰头土脸地睡下,这会儿把两人都洗干净,心里这才满意,搂着荣宝儿的腰陷入了梦乡。

    这一晚,云昊天和荣宝儿都因为脱险睡得香甜,直到天色大亮,云昊天才神清气爽地醒来。

    他低头亲吻了下荣宝儿的额头,就轻手轻脚穿上衣服,慢慢走下了楼。

    苏倩和颜汐落正在吃早餐,没想到云昊天会这么早下来,有一点意外,“昊天,你怎么不再多睡会儿?”

    “妈咪,颜阿姨,早。我已经养足了精神,想去把爹地和两位叔叔给换回来。”云昊天说着,随手从餐桌上拿了块黄油面包,“他们到现在还没回来,我去看看情况怎么样。”

    “也好,路上注意安全。”苏倩轻轻点头,顺口问了句,“宝儿呢?”

    “还在睡,妈咪多照顾下她,让她多睡会儿。”云昊天说着冲两人挥手,“我过去山崖那边看看,妈咪,颜阿姨,你们慢慢吃。”

    颜汐落拿起桌上的纯牛奶冲云昊天晃了下,“只吃面包不好吧?要不要来杯热牛奶?”

    “不用了,颜阿姨再见。“云昊天说完,就快步走出了客厅。

    他长腿迈得飞快,发动车子驶出了云氏城堡,朝着山崖驶去。

    山崖上早已经大亮,红彤彤的太阳跃出云层,温暖又明亮。

    守在山崖上一整夜的云尚和乔陌漓一脸疲色,他们昨晚让无人机搜寻了整晚,可是却始终没有什么收获。

    坠入山崖低的云毅就像凭空消失了似得,根本没找到任何踪迹。

    云尚烦躁地吐着烟圈,地上已经丢了满地的烟头,拧着眉头道,“到现在还没发现阿毅,他到底去了哪儿?”

    乔陌漓和陆少华跟着抽闷烟,脸色同样很不好看。

    距离云毅坠入山崖,已经过了十几个小时了。

    如果云毅平安无事,早就应该被无人机给找到了。

    可是现在却半点踪迹都没有,不得不令人把事情往坏的地方去想。

    不过这话两人可没敢说出来,毕竟谁都知道,云尚最疼爱的就是这唯一的弟弟。

    云昊天的车从山脚下开了上来,停泊在一旁,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爹地,乔叔叔,陆叔叔,情况怎么样?”经过一夜的修整,云昊天神采奕奕,再度恢复了之前的英明俊朗。

    云尚烦躁地掐灭手里的烟头,顺手丢在一旁,“唉,还没有什么进展。”

    乔陌漓跟着摇头,“是啊,无人机搜了一夜,都没什么发现。”

    “爹地,乔叔叔,下面十分宽广,无人机毕竟是机器,很容易疏漏过去。相信再仔细搜寻,肯定你能发现我小叔叔的。”

    云昊天说着,婉言劝他们先回去,“你们辛苦了一夜,先回去休息下吧,这里我盯着就好。”

    云尚不赞同地摇头,“回去做什么?我要等找到你小叔叔一起回家。”

    “爹地,你没在下面待过,不了解下面复杂的地形。小叔叔肯定会回家的,只是没那么快而已。”

    云昊天轻声劝说着,“你们都熬了一整夜,就算你不觉得累,乔叔叔和陆叔叔也该回去休息的。还是把这里放心交给我吧。”

    见云昊天坚持,云尚只好无奈点头,“好吧,我们先回去。不过你要记得,一旦这边发现任何情况,必须立即通知我。”

    “放心,我会的。”云昊天目送三人离开,来到负责操纵无人机的保镖跟前,“你们继续搜寻,等下替换你们的人到了,就可以换班休息了。”

    “是,总裁。”这些手下们感激地看着云昊天,更加投入地进行搜救。

    云昊天微微点头,放眼看向仍云雾缭绕的山涧,知道这次的搜寻,很可能将会是长期战。

    既然他们都能幸运地活着,相信小叔叔一定要在山崖第的某个角落里,等着他去搜救。

    而此时的山崖底,阳光终于穿透重重迷雾,射落了下来。

    搂着白狼睡着的云毅悠悠醒转,睁开眼睛的瞬间有些愕然。

    自己眼前这白乎乎一团,到底是什么东西?柔滑的感觉怎么这么好?

    云毅愣怔两秒,视线上移,就看到窝在自己脖颈间的漂亮狼头。

    好吧,他昨晚不但睡在了石头上,而且是搂着一头狼睡着的。

    云毅想了下昨天的经历,觉得自己肯定是做了场奇幻的梦。

    他不但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没摔死,还遇上了这头通人性的漂亮白狼。

    想到白狼从穷凶极恶的狼口中救了自己两次,云毅心里对它的喜爱又多了两分。

    他伸出手,轻轻揉了下白狼的耳朵,令睡得正沉的白狼喉咙里熟识地轻哼了声。

    这头小白狼,真是有趣呢。

    云毅忍不住又伸手捏了捏白狼的腮帮子,这个举动令白狼不满地挥了下爪子,重重打在云毅的手上,表示着自己的不满。

    “呵呵,脾气还不小。”云毅低笑了声,伸手帮白狼撸毛,“好啦好啦,不逗你了,继续睡吧。”

    白狼这才满意地哼哼了声,再次陷入了梦乡。

    云毅放开白狼,从石柱上坐起,仔细打量着四周。

    昨晚在萤火虫的荧光下,周围的景色一片朦胧,这会儿阳光射进草坪,周围的景色简直清新靓丽的不像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