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他在崖底,那些灰狼群就紧追着不放,不知道到底是在追踪他还是在追那只漂亮的白狼。

    现在他离开了那里,它们会不会更加变本加厉地去围堵那只白狼呢?

    还要那名柔弱的女孩,弱小的她又怎么能够对付的了那些穷凶极恶的猛兽?!

    云毅的心沉沉落了下来,脸色黑的更加难看。

    不行,明天他必须亲自去崖底一趟,把白狼和女孩亲自给接出来!

    云毅心里想着心事,不知觉得,已经驱车回到了云氏城堡。

    云尚并没有睡下,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云毅回来。

    他听到城堡内响起汽车声,将手里的报纸调转了个方向,微微皱起了眉头。

    阿毅这趟回来后,确实有些不对劲,看来他必须跟阿毅好好谈谈才行。

    “吱呀。”

    客厅门被推开,云毅迈着长腿走了进来,“哥,你还没睡?”

    “嗯。”云尚将手里的报纸放在茶几上,冲云毅拍了下身旁的沙发,“坐,我们好好聊聊。”

    云毅愣了下,不过仍是坐了下来,低声问道,“哥,你想聊什么?”

    云尚看了眼脸色不好看的云毅,心事重重地吐了口气,这才低声说道,“阿毅,我知道你这些年过得不开心。但是人不能总活在过去里,要往前看,不是么?”

    二十年前发生在云毅身上的事,成了梗在云尚心头的一根刺,怎么都拔不掉。

    如果可以的话,他恨不得用自己所有的幸福去换来弟弟的平安无事。

    可是世上没有如果这两个字,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他费尽所有心力,都无法让阿毅从那场阴影中走出来。

    云毅的眉头皱了起来,声音带着几分冷漠,“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多了,我并没有那么脆弱,过去的也早忘得一干二净。”

    “既然都忘了,那就重新开始啊阿毅。”云尚谆谆善诱道,“阿毅,还有大好的人生等着你,你应该多走出去,多认识些朋友,这样才能……”

    “够了,哥,我累了,没事的话回去休息了。”云毅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不愿意再跟云尚继续谈论这个问题。

    当年的他如果不是傻乎乎的相信朋友,又怎么可能会被狄柯斯家族给绑走呢?

    呵呵,在所有的有心接近下,朋友两个字简直是天下最大的笑话!

    “阿毅!”云尚有些灰心地看着云毅,“既然你都已经走出来了,为什么不能和我开诚布公地谈谈呢?”

    “哥,我说过我累了,不想再谈论这个。”云毅脸色阴沉的厉害,半点没有要继续谈下去的*,“还有,明天借我架直升机,我要去崖底看看。”

    “崖底?”云尚有些不解,“你去崖底干嘛?”

    “找些东西。”云毅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上楼梯,高大的身影转眼消失在拐角的楼梯处。

    “这家伙,每次都是这副样子,唉。”云尚重重叹了口气,觉得很是有心无力。

    他脚步有些沉重地走回房间,苏倩早已经睡得香甜,发出细微的鼾声。

    云尚匆忙洗漱了下,心里对云毅要借直升机的事很不理解,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云毅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只要他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不停闪现出白狼和女孩的模样,提醒他在崖底的奇异经历。

    云毅想起晚上回来时云尚的欲言又止,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

    可是他这么多年冰冷惯了,真的做不到再向任何人敞开心扉。

    目前唯一能令他动容的,似乎只有那只曾跟他生死与共的白狼,还有他浑浑噩噩侵犯了的那名神秘少女。

    只是,她们现在都去了哪儿呢?

    云毅有些烦躁地闭上眼睛,直到很久才在不安稳地睡了过去。

    意识剧烈波动的云毅并没有睡得香甜,反而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在梦里,他再度受伤来到崖底,却被一只巨大的灰狼给扼住了喉咙。

    就在灰狼准备撕开他的咽喉时,那只漂亮的白狼奋勇地冲了过来,拼死赶走了穷凶极恶的灰狼。

    再然后,重伤的他就搂着白狼睡了过去,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怀里搂着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白狼,而是那名神秘的少女!

    看着怀里有着幽绿眼眸的少女,云毅猛地从睡梦中惊醒坐起,这才发现额头上沁满了汗珠,窗外已经大亮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做这么离奇的梦,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缘故吧!

    至于白狼陡然变成少女,云毅觉得肯定是因为她们都有着漂亮的绿色眼眸,他才会做出这么匪夷所思的梦境。

    狼就是狼,再漂亮的狼也不可能会变成美丽的少女。

    就像童话永远都是童话,是怎么都不会出现在现实中一样!

    云毅长舒了一口气,从床上下来,走到浴室内草草洗漱了下,就匆忙走下楼。

    云尚和苏倩还没起来,云毅也没有多说,随意吃了点女佣们做好的早餐,就直接从城堡内开走了架小型直升机。

    他当年还是少年时,就受过家族的惯例培训,驾驶和使用各种器械是身为云氏家族成员必备的技能。

    虽然这么些年来云毅几乎没怎么开过飞机,但是少年时被训练的技能还在,没费多少工夫就平稳地开着直升机离开了云氏城堡。

    等苏倩和云尚起来后,才知道云毅开走了一架小型直升机。

    苏倩有些奇怪地问向云尚,“阿毅大早上的开走直升机,是要去哪儿?”

    云尚想起昨晚云毅的话,不怎么确定道,“应该是去崖底吧,他说要去找东西。”

    “什么东西?”苏倩奇怪的不行,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不清楚,”云尚摇摇头,“好像是他的那根绅士杖吧?听昊天说他当时只接回了阿毅,并没有见到他的那根绅士杖。”

    苏倩却不相信地摇头,“不,要我猜啊,他肯定是去找什么白狼和什么少女去了。一根破绅士杖而已,根本不会让云毅费这么大周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