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8章 陆卉儿失踪…

    说着,陆少华就烦躁地说着他们离开城堡后发生的事。

    原来在城堡吃过午饭后,云尚就劝他们各自折返回家,好不容易才把陆少华和乔陌漓各自送走。

    陆少华带着陆卉儿,一路疾驰在宽敞的公路上,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爹地,云叔叔还没有找到,我们就这么走了,真的合适么?”陆卉儿推了下鼻梁上的眼睛,问向开车的陆少华。

    “唉,没办法,云尚就是那个臭脾气,什么事都爱自己扛。我们留在这里,他心里会觉得耽误了咱们的时间。”

    陆少华说着按照,导航开上岔路,前方有段崎岖不平的山路。

    只要走出这段山路,前面就是离开E过的边境了。

    陆卉儿有些不明白,“这怎么会耽误时间呢?你们不是最好的朋友么?”

    “当然是,就因为是最好的朋友,所以更理解他那臭脾气。”

    陆少华边开车边摇头,眼里带着几分浅笑,“呵呵,我先把你送回家,然后再偷偷折回来,到时候他干气也没有办法。”

    身为云尚和乔陌漓多年的朋友,陆少华知道乔陌漓肯定也是抱着这种想法回去的。

    等他们各自将家人送回去,肯定会回来跟云尚一起寻找云毅的!

    陆卉儿有些不能理解,却没再说什么,低头摆弄起手里拎着的照相机,“爹地,云大哥婚礼时我好像拍到了奇怪的东西。”

    她平时没什么爱好,摄影是除了工作外唯一的消遣,那天在云昊天和荣宝儿的婚礼上,陆卉儿肯定自己拍到了奇怪的画面,这会儿才想起查看。

    陆卉儿仔细查看着那些画面,视线紧紧锁定在其中一张上面,“呐,爹地,就是这张!”

    说着,陆卉儿就将相机拿给陆少华看。

    陆少华随意看了眼,只见陆卉儿手指点着的地方,是城堡内半人高的灌木丛。

    在灌木丛旁边,赫然站着一身黑色西装的达尔贝!

    陆少华的眉头微微皱起,声音跟着不悦起来,“这不就是劫走宝儿的那小子么,你拍他干嘛?”

    陆卉儿看着照片上的达尔贝,视线始终没有挪开,“爹地,你有没有觉得他很奇怪?我并没有特意去拍他,而是镜头扫过那里的。你看下一张同样的背影里,他突然就不见了。”

    她正要再指给陆少华看下一张照片,却被陆少华给拒绝了。

    “不看不看,卉儿,那小子的路子有点邪气,你赶紧把照片给我删了,少关注他!”

    陆少华对搅乱婚礼的达尔贝十分不满,尤其想到那天他掳走荣宝儿的诡异画面,更是排斥的厉害。

    正常的人绝对不会有那个能力的,那个小子,肯定有问题!

    而身为一名父亲,陆少华是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宝贝女儿关注那个浑身带着邪气的混蛋的!

    见陆少华不耐烦,陆卉儿并没有再说什么,不过视线却仍直直看着镜头里的达尔贝,心里由种异样的感觉。

    照片是匆忙间抓拍下来的,然后高度清晰的像素却将达尔贝眼中的失落给定格了下来。

    上面的达尔贝正专注看着某个方向,陆卉儿知道,那个方向的荣宝儿正朝云昊天走去。

    虽然眼前的是张照片,可是陆卉儿却从达尔贝的眼眸里深切感受到了他心如死灰的哀伤。

    这个达尔贝,肯定深深地爱着宝儿姐姐吧?

    不然他眼中那种爱而不得的绝望,不会厚重的几乎要将人给淹没……

    “咚!”

    陆卉儿正低头看着那张照片,就感到车子遭遇到了猛烈地撞击。

    她有些惊慌地看向陆少华,“爹地,怎么了?”

    陆少华停下车子,“刚才有只鹿撞了过来,好像撞伤了。你待在车里不要动,我下去看看。”

    “嗯。”陆卉儿点点头,低头继续摆弄着手里的相机。

    陆少华下了车,朝着车后面走去,果然看到了只被撞伤的小鹿,正倒在路边。

    他朝小鹿走了过去,看到它眼里的惊恐,摆手示意它不要怕,“没关系的,我只是想看看你的伤口。”

    那只受伤的小鹿怕的浑身发抖,硬是撑着从地上跳起来,一跃窜入了路边的荒草中,转眼没了踪迹。

    它那恐慌的身影,就好像陆少华是能吞吃了它的恶魔似得。

    陆少华有些尴尬地挠挠头,“我有这么可怕么?算了,估计伤得不严重,还能跳呢。”

    自嘲地摇了摇头,陆少华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没事,那只小鹿已经跑走了。卉儿?卉儿?!”

    陆少华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车子,只见车门仍保持着打开的状态,可是车内的卉儿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个发现瞬间令陆少华手脚冰凉起来!

    他飞快扫视四周,大声喊着陆卉儿的名字,“卉儿?卉儿!”

    陆少华担忧的呼唤声响了起来,可是周围除了他的回声,就是山路两旁的荒草,哪里有卉儿的身影?

    “卉儿!你在哪儿?不要跟爹地开玩笑啊!”

    慌了手脚的陆少华疯了似的在周围寻找着陆卉儿,不敢放过车附近的每一个角落。

    可是直到他将那些一人多高的荒草都给踏平,仍是没能找到陆卉儿,她好像突然就从车内蒸发了似得。

    连并着她平时最喜欢摆弄的相机,都跟着无影无踪。

    陆少华不敢耽搁,眼看着马上就要黄昏,想起前方不远就是云毅坠崖的那座山,连忙火速开了过来。

    云尚和云昊天听完陆少华详细的讲述,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少华,这怎么可能呢?卉儿她怎么可能会失踪?”

    “是啊,陆叔叔,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云昊天跟着不信,仔细问道,“你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发现?”

    “我只在车旁不远的草丛上发现了这个……”陆少华的脸色十分凝重,摊开始终紧握着的右手,手心里赫然躺着约摸两指宽的黑色西装布料。

    云昊天的脸色陡然变得难看起来,“陆叔叔,我知道这是谁的!”

    云尚和陆少华齐齐看向云昊天,就见他表情凝重道,“这是达尔贝身上的西装,我绝对不会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