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94章 你出来好不好?不要怕…
    荣宝儿怀里抱着小宝,笑呵呵跟着点头,“对啊小叔叔,人多才热闹,我们一起去散心玩一下。”

    看着视频里七嘴八舌说个不停的大家伙,云毅没什么兴趣地摇摇头,“不了,我留下看家就好,你们玩得开心点。”

    “阿毅,你确定不跟我们一起去?大家在一起才热闹嘛!”苏倩继续努力劝说着,“说不定去那儿还能遇上你命中注定的女孩呢!”

    云尚连忙捂住苏倩的嘴,讪笑着看向镜头,“算了阿毅,你想来就来,不想来就留在家里。我们大概去一个礼拜,就会回来了。”

    “嗯,玩得愉快。”云毅说完,就淡漠地切断了视频电话,将手机揣进了口袋。

    云尚深知云毅内敛的脾气,又怕苏倩会说出让阿毅心里不舒服的话,这才及时捂住了她的嘴。

    其实他们今天的出游,完全就是个意外。

    如果不是粘人的小宝哭闹着非要他们去,云尚反而更想待在城堡里,跟云毅好好促膝长谈一番。

    这些年来,阿毅他总是把自己缩起来,过得太压抑辛苦了。

    他多么期待阿毅能够甩开当年那些往事,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啊!

    可是看阿毅的态度,距离那天,似乎还有很久要等……

    云尚心事重重地叹了口气,将手机收起来,牵着苏倩的手和云昊天他们坐上了去塞班岛旅行的游轮。

    江面水波荡漾,载着云尚一家朝风景明媚的塞班岛驶去。

    而云毅守着偌大的城堡,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不同。

    对于玩出旅游,他从来都不敢兴趣,甚至觉得太过喧闹吵杂。

    云毅喜欢独处,尤其喜欢待在光线昏暗的地方,这样似乎就能将自己整个人给掩映在黑暗中,不被任何人发现自己的踪迹。

    他排斥和外界接触,更不喜欢去应酬那些虚伪的客套。

    如果能够选择,他真的宁愿还待在山崖上,过着跟白狼野外求生的恣意日子。

    想到白狼,云毅的眼眸黯然了几分。

    今天的崖底之行并不太顺利,找遍了整个废旧宫殿周围都没能找到白狼。

    他想起河边守着的灰狼群的虎视眈眈,心里暗暗有几分担心,觉得那些灰狼似乎对小白、虎视眈眈。

    今天他不应该直接离开,而是应该给那些灰狼些震慑,让它们以后都不敢再为难小白,这样小白应该就不会躲起来让他找不到了。

    对,明天他必须要再去一次崖底才行!

    云毅做好了打算,心里这才算痛快了些,洗漱了下躺下去睡了。

    心事重重的他挨着枕头就陷入了梦乡,不过却睡得很不安稳。

    在梦里,他遍寻不着的白狼正独自徘徊在河边,似乎在疯了似得寻找他似得。

    而当他朝白狼走去时,却惊愕的发现,它变成了那名神秘的女孩……

    一整晚,白狼和女孩的脸庞交错着出现在云毅的梦里,令他睡得十分不舒服。

    等到天蒙蒙亮时,云毅就烦躁地从床上坐起来,揉了下紧皱的眉头,下床去洗漱。

    浴室内细水叮咚,云毅心不在焉地刷着牙,眼睛无意间扫向面前的镜子,愕然的发现里面居然出现了那名神秘女孩的脸庞!

    他瞬间瞪大了眼睛,再去看时,那名女孩已经消失不见。

    云毅将漱口水吐出来,知道刚才看到的都是自己脑海中臆想出来的幻觉。

    他低头快速洗了把脸,然后换了身宽松的休闲装,再次驾驶直升机朝着那处山崖飞去。

    有了昨天的经验,这次云毅用了更短的时间就下到了崖底。

    整个山崖下方还有些昏暗,静的能听到草丛间的小虫鸣叫。

    云毅从飞机里下来,走在昏暗的草坪上,缓步朝着那座旧宫殿走去。

    周围静的可怕,云毅甚至能清楚听到自己心脏狂跳的声音。

    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而是加快速度,朝着即将沐浴晨光的宫殿走去。

    越靠近那座宫殿,云毅的心就跳动的厉害。

    他有种预感,一旦自己踏进这座废旧的宫殿,就能再次看到那名神秘的女孩。

    她还是像上次那样一丝不着?

    是否也像他思念她一样,在暗中思念着他的到来呢?

    随着脚步的临近,云毅挺直脊背,走进了曾有过一夜疯狂的那个房间。

    房间里空无一人,角落里却有幽幽的光亮着,散发着温馨的光。

    云毅心狂跳了两下,朝着亮光的角落走去,弯腰看清楚后,眼睛瞬间一亮。

    只见在云毅面前的,是一盏用树叶和草茎编制的灯球。

    他伸手将那枚秀气的灯球拿起来,眼里流露的都是纯粹的赞赏。

    灯球编制的十分精致秀美,里面发出亮光的,赫然是夜间草地上随处可见的萤火虫。

    漂亮的萤火虫在灯球里飞舞着,腹部的灯光一明一暗,就像闪烁不停的小夜灯似得,十分的漂亮。

    这盏灯他昨天来时还没有出现,这会儿却出现在角落里,会不会是那名女孩来过了?

    云毅激动地握紧手里的草球灯,疯了似的在宫殿里奔跑起来,高、呼着那个不知名的女孩,“喂!是你对不对?!你在这里对不对?”

    “快出来啊,是我啊!我是来为那晚的事向你道歉的!”

    “不要害怕,我保证不会再伤害你了,真的,我发誓!”

    “你能不能出来,我们好好谈一谈?”

    云毅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旧宫殿里,甚至还有隐隐的回声折回来。

    不过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声音了。

    云毅脸上的期待逐渐消散,最终变成失望,黯然低下了头。

    他敢肯定,手里的这枚草灯球是那名女孩的。

    可是她却不肯出来,是因为怕了他吧?

    也是,换了是谁,被他疯了似的索求一整晚,应该都会怕了的。

    云毅抬头环顾了下空荡荡的宫殿,低声喃喃着,“我知道你就在这儿,真的不能出来谈谈么?”

    “那晚我肯定吓坏了你,我向你道歉。”

    “如果你不那么惧怕,能不能走出来,我们好好谈一谈?”

    云毅低声说个不停,他觉得自己沉默了二十年来的话,都在今天给说完了似得。

    但是不管他说什么,四周都始终是静悄悄的,根本没有半点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