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80章 陆卉儿被达尔贝带到屋顶…
    第1680章 陆卉儿被达尔贝带到屋顶…

    云毅被白狼利落的速度给感染,豪气万丈地拍着白狼的脖颈,“真是头好狼,以后跟我回去好不好?”

    白狼并没有理睬云毅,驮着他朝着密、林走去。

    那是他们进来时的路,也是离开这里的唯一途径。

    密、林内月光满地,白狼驮着云毅走在厚重的枯叶上,发出细碎的声响。

    云毅安逸跨在白狼背上,听着耳畔传来的纷纷枯叶声,心里格外平静,突然就想被白狼驮着,就这么漫无止境地走下去。

    突然,白狼顿住脚,尖尖的耳朵扬起来,警惕地转着圈,似乎在聆听周围异常的动静似得。

    云毅立即感受到了白狼的紧张,低头问道,“怎么了?”

    就在这时,一道劲风从他背后袭来,快得令人几乎躲闪不开!

    “刺啦!”

    “嗷呜!”

    随着声衣服被划拉的声音,白狼戾气地长啸了声,驮着云毅立即调转了方向。

    可就算它反应再快,云毅仍是不可避免的受了伤,肩头处有殷红的血迹慢慢渗出。

    “嗷呜——”

    “嗷——呜呜——”

    渗人的狼啸声此起彼伏响起,用手捂住肩头的云毅这才看清,他和白狼的周围已经被狼群悄然围成了圆形。

    “可恶,它们故意藏起来等咱们出来!”云毅很快明白了过来,低咒了声,“该死的长毛畜生,居然还知道用计!”

    显然这些狼群是故意埋伏起来,只等着他们主动从小河内侧跳出来,然后悄然无息包抄了他们!

    “嗷呜!嗷呜!”

    云毅的低咒声似乎激怒了狼群,令本来就虎视眈眈的它们,纷纷仰头冲云毅嘶吼起来,狰狞的面容令人不寒而栗。

    白狼驮着云毅,冲着狼群们嘶吼起来,周围的空气冷凝成霜,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月光清冷洒落,将此时的崖底照得如白昼般明亮。

    云毅戒备地握着绅士杖,对准狼群里最高大的那只怒吼着,“滚开!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跨在白狼背上的云毅脊背挺得笔直,不怒而威的气势像极了战场上威吓四方的大将军!

    “嗷呜!”

    这只头狼最为高大,显然是狼群中的首领,浑身都是棕色的皮毛,站在最前方像只巍峨的小山。

    它十分很生气云毅说出的话,身上的棕色毛发根根竖立起来,厚厚的狼爪刨着足下的落叶,剑拔弩张到随时可能会冲过来。

    白狼戒备地驮着云毅后退了半步,跟着伏低身子,似乎随时准备反扑过去。

    周围的狼群蓄势而发,野性的眼眸齐刷刷紧盯着白狼和云毅!

    月光下的林间气势凝固起来,杀机四起,大战一触即发!

    而此时的山崖上,云尚仍在紧紧盯着无人机传送回来的画面,迫切想到找到云毅的踪迹,对密、林里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云昊天则独自驾驶着汽车,火速朝着云氏城堡赶去。

    一路上,他的心都担忧不已,生怕荣宝儿会像陆卉儿那样突然消失!

    达尔贝,那个该死的混蛋,一再地扰乱他们的生活,简直死不足惜!

    在云昊天的低咒声中,车子很快抵达云氏城堡。

    城堡内灯火通明,显然是在等着他回来。

    云昊天将车子驶入城堡内,不等停稳就跳了下来,快步朝着客厅走去,边走边呼唤着荣宝儿的名字,“宝儿!宝儿!”

    “我在!”

    客厅内的荣宝儿听出了云昊天语气里的担忧,快步从里面走了出来,“昊天,你终于回来了!”

    听到荣宝儿熟悉的声音,云昊天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大手将荣宝儿揽入怀里,心有余悸道,“你在就好,你在就好。”

    荣宝儿茫然抬起头,看向忧心忡忡的云昊天,“你这是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么?”

    苏倩跟着从客厅内走出来,“是啊,一惊一乍的,这是这么了”

    “先进去再说。”云昊天揽着荣宝儿,和苏倩先后走进客厅,这才面色凝重道,“陆叔叔的女儿陆卉儿不见了,很可能被达尔贝给劫走了。”

    “什么?!”荣宝儿和苏倩惊愕地同时瞪大眼睛,异口同声道,“这怎么可能?”

    “我也不希望是这样。”云昊天将从陆少华那里听到的经过复述了遍,这才说道,“陆叔叔在草丛里发现了片衣服的边角,我确定那是从达尔贝西装挂落下来的!”

    “达尔贝都不认识卉儿,怎么突然要劫走她呢?”苏倩满脸忧心忡忡,很是不安,“难道他想对卉儿做什么坏事?”

    荣宝儿和云昊天对视一眼,想到在崖底看到达尔贝背对着她啃噬山鸡的一幕。

    一股干呕从她胃里翻涌而出,“呕!”

    云昊天连忙扶住她,关切问道,“你没事吧?”

    “是啊,好好的怎么吐了起来?”苏倩跟着围了过来。

    荣宝儿缓了好一会儿,才脸色苍白地摇摇头,“没事,可能是吃坏了东西。”

    其实真实的情况只有她自己知道,荣宝儿心里十分的恐慌,生怕卉儿像那只山鸡一样,被达尔贝扭断脖子。

    她手指颤抖地扶住云昊天的手臂,低声说道,“一定要尽快找到卉儿,她是为着我们的婚礼来的,绝对不能出事!”

    云昊天郑重点头,“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把卉儿给找回来的!”

    客厅内的三人脸色凝重不已,浑然不知道在夜色中,有两双眼睛正在盯视着他们。

    这两双眼睛不是别人,正是神秘失踪的卉儿,和神情落寞的达尔贝!

    达尔贝站在灌木丛中,一双眼睛深情地凝望着屋内的荣宝儿,脸上写满了思念和爱而不得的灰败。

    陆卉儿看了看屋内的荣宝儿,又看了眼达尔贝,低声道,“忘了她吧,她已经找到了幸福。”

    达尔贝猛地回头,眼睛如狼似虎,狠狠瞪了陆卉儿一眼。

    陆卉儿紧张地推了下脸上的黑框眼睛,没底气地低下头,“你不要乱来,当我什么都没有说。”

    达尔贝这才无声扭过头,继续看着客厅内的荣宝儿。

    直到云昊天拥着荣宝儿走出达尔贝的视线,达尔贝才黯然神伤地低下头,浑身充斥着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