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快来到云毅的房间,在外面敲了下门,“阿毅,阿毅?”

    云毅站在阳台外眺望着远方,脑海里不停闪现着昨晚发生的一幕幕鱼水之欢,直到听到敲门声才恍然回神,发现居然已经到了晚霞满天的傍晚。

    “哦,来了。”云毅应了声,转身走出去,轻轻拉开房间门,“大哥?”

    “晚饭已经做好了,快下来吃饭。”云尚看着自己这个受尽苦难的弟弟,语气十分地温婉,“我刚才看到你在阳台上站了那么久,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风景挺好的,随便看看。”云毅随意搪塞了两句,跟着云尚从楼上往下走。

    对于云毅的寡言,云尚是清楚的,也就没有再多问。

    两人一前一后下了楼,佣人们已经将晚餐都摆在了餐桌上,好一顿丰盛的晚餐。

    苏倩看到两人过来,冲云毅招手,“阿毅,快过来吃晚饭。”

    “嗯。”云毅点点头,随意找了张靠背椅坐了下来。

    云尚跟着落座,发现只有他们三个,有些奇怪地问道,“怎么没见昊天和宝儿?他们去哪儿了?”

    苏倩耸耸肩,“不清楚,白天昊天带着宝儿出去了,估计这会儿还没回来。”

    她的话音刚落,手机就响起了短讯声,是条微信留言。

    苏倩点开,里面传出云昊天爽朗的声音,“爹地,妈咪,今晚我和宝儿就不回去吃饭了,带着两个小家伙出门兜风,你们吃得开心,拜。”

    “好么,这个小子,有了妻儿就忘了带爹娘,真是没良心。”苏倩笑骂了两句,招呼云毅吃饭,“阿毅,咱们吃晚饭,不管那个混小子。”

    “嗯。”云毅淡淡点了下头,低头吃起晚饭。

    这顿晚饭跟中午送别陆少华的那餐比起来,有些索然无味。

    不知道是因为餐桌上只剩下三个人备现冷清,还是因为云毅始终黑沉着脸一声不吭的缘故。

    反正这顿晚饭吃得苏倩和云尚很没胃口,而云毅只匆匆扒了两口,就从餐桌前站了起来。

    云尚奇怪地看着云毅,“怎么不吃了?”

    “吃饱了,我有点事想出去一趟。”云毅撂下这句简单的话,就迈步走了出去,看得苏倩和云尚面面相觑起来。

    “阿毅他这是怎么了?怎么就吃了那么一点?”苏倩看了眼自己手里的饭碗,“我好像吃的还多些。”

    云尚也是一头雾水,“估计他胃口不怎么好吧,由他去吧,咱们吃咱们的就好。”

    餐桌上就剩下苏倩和云尚两人,云毅已经快步走到院内跳上辆迈巴赫,开着驶入了夜色中。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不但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甚至连饭都没什么胃口吃。

    在他的脑海里,白狼和那名女孩的形象不停地跳出来,令他寝食难安。

    云毅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心里迫切想要见到那只奋不顾身救了自己的白狼,和那个美好独特的神秘女孩。

    昨晚是月圆,今晚的月亮依旧明亮如昼。

    云毅沉稳地开着车,很快来到了那处山崖前,驱车到了山顶。

    他将车停下来,走出去来到自己上次坠落的地方,低头往下看去。

    只见溶溶月光下,山崖旁仍缭绕着薄雾般的山涧,阻挡了他的视线,根本看不到下面的情况。

    如果就这么跳下去,是不是就能再次见到白狼和那位女孩了呢?

    云毅心里升起这顾冲动,突然就想奋不顾身地从崖顶跳下去。

    不过他到底已经不再是血气方刚的少年,良好的自制力控制住了他的冲动,这才没有纵身一跃。

    云毅默默站在崖顶好一会儿,身上的移动电话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接听,里面传来云尚有些担心的声音,“阿毅,你都出去这么久,还没回来么?”

    云毅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这才发现居然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多。

    原来不知觉的,自己竟然在这处崖顶站了这么久……

    “阿毅?你去了哪儿?需不需要我去接你回来?”

    听筒内传来云尚担忧的问话,一如往昔的关切温雅。

    云毅回过神来,轻声答道,“不用,我马上就快到家了。”

    “哦,那就好,开车小心些。”云尚担忧的嗓音终于变得平稳下来,又细心叮嘱了两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云毅收起电话,再次不舍得看了眼云雾缭绕着的山涧,毅然转身走向车子,拉开车门发动起来,驱车朝山脚下驶去。

    这些年来,云尚为了照顾他,一直都是格外的小心翼翼。

    云毅知道云尚是为着当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而愧疚,但是每次他看到云尚谨小慎微的模样,就会忍不住想起当年被凌虐的黑暗。

    沉重的铁链,暗无天日的囚禁,肆意的殴打和疯狂的谩骂,以及……

    那些黑暗的过往,像一道道钝刀似得,割断了云毅所有的生机,令当年的他自闭缩到角落里,不想见到任何人。

    就连自己的哥哥云尚,他也是冷冰冰的,不想做过多接触。

    这次云昊天的婚礼,云毅完全是为着云尚才过来的。

    他原本以为自己只是随意走个过场,这样就能让担忧多年的哥哥安心,却没想到自己会意外坠崖。

    也正是这次的坠崖,奇异般融化了云毅紧闭着的心扉,令他冰冷多年的内心,悄然涌入了一缕淡淡的阳光。

    那抹阳光虽然浅淡微弱,却有着坚韧的力量,令他不再只想龟缩在冰冷黑暗的角落里,第一次想要主动走出去,第一次有了想拥有的欲念。

    是的,自从他清醒后,就发现自己迫切地想着那只跟自己同甘同苦的白狼,还有那名神秘的独特女孩。

    他想要弄清楚她们的去向,想要跟她们再那样怡然地相处下去,哪怕继续让他留在崖底都可以。

    云毅甚至有几分懊恼自己这么快就被云昊天给救了上来,对他来说,崖底的世界比上面的世界更宁静完美,没有功利算计,没有尔虞我诈和蝇营狗苟。

    就连那些追着他不放的灰狼群,云毅都觉得它们比人类更要直白好相处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