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95章 陆卉儿:要找到达尔贝的下落…
    时间一点点流逝,云毅没有再出声。

    因为他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不会得到任何的回应。

    他静静在那张长条形的石柱上坐了很久很久,直到崖底的清晨洒满阳光,然后又悄然到了日暮,才轻叹了口气站起来,朝着河边走去。

    今天的河边异常安静,那群穷凶极恶的灰狼并没有来,一切都是静悄悄的,只有河水流淌的潺潺声,给人一种了无生气的感觉。

    云毅低头看了眼河水,上面浮现出白狼和女孩的身影,转瞬就消失不见。

    他有些烦躁的将脚前的小石子踢入水面,然后转过身钻入直升机内,黯然离去。

    直升机盘旋升空,沉着脸坐在驾驶室的云毅心里早已经打定了主意。

    在找不到小白和那个女孩前,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的。

    明天,后天,大后天!

    这处崖底他会每天坚持不懈地过来,直到找到她们为止!

    直升机在暮色中腾空离开崖底,等远的看不见了,那只云毅遍寻不着的白狼才从河对岸狂奔过来。

    它跑得飞快,跃出漂亮的弧度跳到河这边,身后是在河边急刹车的一群灰狼!

    灰狼再次隔着那条不宽的河怒视着白狼,愤怒地低声咆哮着。

    白狼越过小河后就不再着急离开,而是优雅地整理了下被风吹乱的皮毛,然后迈着优雅的步子朝着那座旧宫殿走去。

    它的步态优雅端庄,宛如妙龄少女般令人神往,身影很快消失在那处废旧的宫殿内。

    灰狼怒目注视着白狼消失,仰头长啸起来,眼里藏着无可奈何的愤恨。

    谁也不清楚,崖底的灰狼们和这匹雪白的白狼有什么纠葛。

    还有那条屡次拦住灰狼的小河,到底又有着怎样的魔力。

    这一切的一切,都被掩映着人迹罕至的这片崖底,或许永远都不会被人发现真相……

    ————————

    E国的森林内,有道身影独自穿行着,脚步坚定轻快。

    这道身影有着窈窕的曲线,高挑的马尾随着步伐轻轻晃动,赫然是个个性开朗的妙龄女孩。

    她不是别人,正是陆少华和安琪拉的独生女——陆卉儿。

    在陆少华和安琪拉的熏陶下,陆卉儿不仅有着阳光开朗的性格,而且还异常刚毅胆大。

    她从小就被当成男孩子来培养,不仅熟知各种枪械拆解组装,还擅长各种、马术击剑,就连男孩子热衷的爆破射击,她都能玩得有模有样。

    陆卉儿不仅是不弱于男子的活力少女,更是智商超高的精英学者,享有双学位的博士头衔,是享誉科学界的知名基因工程博士和心理学博士。

    不过这些陆卉儿都不怎么在意,因为在她血液里流淌着的冒险基因,让她更愿意当一名踏遍山川河流的探险家。

    对她来说,未知世界的一切都带着致命的吸引力,令她想要深、入探究,解开所有的谜题。

    就好像半个月前,陆卉儿跟着陆少华来参加云昊天和荣宝儿的婚礼,然后遭遇那匪夷所思的一幕似得。

    如果换做旁人遇上突然拔地而起的达尔贝,肯定会吓得尖叫奔逃。

    但是陆卉儿并没有,她不但没有远离他,反而想靠达尔贝更近些,因为这样才能近距离的观察他!

    虽然后来达尔贝将她丢在云氏城堡外就消失了踪影,可是对那个能带着她腾空飞起的家伙,陆卉儿充满了迫切想要探究的期待。

    她是坚定的无神论者,根本就不相信世上有什么鬼神的无稽之谈。

    不仅如此,她甚至还大胆地猜测,达尔贝的这种情况应该是属于基因突变。

    而身为基因学博士的她,更是责无旁贷想要弄清楚引发这种突变的原因!

    因此,陆卉儿当时就打定了主意,等爹地陆少华顺利将自己带回家,就随便找个借口再溜出来。

    不过陆卉儿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偷溜举动居然会那么顺利,顺利到她现在都已经赶回了E国,还暗自偷笑不已。

    当时她在爹地陆少华的一路唠叨中回了家,就火速冲回自己的房间,收拾好了要远足用的小包袱。

    只是当陆卉儿拎着小包袱小楼时,就看到性格火爆的安琪拉不满地抱肩瞪视着她,“丫头,这是又要去哪儿?”

    “呃,我刚报备了新课题,需要出去研究。”陆卉儿现在想到自己的回答都在暗笑,确实,她真的是想要研究基因突变的课题没错的!

    然而她的答案令安琪拉听了瞬间变了脸,满头红发的安琪拉直接拎着她的小包袱,隔着栅栏门给扔了出去。

    “咚!”

    陆卉儿好不容易装好的小包袱,就那么无情的被抛在地上,狼狈地滚了两滚。

    而安琪拉明显对这不怎么满意,转过头用无比优雅的手势对着陆卉儿做了个请的手势,娇媚的唇吐出淡淡的威胁。

    “小丫头片子,老娘警告你,要么你这次出去给老娘弄个男人回来结婚,要么就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陆卉儿摇头学着安琪拉当时说话的口气,心里腹诽不已。

    呵呵,她倒是像向她那火爆天王般的老妈学习,去外面随便打昏个男人拖回来结婚。

    可是现在的男孩子出门都将自己保护的很好,害她根本就没有下手的机会呀!

    再说了,她今年才二十五岁而已,还是个可爱的宝宝啊!

    身为亲亲妈咪的安琪拉大人,怎么能忍心把自己亲手葬入婚姻的坟墓呢?

    陆卉儿迈着轻快的步子,边走边摇头晃脑,“爱情诚可贵,婚姻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没错!

    她都没来得及好好享受花儿一般的青春,才不要那么快就嫁人,变成相夫教子的黄脸婆!

    陆卉儿心情越来越好,独自走在密、林里,时不时蹲下来检查着路边草丛倒折的方向,然后在随身的笔记本上记上些什么。

    她这次出来要研究的课题就是基因学,而主要的目标,就是很明显异于常人的达尔贝!

    现在陆卉儿之所以又回到这片森林,就是迫切想要找到达尔贝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