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如霜的月光下,云毅正被白狼驮着,手持绅士杖跟狼王对峙。

    面对狼群的包围,云毅脸上没有半点胆怯,而是淡定地拍了下身下的白狼,语气淡然如风,“小白,到了我们并肩作战的时候了。”

    白狼正紧张地跟狼王对峙着,听到云毅对自己的称呼,差点没把他从自己背上给掀下来。

    小白是什么鬼?!

    显然云毅这次并没有弄懂白狼对小白这个名字的不屑,还以为它十分喜欢这个自己刚给它起得称呼,十分郑重地点头,“小白,我们齐心协力,不见得就赢不了它们!”

    伴着云毅一声声小白的称呼,似乎连狼王都再也看不下去。

    它咆哮着从地上蹿起,挥起厚重的爪子,亮出尖利的爪牙朝着云毅的咽喉挥来!

    白狼驮着云毅快速跳到一旁,避过了狼王的袭击,然而一旁的灰狼跟着纷纷蹿了起来,目标赫然是手持绅士杖的云毅!

    “砰!砰砰!”

    伴随着三声枪响,云毅毫不慌乱地击中扑向自己的三头灰狼,安然无恙躲过它们的袭击。

    “唰!”

    他还没来得及放下手里的绅士杖,狼王的巨掌已经拍来,重重砸在云毅的背上,硬是将他从白狼身上给拍飞了出去。

    “咚!”

    云毅就算再强悍,也挺不过狼王重力的一爪,飞出去撞在树上,然后重重落在地上,痛得浑身的骨头都像震断了似得。

    “嗷呜!”

    白狼立即冲到云毅跟前,咬着他的衣摆,将他甩上自己的背,驮着他冲出个缺口,飞一般奔向夜色中。

    “嗷呜呜——!”

    狼群立即追了过来,誓要将躺在白狼背上的云毅给弄下来!

    密、林间瞬间落叶飞舞,它们是被急奔而过的群狼们给带起来的,像旋风般缓缓飘落下来。

    扑簌簌的落叶下,狼群疯了似得追逐着驮着云毅的白狼,令人心悸的吼叫声此起彼伏。

    白狼跑得飞快,巨大的狼王紧跟不放,锋利的獠牙好几次都差点咬到摇摇欲坠的云毅。

    “嗷呜——!”

    “嗷——呜呜——!”

    狼群们奋力追赶着白狼,转眼间已经在密、林中跑出去很远,前方赫然是白狼上次跃过去的那条小河。

    眼看着白狼就要跑到小河旁,却从侧面蹿出两只巨大的灰狼,守在小河前挡住了白狼!

    原来这些灰狼并不愚蠢,它们似乎很忌惮这条小河,就及时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提前封住了白狼前行的路途。

    “嗷呜!”

    “嗷——呜——!”

    白狼眼看着无法突围奔向那条小河,只好猛地折转身形,速度快的差点将背上的云毅给甩出去。

    狼王瞅准时机,再次扬起厚重的狼爪,目标是白狼背上的云毅!

    巨大的狼爪朝着云毅的脑袋拍来,力道大的夹着股凛冽的风声。

    这一爪如果真的拍在云毅头上,肯定会像拍西瓜似得,将他的脑袋给拍个粉碎!

    情况危急万分,白狼当机立断,弯下前肢踉跄侧卧,使得背上驮着的云毅腾空飞了起来,从堵在小河前的两只灰狼头上飞了过去,越过那条不算太宽的小河,稳稳落在河对岸的草地上。

    云毅之前被狼王拍了一掌,撞到树上差点昏厥,这一次又被白狼冒险给甩到河对岸,再也没有半点力气。

    他浑身痛得厉害,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像折碎了似得,就连视线都跟着模糊起来。

    云毅竭尽全力看向河对岸,只来得及看到白狼被几只灰狼合力围攻,意识就陷入了疲倦的灰暗中,彻底昏迷了过去。

    白狼刚才将云毅冒险甩出去,完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毕竟跟甩出去跌伤比起来,狼王的巨爪简直是噩梦般的存在。

    等白狼确定云毅安然掉落在河对面的草地上后,这才没有了任何顾忌,冲着狼王扬起了它雪白的狼爪。

    围在四周的灰狼仍沉浸在云毅从它们头顶飞过的一幕,根本没想到白狼会做出这种举动,等它们回过神时,白狼已经跟狼王缠斗在了一起!

    眼看着狼王的权威受到挑衅,周围的灰狼们纷纷围了过来,下一秒就会合力冲过来撕咬白狼。

    聪明的白狼并不恋战,它使了个破绽,硬是在狼王的攻击下,淌进那条不算太宽的小河。

    河水潺潺绵绵,水质清澈剔透,白狼毅然跃入河水中,朝着云毅躺着的河对面奔去。

    说来也奇怪,这条河其实并不深,可是白狼跳进去后,狼王却气恼地留在了岸边,并没有再继续追击白狼。

    其余的灰狼仰头冲着白狼嘶吼,不过也仅仅只是嘶吼而言,并不敢越过这条小河半步!

    就好像这条小河里流淌着的不是清澈的河水,而是令它们惧怕的火山熔岩似得,令它们丝毫不敢越界。

    在狼群的吼叫声中,白狼悠然淌过那条小河,顺利来到云毅身边。

    它甩掉身上的水渍,这才低头咬住云毅的衣领,拖着他朝着后面的草坪退去。

    愤怒的狼群们眼睁睁看着白狼再次安然带走云毅,气恼地用狼爪将地面掏出几十个窟窿。

    可是这样并不能改变任何,狼王长啸了声,似乎对追随着它的狼群下了道指令似得,转身离开了河边。

    看着狼王离开,灰狼们怒吼了两声,这才追随着狼王离去。

    在狼王的带领下,它们很快离开河边,走进了密、林内。

    经过之前激战的地方时,狼王似乎有什么发现似的,顿足停了下来。

    跟在它后面的灰狼们跟着停下脚步,就看到狼王走到一棵树旁,弯腰衔起根棍子似得东西。

    这根棍子很是眼熟,赫然是云毅之前握在掌心的绅士杖!

    狼王衔着绅士杖,这才领着群狼们继续往前走,身影很快消失在密、林内。

    它们并不知道,有一架无人机正好从它们上方飞过,将狼王衔着绅士杖的一幕完整无误拍了下来。

    无人机将画面传送到崖顶,立即就有人向云尚汇报,“云总,我们好像发现了什么!”

    云尚立即走了过去,看到画面上的那根绅士杖,眼睛瞬间湿、润起来,“没错,那是我当年专门为阿毅打造的绅士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