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只是个柔弱的女孩而已,骨子里却蓄藏着锲而不舍的执着,居然在这处荒僻的树林里追踪了他整整三天!

    甚至有好几次,陆卉儿的手电光都差点照到达尔贝身上,然后被达尔贝快速躲了过去。

    他现在拥有着强悍的力量和惊人的速度,只要他不想被人发现,相信陆卉儿再追寻个三天三夜,也不会有什么收获的。

    达尔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任由陆卉儿跟着自己,就像他同样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陆卉儿从树上摔下来时,下意识就冲过去接住她一样!

    或许,他只是不想看着她摔断细弱的脖子,然后弄脏他的视线吧?

    陆卉儿紧紧闭着眼睛,预期中的疼痛却并没有袭来。

    她有些疑惑地睁开眼睛,就对上了一双冰冷到毫无温度的眼眸。

    那双眼睛灰寂黯淡,毫无光彩,就像灵魂泯灭的行尸走肉似得。

    陆卉儿被这双眼睛冻得浑身发抖,这才意识到居然是她遍寻不着的达尔贝接住了从树上摔下来的自己。

    “谢……谢谢你……”

    陆卉儿有些迟疑的从喉咙挤出声微弱的道谢,眼里更多的,是不舒适的惧怕。

    是的,之前她浑身是胆,天不怕地不怕。

    可是当她真的掉入这个男人的怀里,才察觉到他浑身像冰块一样的冷。

    再加上刚才在树冠上看到达尔贝正低头似乎在吸那只山鸡的血,陆卉儿终于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害怕。

    他会不会像对那只山鸡似得对她?一怒之下扭断也扭断她的脖子呢?

    陆卉儿有些胆怯地咽了下口水,达尔贝已经冷漠地将她放了下来,声音冰冷如霜,“哼,你也知道怕?那为什么还要到处找我?”

    “我才没在怕呢!”陆卉儿身高直到达尔贝的肩头,努力踮起脚尖仰头呛声,想让自己看起来更有气势一些。

    达尔贝眼角微扬了下,“既然不怕,就收起你发抖的肩膀,离开这里吧。”

    “我才没有!”陆卉儿连忙低头看向自己的肩头,这才发现自己被达尔贝给忽悠了,“喂!我的肩膀根本就没有在发抖!”

    等陆卉儿气鼓鼓抬起头,就看到达尔贝已经快步离开,显然不愿意跟她多说话。

    她握紧了拳头,快步跟了上去,“喂!你等等我啊!”

    达尔贝顿了下脚,并没有回头,而是冷声驱赶陆卉儿离开,“快回去吧小女孩,森林是很危险的,不属于你这种温室里长大的花朵。”

    他的话瞬间激怒了陆卉儿,气得她鼓着腮帮子走过去,仰着头大声说道,“谁是温室里的花朵?你把话给说清楚!”

    达尔贝没有出声,只是用淡漠的目光盯视着陆卉儿,眼神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陆卉儿扬起小拳头冲达尔贝挥了挥,“你可以质疑我没有能力,但是,我绝对不允许你诋毁我的努力!我才不是那种娇弱的女孩,骑射马术这些我可是都擅长的呢!”

    “花拳绣腿。”达尔贝薄唇吐出四个字做评论,然后继续迈步往前走去,“快走吧,不要再来跟着我,这里远比你想象中的危险。”

    “你根本就不了解我有多出色,又凭什么用这种高高在上的口气跟我说话?!”陆卉儿的好胜心被达尔贝鄙视的态度给彻底激怒了,紧走两步拦住达尔贝,脸色一怔,“不对!你知道我这几天在找你?”

    达尔贝淡淡点头,“我也不想知道,实在是你边走路边嘀咕我名字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

    说着,达尔贝再次驱赶陆卉儿离开,“这里不适合你,赶紧走吧。”

    “不!我不走!”陆卉儿斩钉截铁回答着,态度十分的坚决,“我这次出来就是专门来找你的,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的走掉!”

    达尔贝当然知道陆卉儿是专门为了寻找自己而来的,不过他却不知道她的目的,依旧态度冰冷道,“现在已经找到了,你可以走了。”

    “达尔贝,你太没有礼貌了!”陆卉儿被态度倨傲的达尔贝给气得不行,扬高了声音道,“难道就没人教过你,对待女孩子要有绅士风度么?”

    “绅士风度?哪是什么东西?能吃么?”达尔贝说着,脸色阴沉了几步,朝陆卉儿逼近了两步,“反倒是你,一再来挑战我的耐心,难道就不怕我?”

    陡然逼近的达尔贝令陆卉儿后背一紧,看着他阴冷的面容,说不害怕是假的。

    不过陆卉儿有着百折不挠的个性,一旦认准一件事,就会全力以赴去做好。

    如果她耗费了这么久的功夫没找到达尔贝也就算了,如今终于找到了他,她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的!

    陆卉儿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淡定如风,“不,我不害怕,你有什么好怕的?”

    “呵呵,”达尔贝嘴角微微上挑,又朝陆卉儿逼近了半步,隐隐露出薄唇内掩映着的獠牙,脸上笑得阴森,“真的不怕?”

    陆卉儿有些紧张地咽了下口水,一颗心加速狂跳起来,却仍然梗着脖子点头,“不怕!你又不是吸血鬼,我才不怕!”

    达尔贝脸上带着阴森的笑,伸出手指挑起陆卉儿的下巴,“如果我说是呢?”

    陆卉儿的脸因为紧张变得有几分发白,她能感觉到达尔贝碰触自己下巴的手指没有半点温度,冷得就像冰块似得。

    这样的他,确确实实不像正常人!

    “你……你……难道你真的是吸血鬼?”陆卉儿眼里闪过一抹紧张,很快又被体内那种热爱冒险的狂热给取代,晶亮的眼睛像剔透的宝石般发亮。

    达尔贝看着陆卉儿突然发亮的眼眸,倨傲地点点头,“没错。”

    陆卉儿激动的手心都冒出了汗,要知道她身为基因学博士,最想证实的,就是吸血鬼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诡异,很可能是与一种基因突变密切相关。

    “不,你不是吸血鬼,这个世上也根本不可能有吸血鬼的。”陆卉儿深吸口气,想要用自己的科学知识来说服达尔贝。